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春秋异想之江湖缘起 > 第二十九章“镜花水月”

  “星落千坠拳”

  传说是昇月派祖师爷,在罗浮山顶观星时因流星雨感悟而创的武功,而方才对石开宕使出的正拳,正是里面的禁招。需要宗师境界方可使用,因为这招需要将巨量的金属性力量,凝聚在手里,击中敌人时依靠身体的接触,把这股真气瞬间附着在敌人身上表面。而拳头冲击力会使其倒飞出去,其中随时按照需要,引爆敌人身上携带的真气,造成范围性的攻击。

  来势汹汹的众人毫无防备,被石开宕身上附着的真气炸伤,皆躺在地面哀嚎。

  “你是什么人?”石开宕支起身子朝着欧礼儒问道。

  欧礼儒假装做出惊讶的模样,嘲笑道:“哦~挨了老夫一拳,居然没死?看来你小子确实不是废物。”

  石开宕闻言十分生气,身子用力想要站起,体内立马真气躁动不安,喉咙发痒就要吐血,就被其强撑下来闷声发出一声。

  “唔!”

  石开宕这才发现已经受了内伤,丹田内力翻涌变得沉寂,真气开始消散,看着不远处其貌不扬的老头子额头流下细汗,转过头看了看带来充场面的二十个弟兄都已经倒下过半,只有一些功力较强的,重新互相搀扶着爬起身。顿时后背发凉,想不到对方实力之强远超自身,霎时间进入两难之境地。

  原来孟凡晨那夜下山,捣毁了斧头帮设立在南越边境的分舵,原先附庸门派与敌对的势力,也趁机落井下石,双方都想吞食原先斧头帮分舵的地方。唯恐事态扩大,石开宕只能亲临桧城,用其强大实力清除障碍,可是这也花费不少时间,而且因为各大势力残余被拉入帮内,人心不稳,为了重新在桧城站稳脚跟,便带着人浩浩荡荡来寻仇,原以为从那一夜幸存的手下了解了敌人,只不过是二流高手,加上昇月派闭门造车多年,不禁认为已经没落,现在孟凡晨其中实力最强者,导致现在小瞧了敌方吃了大亏。

  石开宕思绪万千,这时身后弟兄议论纷纷的声音让其清醒过来,突然想到自身帮派已经壮大许多,不再是过去规模二流的小帮派,为了尊严决定不顾一切,从怀里拿出南旎侯赠与自己的丹药。

  “还灵丹”

  丹田随着药物下肚,原本消散的真气重新聚拢,而沉寂的丹田也开始焕发活力,源源不断产出内力转化为真气,石开宕一扫阴霾脸色,面露微笑站起身,显得异常兴奋,皮肤泛红。

  “臭老头,拿命来!”石开宕大喊道。

  言罢右腿跺脚,震地而起,真气从脚底倾泻而出,手朝着底下一伸,底下众人顿时明白,赶紧把盘龙翻江板斧丢到石开宕手中。

  石开宕手握盘龙翻江板斧,真气源源不断输入板斧上雕刻的龙纹,映照出一条龙影真气环绕其身,而脚底踏空使出其身法。真气喷涌而出在其身下凝聚不散。如同一片海浪,造成短暂滞空。

  “踏浪行”

  双脚一动,底下卷起真气般的浪花,石开宕如同天神下凡,踏着海浪,龙伴而行。

  这场景就连孟凡晨看呆了,两人不禁担心师傅安危,毕竟与对方相比,师傅的气势完全遭到碾压。

  欧礼儒看着两个徒弟关切的眼神,有些好笑,说道:“你们真没见识,把厅内里屋床下的木盒拿给我吧!”

  “是!”两人异口同声道。

  说话间石开宕通过轻功身法搭配真气,造成短时间滑行,速度不算快,却也已然近身,可欧礼儒依然一副不屑的表情,让石开宕十分不爽,握着斧头的手更加用力,身下的真气汇聚到板斧上,顿时龙影变得越来越明显,失去真气在支撑,身形下落,也挥出一道的下劈。

  龙形真气因巨大的真气也变得真实,随着板斧下劈,同时朝下冲出,将石开宕身影掩盖,张开巨大嘴巴发出一声吼叫,似乎要将对方吞噬。

  孟凡晨与夏虹宇刚取出木盒,走出门外,就看见自己师傅被巨大龙形真气压制,一动不动,而真气其中还藏着石开宕的板斧。

  欧礼儒抵御着龙形真气的攻击,好似无力反抗暗藏在其中的板斧。

  “唰!”

  石开宕的板斧毫不费力的将敌人一刀两断,并落在地面发出一声巨响。

  “轰!”

  “师傅!”夏虹宇与孟凡晨同时惊呼道。

  “帮主威武!”斧头帮众人大喜的叫喊道。

  石开宕却没有欣喜的表情,而且一脸错愕,因为板斧上没有一丝血迹,而且刚刚手感根本就是挥空了,抬起头原先被劈成两半的欧礼儒变得模糊不清。

  “紧张什么?你们师傅可没这般弱小。”欧礼儒出现在两个徒弟身边,没好气说道。

  “你这是什么妖法?”石开宕举着板斧对欧礼儒喊道。

  “妖法?本门玄妙的武功,确实在你这拙劣的戏法面前是精妙如同神鬼莫测技法。”欧礼儒嘲讽道。

  “哼!”

  石开宕冷哼一声,却又不敢上前。

  欧礼儒取过孟凡晨手中的木盒,打开从中取出一对锈迹斑斑的双锏。这双锏造型平淡无奇,看上去材质也十分常见,而且已经生锈看不出原来涂装,而且仔细闻还可以嗅到一股霉味。

  “师傅,你要不要换个武器?”孟凡晨看着皱眉道。

  “嗯!”夏虹宇也在隔壁点头认同道。

  “本来他是不配我出锏的,可是我就知道你们修为不够,只会看表面,特地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返璞归真。”欧礼儒耸耸肩无奈的说道。

  欧礼儒训诫徒弟后,转过身对着石开宕说道:“你小子终究落了下成,一身浑厚的土属性内力硬给你修习的功法,转化成水属性真气。你体内丹田已有暗疾,终生无法踏入宗师境界。”

  “哼,老头胡说八道,今日我就拿你人头作为我成就宗师的开端!”石开宕似乎被拆穿心事,骂咧咧举起板斧冲上去。

  欧礼儒不以为意露出淡淡笑容,手腕一抖双锏真气倾注,原本锈迹斑斑的双锏变得金光闪闪,掩盖武器原来模样,迎着攻击上去。

  两人在一起,相交数下,双锏依然光华冉冉,石开宕越打越心惊,因为手中板斧是特殊材料打造,而且武器更有源源不断真气增幅,就算对方一样强化,双锏原本的模样也只是普通材质制成的,并不能与自己武器相提并论。

  “你接我一招!”石开宕架开对方双锏说道。

  真气如同开闸放洪,冲击斧面,真气巨龙重现,而且比先前还要巨大,挥舞板斧一转,再次与欧礼儒战在一起,只是不同以往,接下来板斧每次攻击紧接着真气巨龙的协击。

  欧礼儒倒也不慌不忙,虽然对方每次攻击都变成二连击,可自己手中也是双锏,依旧不落下风与其对战。

  石开宕使出浑身解数依旧无法破开对方防御,反观其对自己攻击并不在意,而是故意演示给身后两个年轻弟子观摩。不由怒火中烧爆喝一声,用全身力气将斧头挥出。

  双锏在欧礼儒手中十分灵动,面对敌人全力挥出的横砍只是平淡举起双锏交叉身前做个样子抵挡。

  “噹!”

  欧礼儒似乎也是小瞧对方,虽然其修习水属性的武功,内力属性本质确实土系,爆发力还是很强,一击下来虽然人没事却也后退三步。

  “风卷龙浪”

  石开宕紧接着使出绝招。

  自从被穆霓霞毁去一把盘龙翻江板斧,石开宕就苦练单斧,终于让其原来招式升华创出不一样的招数。首先在必须在斧面注入全部真气,通过龙纹唤出龙影,然后斧头丢出,用巨大的真气造成板斧旋转。随着旋转真气放出变成一股螺旋气柱,其中夹杂板斧刀气,表面还有龙影盘旋,造成一股吸力,让敌人受到三种力量夹攻。

  夏虹宇看着巨大气柱冲天而起,又有龙影盘旋,天地都为之变色了,晴空万里的天空,霎时乌云密布。顿时双腿发软,都要跪下了,这时一旁师兄抓住他胳膊说道:“别慌!”

  “师傅没事吧?”夏虹宇问道。

  “嗯!不会有事的,师傅很厉害!”孟凡晨嘴巴说道,可手中握着夏虹宇胳膊的手,不自觉加大力度。

  欧礼儒不惧龙卷的吸力,反而加速便着其冲出,接近中身形变得迷离,就在夏虹宇睁眼闭眼见,师傅变成六个,而且同一时间朝着各个方向的气旋柱打去。

  “这是什么招数?”夏虹宇惊讶道。

  “镜花水月”孟凡晨头也不回说道。

  “?”夏虹宇露出不解的表情看向师兄。

  孟凡晨似乎感觉到目光,解释道:“这是我们门派的专属轻功身法:水中月步,其中的招数。曾经师傅曾说在众多轻功身法速度上,我们只属于中等偏上,可是其中招数的实用性堪比顶级轻功,因为当修炼者内力达到要求,就可以透过真气扭曲阳光的折射造成残影,内力越深厚数量越多,从而迷惑敌人出其不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