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返洛杉矶 > 第3章 修家电能赚个啥?

  有些子女确实欠揍。

  不少父母刚结婚那会儿也风花雪月,怀揣诗书和远方。

  到后来,硬生生被自家孩子折磨到成了“行走的火药桶”,主要是因为期望过高,和现实产生巨大落差,偏偏还不愿意接受导致。

  可以说韩初冬从小到大的成长史,就是被亲爹揍着长大的悲剧史。

  最开始那会儿理由挺简单,觉得儿子不听话,不揍不成器。

  随着韩初冬慢慢长大,依旧死性不敢,这种日常挨揍逐渐变了味。

  比起让儿子长记性,他老子更想平息心里的憋屈感,换言之也就是让自己舒服,哪会管当沙包是什么感受。

  韩父经常纳闷于自己也算小有成就,在这小池塘里把人脉关系经营得八面不透风,怎么到了自己儿子,就如此烂泥扶不上墙呢?

  日积月累,下手有分寸,打得鸡毛横飞,被头顶风扇迅速吹到客厅角落里。

  平白无故挨了顿揍,韩初冬有口难言,更可气的是腿受了伤,想跑都难。

  这时候见对方还要抽自己,举着胳膊喊道:“停!好好的怎么就要抽我,我那不是骂你,就是被吓到了而已!”

  手臂上火辣辣地疼。

  亲爹亲妈的揍都没挨过,这会儿哪能有好心情,韩初冬为此憋屈不已,补充了句:“拆开后还能装回去,我又没弄坏,这老电视里的灰尘比马路上还厚,不擦擦怎么继续用?”

  举着鸡毛掸子的韩父,此刻看见那摆放整齐的电视机零部件,终于发现确实好像能再装回去。

  琢磨着这回是不是又双叒叕一次冤枉了这小兔崽子,手停在那收也不好,继续抽更不好。

  为了面子和威严考虑,恼羞成怒瞪着眼:“又没坏,有点灰不碍事,谁让你瞎拆!赶紧给我装回去,耽误我看电视待会儿还有你好受!”

  好嘛,知道这顿揍算是白挨了,韩初冬郁闷到能吐出三升老血。

  目前家里究竟谁说了算,简直一目了然。

  当爹的发话,韩初冬只好乖乖照办,又挨个将一堆零部件装回去,见有根电线脱落,还帮忙拧好。

  想改进有点难,但是干了那么些手工活,拆开后再组装起来对他而言丝毫没有难度,插好插头后拧了开关,默默丢下句:“家里电视机能换掉了,屏幕一闪一闪的伤眼睛,市面上应该有好些的新产品。”

  语气中大概是带着点幽怨的。

  韩初冬很想说这不是就装好了么,胳膊上的红印算是怎么回事,别指望他老子道歉认错,换来的只有一声冷哼。

  紧接着又将收音机复原,带着小本子继续躲回房间里,如今当儿子的身份吃亏,还碰上这么个不讲理的亲爹,忍不起,躲得起。

  拆掉收音机和电视机琢磨了那么长时间,多多少少有了点收获,最大的感触就是自己脑海中的那些知识,并没有想象中好用。

  就拿电视机来说,重生之前各大厂商都在搞激光电视、折叠电视、AI电视这些,和这种老电视中间,几乎隔着天与地的距离。

  他知道自家老电视大概的运作原理,但不花点时间潜心学习研究一番,很难掌握这个时代的“前沿科技”。

  琢磨完之后只挑几个拿手的东西进行改进,稍微有点想法。

  目前还不用着急,韩初冬想再花点时间冷静冷静,稀里糊涂回到这七十年代的洛杉矶,对他打击挺大。

  房门上下都有缝隙,基本谈不上隔音效果。

  门外就是餐桌,他迷糊睡了一小觉,醒来这会儿刚巧听见韩父声音,说道:

  “你们猜我回来时候看见什么,那小崽子把收音机、电视机全都拆掉了,不是下个壳这么简单,拆到能看见里面的小零件。

  我琢磨着是不是之前找错了工作,应该把他送去学修理家电?唐人街里好几家修家电的,他们那收入可不少,说什么价就是什么价,根本还不了价,送去商场里修更贵,很有前途啊。”

  “只要不是要饭,抢劫,干些伤天害理的事赚钱,其他无论干哪种活都行,不过你能找到师傅来带他?”

  这是老爷子声音,听着中气十足。

  修理家电属于技术活,伴随科技发展,商店里的电子产品数量不断变多,家电修理工的市场缺口一直都在。

  只要手艺不错,找个人多的地方开个店,低成本高回报,自从瞧见韩初冬成功将两件东西拼装回去后,他老子就已经琢磨起了送他去学这门手艺。

  “我手底下有个人,亲戚好像就在开那种店,等明天上班我去问问,到时候让初冬机灵点,有可能会被收下。

  等学个两三年,我们掏钱给他租个店铺,养家糊口肯定没问题,而且我们又不用他养着,忙好自己我就已经谢天谢地,这次再敢偷懒不上心,我就把他另一条腿也打断,真是气死我了。”

  老子教训儿子,当爷爷的也能教训自己儿子,韩老头声音继续传来:“别整天到晚说小冬,本来能争点气的,被你骂着骂着也就破罐子破摔了,这件事我待会儿亲自跟他谈,你把嘴巴闭好。”

  “……我这不是也急嘛,眼看就不小,以前我们邻居家的小光头,最近考进加州大学,早几年不读书的那帮小家伙,做生意的、学手艺的、认真上班的,哪个不比初冬强?”

  当奶奶的也心疼孙子,帮腔说:“好歹拿个毕业证,以后就懂事了。”

  韩初冬躺在床上,亲耳听见了长辈们做决定的全过程。

  自言自语,小声嘟囔着:“修家电能赚个啥,真是瞎操心,浪费我的宝贵时间。”

  觉得应该将时间花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比如搞些设计,申请专利之后卖给制造商们赚大钱,或者干脆就跟别人合伙,别人出钱,自己拿技术出来,一起开公司。

  这才1973年,IC(半导体)产业和IT(信息技术)产业才刚萌芽发展,韩初冬有把握凭借自己过来人的身份,以及头脑里的知识闯荡出一番成就。

  想着自己傻了才去干没前途的家电修理工作,所以当自己爷爷进屋,谈起去学修理工的事情时候,果断便拒绝了这个提议。

  任凭韩老爷子好说歹说都没同意,眼界不同,格局也不一样,想法当然凑不到一起去。

  这老头叹了口气,默默起身走出门。

  不一会儿功夫,大概就十多秒钟,当爹的人还没进来,韩初冬就看见根熟悉的鸡毛掸子。

  顿时满脸惊悚,伸手想去拿拐杖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