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罗马的涅槃 > 第六十章 瓦尔纳变奏曲(二)

  整个紫色宫殿陷入了沉默。

  君士坦丁十一世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明态度。

  这是约翰经过思考后得出的结论,众人在等待他的解释。

  “只从十字军能取得最后胜利的情况下来考虑,似乎让他们接着打,对帝国更有好处。我们都对十字军有着共同的自信——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怎么会败给良莠不齐的奥斯曼军队?”

  “殿下,如果奥斯曼人与瓦迪斯瓦夫的部队进行决战,无论胜利与否,奥斯曼人都将付出绝对沉重的代价,而且需要长时间才能恢复元气。”乔万尼做出了一个相对中肯的评价,“匈雅提与瓦迪斯瓦夫已经无数次证明了十字军实力的强大,更不用说,今年冬天他们得到了更多的援助。”

  “是啊,我明白。”约翰将目光移到了地图上,奥斯曼的边境领土,这两年收缩了很多,就是因为十字军强大的攻势,“我们都知道,匈雅提是一个理智而谨慎的出色将领;而瓦迪斯瓦夫三世,则是一个年轻而狂热的新任国王……二人都对异教徒有着刻骨的仇恨,但为什么,在这种关键的决策上,忽然来请求我们与教宗的意见?”

  “这次十字军再怎么说,也是为了拯救帝国而组建,十字军作为上帝的长枪,过问教宗也无不妥。不过……”老阿格里帕忽然话锋一转,“还有一种可能……我们不太想接受的可能。”

  约翰点头道:“没错。但这种可能的确存在,那就是,十字军出现了内部分裂。”

  瓦迪斯瓦夫与匈雅提有点矛盾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如果矛盾巨大到足以干扰十字军日常决策,那么,十字军的战斗力将会大打折扣。

  “还有,这次穆罕默德屈膝求和,本身也值得推敲。”约翰继续分析道,“的确,奥斯曼人在希腊遭到重大失败没错。但是奥斯曼人的军队损失并没有那么大,主力军团编制根本没有受到影响,更何况,卡拉曼已经被打到国家崩溃,在小亚细亚奥斯曼几乎全无后顾之忧,可以放心地投入兵力……双方差距没有那么庞大的情况下屈膝求和。应该不是穆罕默德的作风。别忘了,他可是敢只带一万人来围攻君士坦丁堡的!”

  君士坦丁也表示赞同道:“虽然穆拉德二世已经绶首,但是曾经为奥斯曼人立下汗马功劳的大臣,绝大多数仍然忠诚于他们年轻的新苏丹。即便内部面临着叛乱的风险,也不应该冒着严重打击军队士气的风险求和。”

  “我们没有充分的把握,证明这次求和不是奥斯曼人的计策,我们也完全无法保证十字军真的可以取胜……父亲,这样吧,我们的回信中,肯定十字军的功绩,但是不做出表态。”

  “哦?”

  “我们如果保持中立,对瓦迪斯瓦夫和匈雅提都是一个压力。希望能让他们做出相对理智的决定。”约翰说道,“不过,我们应该在奥斯曼人的边境线……包括塞尔维亚,瓦拉几亚等地区布置更多的眼线,来尽快取得最新的情报,以此随机应变。我们都知道,某些情况下,合约就等于废纸。”

  御前会议简单地讨论之后,对中立态度也表示了支持,最终,君士坦丁亲自草拟了给予瓦迪斯瓦夫三世的回信。

  ……

  瓦迪斯瓦夫首先收到了东罗马帝国的回复,帝国暧昧不清的态度让瓦迪斯瓦夫脸色奇差无比。

  不过匈雅提至少松了一口气,在十字军完全被病态的狂热冲昏头脑之前,他要想办法拉住整支军团。

  匈雅提当然知道信仰和宗教仇恨能带来多么恐怖的战斗力,然而他更清楚,如果一昧的骑士冲锋就能换来胜利,当年一次次东征,新月信徒早就被赶下红海与阿拉伯湾,游去寻找新大陆了。

  “陛下,东罗马帝国形势仍然岌岌可危,他们急需救援的情况下,都没有要求我们迅速发起总攻,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瓦迪斯瓦夫冷哼了一声,背着手离开了军帐。

  不过很快,他又趾高气昂地回来了。

  教宗陛下的回复晚了两天,不过尤金四世的意思十分明确——异教徒如今内忧外患,虚弱不堪,十字军应当秉承上帝的意志,将异教徒赶出欧陆!

  信的最后,尤金四世甚至还发出了当年乌尔班二世在动员十字军时那句颇有煽动力的口号。

  Godwillsit!

  神的旨意!

  “教皇陛下的态度,也已经很明确了,我尊敬的匈雅提将军。身为十字军的指挥官,现在,你应该亲手给穆罕默德回复我们的态度,并率领十字军前进!”

  这个时候,手握着教宗的支持,瓦迪斯瓦夫三世在十字军中的声望已经隐隐超过了白衣骑士匈雅提,特别是刚加入十字军的成员,都渴望着在战场上收割异教徒的头颅。

  不过这一切形势的变化,和约翰也脱不了干系。

  东罗马帝国皇储亲手斩杀穆拉德的消息在西方世界传开后,约翰几乎成了所有年轻的燕尾骑士的崇拜对象。

  一些没落的小贵族,或者继承爵位希望渺茫的家族后裔,都热情高涨地希望成为骑士。

  其中有一部分,投入了十字军,当然也有人,不远万里,去朝觐万城的女皇,去帮助帝国的涅槃。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匈雅提几乎无法控制十字军对战争的渴望。所有骑士,都在等待着功成名就的那一刻。

  十字军优势明显,现在奥斯曼人的苏丹穆罕默德又手无缚鸡之力,谁都有机会,成为第二个约翰·巴列奥略。

  终于,在塞尔维亚屯驻了一个多月的匈雅提,迫于十字军内部的巨大压力,公开宣布穆罕默德的停战请求无效,一四四四年的十字军征服正式开始。

  “陛下,我只希望,这次冲动的攻势,十字军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如果出现任何差池……”

  “十字军不可能失败!”

  “……好吧,但是陛下,你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以身犯险,如果出现了任何差池,对十字军,对整个匈牙利,都是万劫不复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