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吉缘 > 第014章 唱的哪一出

  夏紫曦白了他一眼,“我还想问你呢,你刚刚说什么?婚约?这事儿怎么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镇北来不及回答她的问题,连忙又问道:“夏姑娘刚刚说什么?”

  之前因为她的一句话,让他脑子里灵光那么一闪,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信息出现,但因为太快他没有来得及抓住。

  “说什么?说那位大叔长得好看,若是没娶妻我就考虑嫁给他……”

  “不是这句。”镇北看样子有点着急。

  夏紫曦回忆了一下,好像也没有说什么特别的话,因此摆摆手,道:“就是这些了!对了,你赶紧跟我说说,婚约是怎么一回事?”

  她现在莫名其妙地多了个未婚夫出来,这事儿可太突然了!

  镇北努力想了半天实在是想不起来,只得作罢!

  “夏姑娘失忆了,不知道也是正常。不过即使是夏姑娘没有失忆,这件事情你大约也没有听说过,毕竟,这件事情还是七八天前爆出来的。”

  “七八天前?”夏紫曦有点惊讶。

  就在半个月前,原主被人从家里骗了出来,然后就上了一辆马车,说是送她去见外祖父和外祖母。

  谁料想马车越走越远,越走越偏僻,原主觉得不对,拉着丫环闭着眼从马车上滚了下来,结果她没留意竟然滚落到了路旁的河中。

  也是她福大命大,随波浮沉了不知道多久,在一处浅滩被冲到了岸边,而这么些天了也没见到她的丫环,怕是凶多吉少了!

  之后夏紫曦又饥餐露宿不辩方向一路到了这望川,最终因体力不支倒在了那破庙之外!

  这么说,婚约是七八天前才有的?还是在她失踪之后?

  这里面的阴谋怎么就这么明显呢?

  说起这件事情,镇北脸上带着些奇异的色彩。

  “本来因为夏姑娘失忆了,公子特意让属下等整理了一些有关淮安候府的资料,今天若是姑娘不出来这一趟的话肯定就交到你手上了,如今姑娘问起先说一说倒也无妨。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夏姑娘也许还不知道,如今淮安候府里面还有一位夏五姑娘。”

  “什么??”

  这一回,夏紫曦倒是当真吃了一惊!

  现在这情况究竟是唱的哪一出?

  真假李逵?

  “公子派人查了,说是淮安候府于半月前传出了夏五姑娘病倒的消息,直到前些天才听说病情好转。因为淮安候在已故的淮安候夫人沈氏的嫁妆里发现了一份当年她跟慧妃娘娘来往的信件,信里曾提到夫人若生男孩则愿追随瑞王左右,若生女孩则嫁与瑞王为妃。”

  夏紫曦听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娘跟慧妃关系很好?”

  为什么记忆里并没有多少她们来往的信息呢?

  镇北摇了摇头,“这些事情属下等也并没有查出什么来。”

  夏紫曦皱了皱眉,“所以,我若是一回京城就多了个未婚夫?”

  “那位可是瑞王,夏姑娘似乎不高兴?”镇北有些意外。

  他还以为夏姑娘在淮安候府孤立无援,如今有了这么一位身份高贵的未婚夫会感到高兴呢!

  夏紫曦白他一眼,“若是你回了京城突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个未婚妻,说不定还是个丑八怪,你高兴吗?”

  镇北一噎,顿时不说话了!

  别说他没有未婚妻,就算是有那也不能是丑八怪呀!

  “不行,我得回去问问清楚!”

  突然冒出来个未婚夫,这事儿对她来说影响太大,她有义务帮原主报仇,讨公道,但没义务替原主嫁人呐!

  夏紫曦说走就走,镇北赶紧跟在后面一同出了留香阁。

  时近午时,大街上熙熙攘攘的热闹非凡,夏紫曦顺路又买了些零嘴儿一边走一边吃。

  正当她们快要穿过大街时,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高亢的叫喊声!

  “快!快抓住他!”

  “臭小子,你别跑!!”

  夏紫曦和镇北循声望去,却见一名青衣少年正麻利地穿过人群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因为衙役的出现,街上顿时乱了起来。

  那少年匆忙逃跑之时不提防撞到了一位老大娘,镇北下意识地扶住了那位老大娘,而夏紫曦则一把抓住了那青衣少年的胳膊!

  “撞了人还想跑?”

  她板着俏脸正想继续训斥几句,不曾妨却看到了少年那张似曾相识的脸。

  咦?怎么这么眼熟?

  镇北转头一看,也吃了一惊!

  这、这不就是——

  昨天夏姑娘进衙门时就是这身装扮!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少年长得跟抹黑了的夏姑娘竟然有个五六分的像,这倒也怪不得衙役会追着他不放了!

  “你偷了县令银子了?”夏紫曦甩开脑中的疑惑板着脸问他。

  那少年挣扎了几下没有甩脱夏紫曦的手,不由得有些意外。

  但听她这么一问,没好气地说道:“小爷我倒是想偷,可还没找着机会,谁知道他养的那群狗发什么疯非要追我!你快放手!!”

  夏紫曦见他如此说,当即松了手,那少年诧异地看她一眼转身窜进人群眨眼功夫就不见了!

  “人呢?人呢??”

  衙役后脚赶到,却不见了嫌犯踪影,转身瞪着夏紫曦道:“刚才我明明看到你们抓住他了,为什么又让他跑了?”

  夏紫曦翻了个白眼,“他身上又没有贴着逃犯两个字,我哪儿知道他就是你们要抓的人?”

  刚刚她回过神来,发现少年跟她昨天的扮相有点相似,因此断定是衙役抓错了人,才果断地放了手。

  “你——大胆刁民,竟然敢跟匪徒铿锵一气,来人!将他们两个给我抓起来!!”

  衙役脸一板,伸手就要抓人——

  镇北见状,把脸一沉,就想出手。

  却不料夏紫曦却忽然掩面大声地哭了起来!

  “啊——官差要强抢民女了!大家快来看看呀!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他们这些衙差不分青红皂白,说抓人就抓人!这是要逼着咱们小老百姓走上绝路了啊……各位大伯大娘,叔叔婶婶,各位大哥大嫂兄弟姐妹……你们可都要为我做主啊!!!”

  那一众衙役顿时惊呆了,一个个傻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