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灵气复苏下的自走棋 > 第十八章 薅羊毛

  易川回到家的时候,时间还挺早。

  但他确实体力不支了,再打下去,估计两个人就和小孩掐架一样了。

  他将衣服脱下,露出了身上未好的伤痂和新出现的淤青。

  然后坐到了床上,调开了系统。

  【血脉:E级人类】

  【栏位:2】

  【血棋:F级暗裔血棋(已放置)】

  【羁绊效果:夜眠】

  【血脉天赋:暗裔】

  【体术:野牛式】

  【当前血脉之力:30】

  “这30来之不易啊。”易川苦笑道。

  其实易川也考虑过假战斗刷血脉之力之类的想法。

  但很明显,这行不通。

  第一次和高要战斗的时候,是涨的最多的,生生涨了六缕。

  但越往后,两人状态都下滑,特别是高要,精神松懈,慢慢的效率就下来了。

  “想钻系统的空子,没那么简单。”

  “算了,这会儿先来抽棋吧。”易川搓了搓手,盯着系统面板,直接选择了抽取棋子。

  系统顿了顿,显出抽棋界面。

  看不清的棋子不断闪动。

  易川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

  几秒钟后,闪动结束。

  那是一个易川熟悉的东西。

  【恭喜抽到F级人类血棋】

  易川默默的没去管它。

  用这该死的运气,然后开启了第二次抽取。

  随着又一阵闪动结束,又一个熟悉的棋子出现在易川视线里。

  【恭喜抽到F级人类血棋】

  易川不淡定了。

  两次都是这玩意?

  再来。

  易川不死心的继续抽了一次。

  【恭喜抽到F级人类血棋】

  【检测到F级人类血棋3/3,开始合成】

  【恭喜获得E级人类血棋,当前2/3】

  易川:“.......”

  一切发生的太快,导致易川看向那枚E级人类血棋,都有种不真实感。

  神特么三连人类。

  其他棋子的爆率这么低?

  易川不由得陷入了赌狗的自我思考。

  看来之前的暗裔血棋真的是自己走了狗屎运才爆出来的。

  “这第二栏位是留给它还是留给其他棋子?”易川其实有些犹豫。

  棋子一旦放上去,是无法被取下来的,除非像之前一样,通过3/3自动合成的手段,将棋子从栏位上扒拉下来。

  “得争分夺秒啊。”易川叹了一句,将棋子放了上去。

  大不了等自己再三连抽,没准又三个F级人类血棋。

  【已触发羁绊效果】

  易川看到了显示出来的文字,有点期待。

  系统之前给的信念羁绊虽然鸡汤了一点,但效果却意料之外的好。

  如今自己已经E级xE级了,那么会增强许多吧。

  【羁绊效果:信念(E级人类xE级人类)】

  【信念: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专注用心,都会容易许多】

  从之前的一点点....到现在的容易许多...

  易川虽然还没有切实的感觉过,但已经知道,这绝对是质的提升。

  就是没了下面的PS,让易川有点不习惯。

  接下来的几天。

  易川都按照稳定的作息计划行事。

  早上起床,练野牛式。

  然后去铃武找高要,来一番友好的切磋。

  在高要苦不堪言的目光中再离开。

  晚上进行修炼,晚睡。

  易川的血脉之力与体术修炼,在高速进步着。

  ....................

  在临荃市华武部。

  “啪!”

  一文件被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陈武那张脸怒的拧起来眉头,对着电话骂道:“上面的人疯了?”

  “今年试炼敢这么弄?不怕学生们死光吗?”

  他听到对面传来声音,听完了之后更是无法冷静:“这几年确实不够重视实地战斗这方面的培养,但还需要时间啊,现在这样做,无疑于让他们送死。”

  他说着眉头挤成一团。

  “什么叫死亡不可避免,什么叫学校制度有缺陷?”

  陈武怒不可遏的道:“如今才仅仅公开了五年而已,很多措施都还没完全实施起来,体术不普及、修炼资源不下放,一个一个藏着揣着,现在告诉我有缺陷?我去特么的。”

  陈武爆了粗口,他动了怒,很认真的。

  自己上任这几年,说着风光,实则很艰难。

  就像之前江武和铃武就是一个缩影,大家都表面配合,但实际上....

  “反正我不会同意这种事的。”陈武认真道。

  “你同不同意都没什么用,这次是上面统一无意见通过的选择。”电话那边传来声音。

  “为什么?”陈武语气很难解,有些难以置信。

  电话那边沉默良久,只传来了一句话。

  “大偃开了。”

  陈武便像怒火值被掐掉了一样...沉默下去...

  两人都陷入了一种较为沉重的气氛。

  陈武良久才开口:

  “怎么.....会这么快....”

  “也不算太快...”电话那头发出叹息的声音,“你也知道,迟早要开的...这不都在我们预测时间内吗?”

  陈武黯然。

  那人缓缓的说道:

  “就这样吧。”

  “试炼期间,我们清理出一片安全区来,尽量保证不出现伤亡。”

  陈武没说话。

  他挂掉了电话,在窗口拿出一根烟,默默的点燃,伫立了良久。

  他已经很久没在办公室里抽烟了。

  陈武等到烟只剩了一小截后,才轻轻的掐灭。

  然后走到办公桌前,拿起那有着华武标志的文件。

  用很沉重的手,翻阅起来。

  ............

  高要很痛苦,他被迫和易川每日都要打十场以上。

  初期高要还可以敷衍一下。

  毕竟自己实力还是较强的。

  过了几天后,高要压力便越来越大了。

  他发现易川的实力飞快提升,像开了外挂一样。

  自己居然慢慢的已经和易川处于平手了。

  要知道,自己已经修炼到了十七缕血脉之力,再努把力,就可以突破二十大关了。

  可易川...分明是个F级。

  想到这里,高要有些不忿。

  易川真的是个怪物。

  简直可怕。

  不过....他也能感觉到自己从中得到的好处。

  那就是战斗经验。

  几个和自己同样品质同样修炼进程的竞争对手,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想到这里,高要心里还是好受很多。

  甚至隐约还在默默的期待。

  战斗要比无聊的修炼有意思多了。

  不过...高要看了看时间。

  易川怎么还不来?

  按理说,现在都快早上十点了,易川早就该在修炼室外连踢带踹让他出去切磋。

  今天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