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贞观小财神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真心换真心

  啧啧,李治盯着沈安的眼睛,沈安哪里敢和他对视,连忙把眼神别过去了。

  果然啊,李治心想,他就了,事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沈公,你当初为何要这样承诺?”

  “据我所知,你可不是这样的糊涂人,你不是不知道这些东西能够卖多少钱,却还要给徐老板开这么高的价码,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现在这里也没有旁人,不如赶紧实话算了,我也不会追问你了,你也痛快了。”

  “其实,下得对,这确实是我一时耍聪明。”

  “怎么回事?”

  “这些东西本来就非常难做出来,我本来以为,徐老板也要多次尝试,返工才能做好,所以,这半贯铜钱的价格,本来就是包括了要多次返工的价钱。”

  “谁知道,徐老板手艺这么好,居然很一次就做好了,所以,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我有些吃亏了,其实,当初我并不是那样盘算的。”

  马车前行,遇到一个沟坎,顺着颠簸,李治的头点零,诶,早这样不就好了。

  这下也就全都明白了。

  另一边,打开店门,重新开始做生意的徐老板,坐在那里,心思还是不整齐。

  就在刚才,从极度紧张之中解脱出来的他,才开始有精力去琢磨一些一开始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

  他有了个重大的发现,晋王李治居然一直都在呼唤沈老板沈公!

  沈公啊!

  那可是个敬称,堂堂晋王下怎么会称呼一个老板为沈公?

  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是非比寻常,以后和沈老板交往必须慎之又慎才校

  不过,这一层的关系自然还是要维持下去,混好了,以后他的生意就可以蒸蒸上了。

  至于混不好的况,根本他就没有担心过。

  以他的份地位来讲,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他一个的铁匠铺老板,到哪里都是无足轻重的人物。

  谁会刻意算计他?

  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

  马车不停向前跑,沈安观察着李治的面容,而李治也在揣测着沈安的心思。

  两人互瞪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李治先绷不住,开了口。

  “沈公,你是不是觉得,把这些事都告诉我,你有点吃亏啊!”

  沈安刚才还在笑,一听的这话,脸上的表登时就凝固了。

  额,他这么是什么意思?

  眼珠一转,先是笑了笑:“下这是的哪里话,我怎么会觉得吃亏,若是下感兴趣,我可以把我的想法,我做的事,全都告诉你。”

  啧啧,又开始大话,李治都不必去细想就知道,他这又是在吹牛。

  而且,吹得都没有边了,真是有意思。

  “哦?”他故作惊讶,凑上前来。

  “你真的能把你做的事都告诉我?”

  “之前给过你你那么多的机会,你都不,现在怎么想清楚了?”

  “还是因为有求于我,就想点好听的骗我?”

  “当然不是!”

  “下别误会,很多事,不是我不,只是因为还没有准备好,所以才没有立刻告诉你。”

  “再者,我在你的面前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你想想看,将来我们是要合作,一起建造作坊的,到时候,你盯着我,有什么能逃过你的眼睛。”

  这的倒也是实话,反正建造作坊的事,都会有他参与,沈安是逃不过他的法眼的。

  既是如此,这件事可以先放在一边。不过,想蒙混过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李治垂眸,将今在沈府的收获细数,一个木马玩具,见识了手术刀具,学习了一招田忌赛马。

  虽都是一些现在还用不到的玩意,但总也算是新鲜的。

  经过这一的交往,李治忽然得到了一种灵感,或许,面对沈安这样的体面人,心思又多的。

  与其一个劲的用大王的份去压迫他,帮他办事,还不如用真战略,去感动他,让他心甘愿的把心里的那些鬼主意全都告诉自己。

  李治也不是个犹犹豫豫的人,才刚立定了这样的心意,他就开始实行,总的策略,也不是别的。

  他意识到,很多时候,沈安也不像他想象的那般心思灵透。很多事,他若是不点明,他也会想不明白。

  甚至于,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竟是连想都没有想过。

  李治对他的真庇护,他居然无知无觉的,李治认为,他有必要提醒他一下。

  省得他一到晚的自我感觉良好,当他把自己将来的打算,对沈安的种种保护措施都一一讲来之后,李治察觉到,沈安的脸色是一会红,一会白的。

  一直在变换,也不知道是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是被李治的言语吓到了。

  而这时,与他对视,一直没有别开眼神的沈安,心中可谓是翻江倒海,各种思绪五味杂陈。

  他甚至不清楚此刻的心中,究竟是哪种感占据了更大的位置。

  但是,感动,感动是一定的。

  那种震撼,可以是自从他来到大唐之后,最为强烈的。

  朝堂上的纷争,可能招致的舆论压力,李世民的态度,言官们刁钻的挑刺角度。

  这一切的一切,朦胧间他都感觉到了,但是,若不是李治挑明,他不定还会将自己沉浸在懵懂之中,以为只要心行事就一定可以蒙混过关。

  “下,我承认,自从我建议成立炸弹作坊开始,我心里就有盘算,想要在一定程度上借助下的力量。”

  “我有这种心思,却还以为下发现不了,就一直都没有明白,更是没有对下表示感谢。”

  “我不是不知道,若是没有下这个作坊根本就建立不起来,也不是不知道,今后若是建立过程中,出现任何的障碍,总还要依靠下的力量才能摆平。”

  “这里是我的私心在作怪,不过,还请下理解,我也不是故意的,制作炸弹,总的来,也不是一件轻省的差事,所以,我的本心,并不想让下太过劳累,亦或是处险境。”

  “毕竟,制作炸弹也是一件危险的事,这下是知道的,所以,有的时候,我也很矛盾啊!”他面有惭色,语气浅浅的完这一番话,一边,一边还偷偷看看李治的表。

  那兮兮的模样,真是让李治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