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蟠桃核(一更贺萌主114)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蟠桃核(一更贺萌主114)

  刘勇听说是“临时一用”,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还好,双方的差距不是很大,否则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该用什么样的态度说话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变得不自然了一些,勉力笑着发话,“以前你就是好学生,走上社会之后,依旧这么成功,果然牛人就是牛人啊。”

  “只是运气好而已,”冯君笑一笑,他本来还想再问一遍,看他找自己是什么事情,但是转念一想,还是等他自己说吧。

  刘勇尝试着拉近双方关系,“这么大的庄园,你不带我看一看吗?”

  冯君是真的没法带他四处走,到处是道士不说,别墅里还有喻老,有玉石小楼……所以他歉然地发话,“这个就不好意思了,真的不太方便。”

  刘勇以为,这就是冯君所说的“临时一用”了,所以他也没有坚持,只是点点头,“嗯,那就这儿吧,我听说你这里能治疗癌症?”

  “你居然知道这个?”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然后摇摇头,“严格来说,不是治疗癌症,只是护理,而且具体经手人也不是我,护理费用比较贵……是谁得了癌症?”

  若是刘勇的直系亲属的话,他也不介意打个折扣,让刘勇别往外说就是了。

  当然,如果不是同学的血亲,那就绝对享受不到这种待遇了。

  冯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因为修为的提高,又长期居于比较高的位置,就算遇到一些高阶修者,他们也是有求于他,所以他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会产生出一定的气场。

  这并不是他有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地带了出来,大抵是“居移气养移体”的意思。

  刘勇却是分外敏感,感受到了他的语气,更感受到了压力,他也没有生气,而是又问了一个问题,“听说治疗费很贵?”

  冯君这下是真的有点恼火了,我拿你当同学,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答非所问,是个什么意思?喻老那么大的人物,也不会像你这样无视我的问题。

  所以他淡淡地发话,“效果好,当然就贵,你要没有别的事,我这边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就这么几句话,他带给刘勇的压力成倍地增长,关键是……他还是无心的!

  刘勇这次是绷不住了,再不服气都不行,冯君在无形中带给他的压力,还胜过他偶然见过的省里某高官,“我是帮别人问一下,就是那个徐晓福……他想治疗骨癌,排队比较靠后。”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疑惑地发问,“徐晓福……哪个班的?”

  “不是咱们同学,”刘勇摇摇头,哭笑不得地发话,“当红小生啊,你没听说过他?”

  “我……需要听说过他?”冯君的眉头皱一皱,有心多说两句吧,觉得也没啥意思,别人愿意追星,是人家的自由,他点点头,“好了,这个事我知道了,我会跟他们说一声的。”

  刘勇的眼珠转一转,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保证能成吗?”

  “列入下一批护理名单,应该没有问题,”冯君随口回答,不过他的好奇心,也实在有点忍不住,“你这是……追男明星?”

  刘勇干咳一声,“咳,我的女朋友……是他后援团的。”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冯君看他一眼,也懒得点评,“你还没结婚啊,那等你结婚的时候,记得通知一声。”

  他肯定不会去的,但是托牟淼上一份礼还是没问题的。

  刘勇又是一声咳嗽,“咳,这个……结过婚了,目前离异无孩。”

  “好的,”冯君站起了身,“今天晚了,先这样,我这边有事,晚饭就不能招呼你了。”

  刘勇却是没觉得他失礼,也是笑吟吟地站起身来,“那行,就拜托你了啊,我本来还想请你吃饭的……下一次好了。”

  对冯君来说,这次同学相见的感觉,不算好也不算坏,感觉自己离这些人越来越远了,他也有心维护同学情谊,但终究……跟往常不一样了。

  今天就是庆典前夜了,酒宴就摆在了一号泵的亭子周围,算上洛华本身的招待人员,足足有七桌人。

  酒宴完毕之后,冯君吩咐李诗诗一声,“从现在起,再来的人就禁止进入庄园了,等明天集中观礼……对了,你知道徐晓福不?”

  “知道啊,很有名的流量小鲜肉,”小李助理还真知道这么一个人,而且她甚至知道他上了排队名单,“骨癌中期,是武当报上来的……大概三轮以后能到他。”

  冯君看她一眼,笑着发话,“你不追他吗?我还以为女人都喜欢小鲜肉呢。”

  “大妈才会喜欢小鲜肉吧?”李诗诗的吐槽技能也相当高,“或者是死肥宅。”

  冯君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觉得你就挺宅的。”

  “但是我不肥呀,我还是修仙者,”李诗诗傲然回答,“老大你说过……歧视链客观存在!”

  “膨胀了,”冯君笑着指一指她,不过他倒是喜欢这种膨胀,这是洛华人该有的气质,“把这个小鲜肉安排到下一轮吧,我一个同学的未婚妻,是他后援会的。”

  “这个没问题,不过,还真有后援会吗?”李诗诗有点好奇,“不是说都是买的粉吗?”

  “总会有那么几个吧,”冯君对这话题不太感兴趣,“对了,我那同学叫刘勇。”

  李诗诗点点头,然后猛地又想起一件事情来,“这次有人送的礼,还挺有意思。”

  冯君对别人的贺礼,都不怎么放在心上,举办这个庆典,他肯定是要花费不少,别人送的礼,肯定找补不回来——末法位面能有什么好东西?

  当然,像阴魂石、伪天尸之类的也有,但都是捡漏或者碰上的,谁家也不会送一些不明的礼物。

  也就是李诗诗负责礼物登记工作,又是年轻好奇,她对礼单比较上心。

  不过听到她说“有意思”,冯君自然也不介意听一听,“哦,收到些什么?”

  “这个……”李诗诗表情怪异,然后扑哧一声笑出了声,“蟠桃核……您说可能是真的吗?”

  “我……”冯君一时都没话可说了,半天才出声发问,“谁家送的?”

  “龙凤山张天师,”李诗诗也是有点无语,“他说得自前朝皇家,皇家是想让他们种出蟠桃,但是无论如何都种不出来,也不敢损毁,所以就保留到了现在。”

  “龙凤山……”冯君沉吟一下,“按说不该这么不靠谱啊。”

  “是啊,”李诗诗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他家还送了其他古怪东西,女娲补天留下的一块五色神石,一个灰扑扑的石头铜钱。”

  女娲补天的五色神石……冯君听的是真的想笑,“怎么不说精卫填海的填海石,或者鲧治水时候的息壤?嗯……你说什么,石头铜钱?灰色的?”

  “是灰色的吧,”李诗诗想一想,“深灰色的,有点发黑了。”

  冯君的一颗心脏,忍不住砰砰地乱跳了起来,“那些礼物呢,你放在哪里了?”

  双环……终于要变成三环了吗?

  李诗诗讶异地看他一眼,老大今天这状态,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不过她还是正色回答,“就在前院的保险箱里,您是现在就要看吗?”

  刚才一顿饭时间不算太长,但是现在也过了九点,应该歇息了。

  “当然,”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想一想之后,他补充一句,“你送到后楼吧。”

  有些事情,还是低调处理的好。

  不过,任是再怎么想低调,当他看到第三枚石环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喜形于色,“这龙凤山的底蕴,真的不是一般的强。”

  李诗诗有点好奇,“这个石头铜钱是个好东西?”

  “差不了,”冯君笑着点点头,然后轻咳一声,“这个蟠桃核……也很有意思。”

  一边说,他一边拿出手机来,查看一下那个暗红色的桃核。

  别说,蟠桃核还真不是假的,只是可惜有个括号,括号里写着——二代扦插桃核。

  冯君倒是没奇怪这扦插之术,事实上,在手机位面,植物扦插的技术就已经很普遍了,修仙者里会种植技术的人,不比地球界的农业专家差多少,“灵植夫”的称呼可不是白给的。

  所以“二代扦插”这说法,冯君是见过的,一代扦插是从母体上剪枝,栽进土里,二代扦插剪枝的对象,则是一代扦插的植株。

  而这桃核是从二代扦插的桃树上摘下桃子,得到的桃核,真的能种出桃树来的话,就算是母体的第三代了。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血统不怎么纯净的桃核,但是不管怎么说,它确实跟蟠桃有血缘关系。

  至于那块拳头大小的五色神石,那是实实在在的假货,冯君觉得这玩意儿可以当成奇石来卖——没错,这就是一块普通石头,能不能卖十万块,就要看别人有没有那么傻了。

  单论价值的话,这奇石一万都未必值,但是看在也是很老的一件物件上,冯君估值十万。

  这奇石身上有香火气息,还有包浆,肯定此前一直被看重,所以……加上一些考古价值吧。

  “真的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吗?”杨玉欣的眼睛亮了。

  (第一更,贺萌主读者1149858072285876224,以前ID好像叫一库啥的,月初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