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军夫请自重 > 第1141章 【小珠宝的番外95】

  军夫请自重第1141章【小珠宝的番外95】——————

  别说团团圆圆兄弟在发懵,被父母拉上楼时,濮阳珠也懵地一逼。

  被妈妈强行牵进了父母的房间,发现两亲真的不是说笑,夫妻两人跟斗气似的,先后一人拿出一个首饰盒出来——

  还真的是刚刚说的首饰,爸爸买的是公主头冠,上头因为用的是红宝石,有点偏成熟,所以妈妈才会说不好看,因为不适合她戴!

  另一点,她敢肯定妈妈是吃醋了。

  毕竟爸爸每回给她买首饰时,是真的太大方了,她还没有成年了,单是首饰就摆满了保险柜了,这还是因为太贵重了,她没必要用,这些特殊的,她才放进保险箱里……

  对于女人来说,不能单提她的身份,便是那个是她亲女儿,但是丈夫宠女儿比宠老婆还要过,那就是丈夫的错!

  因而看到爸爸显摆地拿出首饰盒来看,又见妈妈也气不平的去拿她的首饰盒,她立马就凑近爸爸身边问道:

  “爸比啊,你是不是只给小珠宝买首饰,没给妈妈她买啊?妈妈火气都要冒头顶了哈!”

  你老居然看不出来?有猫腻!

  濮阳渠余光瞧了眼爱妻,也跟爱女咬耳朵:“小珠宝,你别只想着爸爸哄你妈妈,你妈妈好过份,那狗屁PS国的总统给你妈妈带了整整一箱的首饰,你妈笑纳了!”

  所以,你老是因为在吃醋,所以才故意买首饰送给她,然后好气她妈妈?!

  濮阳珠瞬间小脸都黑!

  她是无辜的。

  但是当她看到她妈妈送过来的一套精致钻石首饰时,又默默的加了句:她是有幸的。

  果然,还是妈妈的眼光好!爸爸挑首饰一直都是直男癌。

  “小珠宝,是不是妈妈挑地,更好看?”栾宜玥乐地哄着大姑娘,瞧着她眼睛都亮了,她就特别有成就感!

  濮阳渠这会儿不说话了,虽然他确实是因为爱妻收了PS国总统送过来的‘小礼品’而生气,但因为濮阳源那边的家事,他就算有气也立不住脚,这会得到爱女提醒,他也不敢作。

  只能沉默的看着最爱的两个小女人环抱在一起,细细地交谈着对手中首饰的挑剔部位。

  他这么努力拼搏,可不就是想要让他的妻女,能享受这样的荣耀和快乐嘛!

  之前还有些生气大姑娘居然早恋的,现在再看到两母女高兴的样子,他就气不起来了。

  不过,让他明面上支持大姑娘早恋?没门!

  男人的恶劣性子,他可是比任务人都明了,这么容易得到的感情,男人只会得到后不久就舍弃!

  现在再来回想着宝贝闺女的行为,显然对那金时叙真的有好感啊,这可是棘手了,他又不想伤了小珠宝的心,只能暗中好好考验和观察了。

  就连团团都能想明白的事情,濮阳渠更看地明白,甚至比任何人都明白,因为他和爱妻更知道,他们现在安定的生活环境就如同指中沙,说变就变了!

  虽然跟天道对换了,但是天道也说了:天意难为!

  那是无法预知的未来,此时得知闺女早恋,事实上濮阳渠之前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凭他的能力,想要保护闺女不受感情伤害,并不难事,便是对方对他宝贝闺女不是真心的,只要他活着,他便是龙也只能伏在他闺女脚边!

  何况,他还相信自己闺女的眼光,哪可能这么差,连是不是真情都分辨不出来——

  濮阳珠见爸爸从妈妈拿出首饰盒后,就盯着妈妈看,眼睛都看直了,她小声的跟妈妈劝说:“妈妈,爸爸他是真的很宠你、很爱你,你不要让爸爸伤心啊!”

  其实她就是说给这对夫妻听,这都老夫老妻了,还要让她来当和事佬,嘤嘤,真不怪她情商高啊,被逼的!

  “嗯,妈妈还能不知道?!说到感情,小珠宝,你真的能肯定,你是喜欢金时叙?”栾宜玥跟自家爱吃醋的丈夫,那感情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她现在比较担心闺女的感情问题。

  她是真的意外。

  她以为凭着她家宝贝闺女这么高深的情商,想要真心喜欢一个男生,不是件容易成功的事情,未想到,她连高中都没毕业,居然就已经定了未来的伴侣!

  瞧着小珠宝这么郑重的提起金时叙,她当然不会以为,小珠宝只是在过家家!

  到了他们这样的家庭,不是有了跟对方谋未来的心思,绝对不会对自家亲人介绍情人的存在。

  “喜欢啊~他很好!”濮阳珠想起男朋友,脸微红地甜蜜回道。她是真的很喜欢金时叙,一开始也许懵懂,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她每一天都在加深对他的依赖感。

  栾宜玥和濮阳渠对视一眼——

  濮阳珠侧目看到她爸爸在妈妈的瞪视下,乖巧地先退出了房间后,她有些无语地暗忖:

  她妈妈还是这么可爱,她又不傻,她爸爸离不离开,反正她跟妈妈的交谈,爸爸肯定能听到,这又何必自欺欺人哩!

  “好啦,咱们母女说些私房话,你放心,你爸出了这道门,听不到咱们母女的交谈的!”他们夫妻的卧室是特制的,除非丈夫将精神力浸透进来,否则听不到她们母女间的对话。

  濮阳珠将信将疑,反正她也没有什么话想要瞒着父母的,倒也不怎么排斥妈妈的行径。

  “妈妈,你想跟我说什么?”

  “小珠宝不再考虑一下,将感情的事情再缓缓?”栾宜玥也没有迂回,直接就将自己的心思表露在大姑娘面前。

  “唔…妈妈不喜欢时叙哥哥吗?”濮阳珠一听,就觉得妈妈话里对金时叙象是有不满意,她微怔地反问。

  “妈妈不是嫌弃他的为人或者是家世,而是觉得他身体状况有异,不适合我的宝贝闺女。”

  “啊、妈妈,时叙哥哥身体哪里不舒服?”濮阳珠震惊了,紧张地握住妈妈的手腕急急追问。

  金时叙他身体颀长、身手比她还好,有什么问题不成?

  她从来没有察觉到时叙哥哥身体有何不对劲,他平日的表现除了超级肚大能吃外,并没有特殊癖好啊!

  莫非,就是因为他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