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骄战纪 > 第2695章 又见云幕遮

  周知之的晋级,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可当人们想到早在考核第一天就有大把机会晋级的林寻后,心中的激动就少了许多。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续有绝巅帝祖晋级过关,其中不乏一些耀眼无比的旷世人物。

  但相交于此,被淘汰出局的绝巅帝祖则要更多。

  因为每当有一位绝巅帝祖过关,就意味着有三位绝巅帝祖被淘汰掉。

  这一切,让得场中的气氛也是变得愈发紧张了。

  有人欣喜若狂,也有人唉声叹气,几家欢喜几家愁。

  这等情况下,纵然是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古董,内心都无法淡定。

  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进入元教祖庭,是何等可遇不可求的一桩机缘,正因为太珍贵,故而才会那般在意。

  在第一轮考核的第十天。

  林寻又遇到了一群绝巅帝祖。

  足有十余人,称得上是声势浩大,阵容惊人。

  这一刻,东皇四族的不朽人物皆紧张起来,眼神凝视过去,神色间隐隐有些阴霾。

  因为那一群和林寻相逢的绝巅帝祖,大多是来自他们东皇四族!

  只有寥寥几个,是来自其他不朽帝族。

  “这一战,纵然是能将此子淘汰,恐怕也得付出一些代价不可。”

  南氏的一位老祖脸色阴沉。

  何止是一些代价,应该是严重的代价才对!

  在场众人在这十天里,早已将林寻的表现尽收眼底,自始至终,都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反倒是被林寻碰到的那些对手,则遭了秧。

  无冤无仇的还好,无非是被搜光身上的宝物,而后被林寻放掉。

  而那些来自敌对势力的绝巅帝祖,则一一被林寻不客气地镇压起来,虽没有直接将其淘汰,也沦为了猎物,被塞进了无渊剑鼎。

  这等情况下,东皇四族那些绝巅帝祖的阵容虽强大,可想要将林寻淘汰,或许有希望,可注定将付出不小的代价!

  “早该在前些年的时候,就将这孽障杀了!”

  顾氏一位老祖愤然道,他们宗族的顾流海是第一个被林寻以及其羞辱的方式镇压,令他心中也憋闷之极。

  “现在说这些,无济于事,我只希望,若真的开战时,那些族人能够察觉到局势的严峻,再决定是战是走。”

  郦氏一位老祖长叹。

  纵然他们心中都恨不得杀死林寻,可也不得不承认,在这第一轮考核中,林寻绝对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大敌!

  与此同时——

  万绝战境内,一片苍茫起伏的山脉中。

  林寻负手立在一座山峰之巅,看着远处突然掠出的十多个绝巅帝祖,眸子也不禁微微一眯。

  而当认出对方的身份后,他神色间不禁泛起一丝异样。

  东皇四族的强者!

  人群中,有着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人一袭玉袍,龙章凤姿,玉树临风,有超然绝世之仪态,风采照人。

  赫然是云幕遮!

  当看到此人,林寻内心也是涌起不可抑制的杀机。

  当年在第九不朽天关,此人曾委托城主白剑辰,欲将他除掉,可惜,白剑辰并未这么做,反倒是善意提醒林寻,要小心行事。

  这件事,林寻可不会忘了。

  以前,林寻还有些疑惑,自己和对方无冤无仇,对方为何要这么做。

  后来他才明白,因为云幕遮是云氏族人。

  而云氏,就是东皇四族之一。

  “林寻?”

  远处,当看到孤零零一个人的林寻时,云幕遮也是一怔,旋即眸子深处涌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寒芒。

  早在这次考核之前,他心中就已产生必须除掉林寻的念头。

  一是因为他来自云氏。

  二则和独孤悠然不无关系。

  可以说,原本就仇视林寻的云幕遮,在意识到独孤悠然对林寻的态度不同之后,促使他内心对林寻的杀机愈发坚定了。

  “竟真的是这余孽,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嘛!”

  与此同时,那东皇四族的绝巅帝祖们也都认出了林寻,一个个如发现了心仪已久的猎物,露出喜色。

  “这就叫冥冥中自有天注定,活该这方寸余孽被我等淘汰!”

  有人悠悠开口。

  “你们看,这家伙居然不逃,莫非是吓傻了?”

  有人嬉笑。

  “不,他是自知无路可退,故作镇定而已。”

  有人冷静分析,踌躇满志,“诸位,这余孽近在眼前,无须废话,速速出手,将其解决便可。”

  拢共十四位绝巅帝祖,一起结伴而行,这让他们有着十足的底气去视林寻如将死之人。

  林寻静静听着,没有说话。

  这十天里,他所欲到的对手,大多都如此,就仿佛独自一人的自己,可以任凭他们宰割。

  可结果……

  他还活得好好的,而那些对手,要么身上的宝物被洗劫一空,要么被直接镇压塞进了无渊剑鼎。

  而此时,纵然对手的数目有些出乎意料的多,但还不至于让林寻畏惧而逃。

  “诸位请帮我掠阵,我想和此人单独一战!”

  却见云幕遮淡然出声,声震山河。

  从其身上,更是弥散出一股有我无敌般的盖世风采。

  “糊涂!”

  外界,云氏的老祖脸都绿了,焦躁起来,虽听不到云幕遮的说话声,可从其口型都能分辨出他在说什么。

  这让他焉能不急眼?

  那林寻怎可能是一对一可以解决的?

  在场众人神色都很古怪,这十天里类似的情景也发生过,但还从没有一个绝巅帝祖敢像云幕遮这样,去单独挑战林寻的。

  一时间,不少人的目光都变得怜悯起来。

  第七天域十大绝巅帝祖之一,被云氏一族寄予厚望的云幕遮,这次恐怕也要栽个大跟头了……

  “莫着急,幕遮若是出现不利,其他人自不会袖手旁观。”南氏、郦氏、顾氏的老祖都纷纷开口安慰。

  而在此时,听到云幕遮的邀战,林寻也笑了,依旧没说话,只是心中如何想的,就不足为外人道也。

  看见林寻的笑容,东皇四族那些绝巅帝祖都很意外。

  “哈,你看这家伙笑了,难道他以为一对一的情况下,就可以逃过这一劫了?”

  有人大笑,毫不掩饰嘲讽。

  “幕遮兄,不如将此子交给我来料理,我保证让他待会哭出来!”

  有人眼神凌厉。

  “还是让我来出战吧,这等绝佳的机会,我可不想错失,诸位行行好,成全一下我,可好?”

  有人笑嘻嘻说道。

  他们竟是争抢着要跟林寻一对一战斗。

  看到这一幕,外界观战的人们神色愈发古怪了,不少人都强忍着笑,唯恐笑出来惹怒了东皇四族的人。

  而此时,东皇四族的人的确已快要抓狂,见过犯蠢的,没见过成群犯蠢的!最可气的是,这些犯蠢的家伙还都是他们最引以为傲的族人……

  不少老古董都有咳血的冲动,整个人都不好了,若有可能,他们都恨不得冲进去,将那些绝巅帝祖暴打一顿。

  简直也太有眼无珠了!

  其实,也不能怪云幕遮他们,他们身在万绝战境,消息闭塞,哪可能知道林寻在这十天中的所作所为?

  更何况,他们还是十多人的阵容,在他们眼中,独自一人的林寻,真的不必要太在意了!

  “诸位,给我个面子,就当我欠你们一个人情。”

  云幕遮皱眉,阻止其他人争抢。

  见此,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轰!

  云幕遮身影踏空,凌然如仙,一头长发在风中飘扬,说不出的潇洒和从容。

  在任何修道者眼中,云幕遮绝对是一个惊艳无比的存在,足以在帝路之上引领风骚。

  可此时,当看到他毅然去和林寻单独对决,人们内心都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就仿佛看到一只小白兔,傻乎乎地叫嚣着要去挑战一头老虎。

  “林寻,以前在第九不朽天关时,我没有将你放在眼中,是我麻痹大意了,但现在,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云幕遮掸了掸衣襟,淡然开口,“这一次,我会用实力告诉你,什么叫惨败,什么叫天外有天。”

  一番话,引得几个女性绝巅帝祖美眸泛起异彩,心折于云幕遮展现出的旷世风采。

  而在外界,云氏那些族人都有些不忍目睹了,都这时候了,还高谈阔论个什么?

  还讲什么风度和仪态!?

  “一对一,很公平。”

  林寻神色自始至终波澜不惊,道,“那就别废话,来战。”

  “以后悠然若怪我,我也不会后悔这么做的。”

  云幕遮长声一叹,眼神泛起一丝怅然,旋即就被冷冽淡漠的杀意所取代。

  锵!

  一口雪白的道剑掠出,剑吟响彻云霄。

  云幕遮手执道剑,衣袂飘曳,整个人的气势骤然变得凌厉无匹,附近虚空都被可怖的锋芒之气切碎,产生密集的爆鸣之音。

  “我不会小觑你,这一战,我会以至强剑道,让你永生永世忘不掉战败的阴影。”

  淡然沉静的声音中,云幕遮出手了。

  唰!

  一剑掠出,天地暗淡,只剩下一道雪白的剑气长虹,铺满乾坤!

  这是无比惊艳的一剑,融尽云幕遮这样一位绝巅帝祖的一身所学,精气神趋于圆满地步。

  那等浩瀚剑威,让附近不少绝巅帝祖都忍不住赞叹出声。

  ——

  PS:外界群众的表现,像不像看书的你们……

  嗯,今晚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