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计算误差

  天闲需要一点时间整理一下思路,让瑶瑶她们三个留下来照顾昏迷的人,自己离开了寒古塔。

  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堕神找上门来,天闲心中确定一件事:强大的力量防御是可以隔绝堕神感应的,起码只是说说名字这种程度上,还是可以避免被他们找到的。

  在寒古塔顶层的观察台上想了一阵,天闲再次简单易容,向城市角落走去。

  这一次,天闲终于掌握了就连白都不了解的情报,这一点让天闲的心情有些复杂。

  白的小院里气氛有些古怪,四个人都在,白、灵官、希波、巴尔克。

  天闲倒是微微一愣,这种情况倒是十分少见,通常来说白天的时候希波和灵官不怎么出来,都是在他们的宫殿中呆着,只有晚上会出来乘凉,而巴尔克在白天基本都在街上转悠,白则是白天睡大觉,晚上喝酒继续睡大觉。

  四个人都清醒着围坐在桌边,头上是大大的太阳,尽管这院子里也有高大的母王藤来遮凉,但这情景怎么看怎么奇怪。

  天闲来到桌边,这才发现四个人在对着桌上的一样东西出神,拿眼仔细一瞧,天闲顿时翻了翻眼睛。

  那居然是自己拿回来的那份古代大陆的地图!自己明明是放在了城镇大厅的房间里,还以为城镇大厅被炸上天后已经毁了,结果却在这里。

  “是我捡到的!”巴尔克主动说。

  捡到的……怎么就没捡到点别的东西,偏偏捡到了这个,而且既然有机会去捡东西,城镇大厅爆炸之后怎么不来帮忙?

  天闲不客气的挤过去,将巴尔克挤到了一边,“本来我也打算把这个带过来给你们看看的,现在倒是方便了,怎么,这地图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从哪得来的?”白问道。

  “是血宗给我的。”

  白呢喃了一句什么,没有再说话。

  “这是古代大陆的地图,圣灵殿曾经拥有过,但是后来在和圣灵殿的交锋中被夺走了。”灵官说。

  天闲顿时双手按住地图,“我可不管这是不是圣灵殿曾经拥有的,这是我从血宗那里好不容易弄来的,现在是我的!”

  希波不客气的打开天闲的手:“又没说让你归还,你紧张什么?”

  “那你们现在又是在干什么?”天闲纳闷的看着这四个老怪物,“这地图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按照一些零星的资料来看,这地图还是很准确的。”灵官点头,肯定了地图的真实性。

  “然后呢?”天闲不解的问。

  “我没想到,血盟居然还会有这种东西,这是一个失误。”白缓缓的说。

  天闲抬抬眉毛,吐了口气说:“好吧,那么不管怎么样,你们能不能不要大喘气了,这地图到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位置有偏差!”白轻轻的说,目光始终在地图上缓缓移动,就好像要从上面挖出宝贝一样。

  “偏差?”天闲十分惊讶。

  白手指按在地图上,“古代的地图,现在的地图……中心点并不一样,我曾经做过预测,还经过精密的计算,但没有真正的地图,终究是有一些偏差,当上位世界回归,能量的波动高峰未必是我计算的位置。”

  天闲不由瞪了瞪眼,飞快的看了一眼希波他们三个。

  “我们都已经讨论过了。”白直接说道。

  天闲摸摸下巴,“那好像也没什么问题,现在我们知道那个地方是哪里了,这不就可以了?”

  “不,我们不知道。”白摇头,显得有些焦躁,“现在我们不知道那个地方到底在哪里,或许还在火叶城,又或许在很远的地方。”

  天闲耸耸肩膀,现在心中已经不是很关心这件事,因为种种迹象都表明,其实应该去关心的事情还有更多,关于堕神的事情,或许这几位还不知道。

  “总之,事到临头总会知晓的,那个能量高峰不会是突然出现的,随着上位世界的复苏,一定会有许多迹象,所以似乎……”天闲觉得这似乎已经没什么需要讨论的了,“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蠢货!”白毫不客气的骂道,“到时候许多神灵已经可以在大陆上活动,如果不事先准备的话,他们第一时间就会发现那个地方,那样的话也就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

  天闲不以为然。

  说实话天闲现在觉得,在那个特殊的时间内跑到所为的能量回流的巅峰位置,利用极度上位世界的超强力量容量进化成为新神,这个想法实在有些理想化,实现起来的难度简直无法估量。

  这种一厢情愿,完全抛开诸神自身这个因素的办法,实际操作可能性极其低下。

  目前,完全不如在诸神自身上做些文章,随着掌握的情报越来越多,一定能从中找到合适的空隙。

  “嗯……那有了地图,为什么反而找不到那个地方了呢?”天闲耐着性子问。

  “因为是在地下,小子。”希波笑着说。

  “地下?”

  巴尔克用带着金属手套的手指敲了敲地图,咣咣作响,“是的,上位世界的能量回流不只受到大陆上地形面积等等因素的影响,地下……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在大陆之下,在黑色大海深处,上为世界的力量也在不断流动,但是……”

  “古代大陆的许多部分都已经被挤在了地下,所以估算起来有些困难,而且……”

  希波掀开那张大大的地图,天闲见到下面还有许多地图。

  “而且这两千年来,人类大陆的版图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扭曲挤压在一起的大陆还是在不断的变化,这样……”

  天闲看了看那些地图,都是人类大陆的边缘轮廓,虽然看起来都一样,但的确有一些细微的区别,而这些细微的区别如果放大到实际尺寸的话,那可就相差巨大了,这地图上半个韭菜叶的距离,就足够远到超出人类的视野了。

  “那么,总该有一个差不多的区域,当初既然确定了火叶城,自然也是考虑了许多因素的,地下情况也是一样,没错吧?”

  四人都不说话了。

  天闲保持着微笑,望着他们四个,从白到灵官,在到希波,然后是巴尔克。

  没人吭声,白皱着眉,神色格外的严峻。

  好半天,天闲猛的意识到一件事!

  难道说……白之前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件事!!

  天闲不由看着他,眼神……眼神简直有些难以置信。

  白依旧眼神肃然的望着地图,然后说:“我并不是自然学家,对这些……没有什么研究。”

  天闲的眼角狠狠抽动两下,心想这难道是在说……你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正确的计算!之前的说法全部都要推翻了吗!

  “但,那个能量的巅峰点是一定存在的。”白的口气不变,而且这次特别的肯定,“传说,第一个恶魔就是在那样的地方诞生的。”

  天闲本想呼天抢地的说些什么,但这句话让天闲一下愣住,恶魔!?

  “恶魔的诞生并非是毫无理由的,在诸神的时代,恶魔可以说是一个新成员,在非常久远的古代中,是没有恶魔这种东西的。”白喃喃的说,世界的能量不断波动,上位世界和下位世界不断的更迭,当产生巨大的能量巅峰时,就会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

  天闲皱起眉,想了想,还是问道:“这个……消息准确吗?”

  “不,我也只是在一些并不能确定准确的记载中看到过而已,而且那也是诸神时代的人类自己编写的,对于诸神的一切,我们了解的还十分有限。”

  天闲心想这话倒是不假,对于诸神的一切,人类了解的的确太有限了,就算是作为人类之中神灵的代言人,支配者们通常对于神灵的了解都只是一丁点而已。

  “所以我想多了解一些。”天闲有些突然的说。

  白的目光终于从地图上抬了起来,“你……找到去那边世界的方法了?”

  天闲之前在雷霆古城十分高调的干了一票,这件事现在整个大陆人人皆知,这里的四人自然明白天闲是去干什么的。

  “嗯,但受到一些限制,只能我一个人去。”

  天闲有所保留,鉴于白的一贯表现,他实在不能说是一个合格的自己人,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比邪眼要危险的多。

  白并没有什么失望的表现,似乎对于这种情况早有预料。

  “真是可惜,不过这样也好,你亲自去面对那些神灵,如果你能活着回来,一定能更好的了解我的计划。”

  “要是我回不来呢?”

  “我会用剩下的生命,去寻找另外一个合适的人做这件事。”白的话没有丝毫感情,“当然,许多岁月过去,你是最合适的一个。”

  “因为我是那个世界来的?”

  “是的,因为你是那个世界来的,我相信你有别人不会拥有的力量,这种力量最终能够让我们不再为了那些神灵而惶惶不安。”

  天闲不由腹诽,那个世界来的人,可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东西,至于比自己先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宅男,他为什么忽然间就拥有了可以匹敌神灵的力量,到现在也不清楚。

  现在天闲只知道那个家伙带着一大堆出门游玩的东西撞进这个世界,然后好好的玩了个够,最后留下了自己的装备离开了。

  简直就好像从小白开始修仙,最后得道飞升,还留下了自己的宝贝,天闲觉得自己是不是掉进了某个小说之中,但是悲惨的成为了被误认为是主角的路人。

  那个该死的混蛋,走之前也不说留下一些线索给后来人……

  肚子里嘀咕,天闲脸上倒还算平静,“不管是不是那个世界的人,我都会为了我能好好的活着而努力的,不过……我要是去了门的那一边,面对神灵需要做些什么呢?”

  四个人注视着天闲,最后是希波开口说话,“活下来,活下来就足够了。”

  灵官补充:“另一边的世界或者很大,或者很小,但无论如何,你出现的地方都是神灵回归的入口,是被重点保护的地方,毫无疑问你是入侵者,所以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活下来。”

  “就算是死了,也要想办法回来。”巴尔克拍拍天闲的肩膀,“你看,就算是死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许多事情还是很方便的,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不会饿,也不会想女人。”

  天闲把骑士的手推开,“我会回来的,尽量活着,你说的……还是等我死了之后再去考虑吧。”

  “也好,反正死了之后可以思考的时候很充裕,我还可以给你介绍一些亡者的生存经验。”

  天闲咧咧嘴,说实话巴尔克在城里乱晃绝对是一个十分古怪的事情,活生生的亡灵乐滋滋的享受着生活,这该怎么说呢……

  关于去门另一边的事,天闲又问了些事情,这四个老怪物虽然说的话稀奇古怪,但总算有用。

  同时,天闲也渐渐的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四个人都不知道堕神的事。

  在言语中,天闲刻意向堕神的方向引导,但四人毫无察觉,根本没有谈论起堕神的意思,甚至于类似的,会掠食神灵,强大无比而极度危险的敌人这样的猜测都没有。

  他们对堕神一无所知。

  天闲很无奈的确定了这个事实。

  这让天闲再一次了解到了古代诸神世界的巨大和广阔,以及神灵们的伟大力量是人类如何的高不可攀。

  现在的白,毫无疑问是人类大陆上最顶尖的实战派,古代的支配者,手握货真价实的神力,千年岁月沉淀的经验,以及狠辣的手段和冷酷绝伦的心。

  但是这样的人物,在诸神时代也不过是构成那个巨大世界底层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

  关于古代上层世界中的诸神们,关于诸神大战的起因和重重经过内情,作为掌管微末人类的支配者,白知道的非常有限。

  在白之上,在那个神灵横行的古代世界,还存在着无数更加强大,更加无法理解的存在……

  而天闲,正要去面对其中的一位,或者是更加凶残的许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