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妖孽 > 第七章寒水池

  留仙村,一阵阵药香袭来,还伴随着呼噜~呼噜~的响声,这样大的动静,留仙村的人都知道,这是蛮牛大叔开启了老丹炉。

  听见这动静,妖姬大婶跟孙老虎匆匆来到蛮牛大叔的屋子,老牛还是一身白色的围裙,光秃秃的脑壳上挂满了汗珠。

  “什么情况”妖姬大婶皱着眉头问道,显然不明白,蛮牛为何将自己老丹炉拿了出来,要知道,这数十年村子里面都没有什么大事,这些孩子们消耗的丹药,都赶不上老牛手指缝里漏掉的多,所以对老牛重启老丹炉很是好奇。

  孙老虎此时也赶了进来,虽然脸上依然红光满面,但是丝毫没有醉态,嗓门很大:“老牛头,干啥呢,还让不让人睡觉,这么大动静”

  不过当看到床上的王庆跟王勇两个孩子,眼神也开始跟着收拢起来,妖姬大婶先看出了问题,那王庆跟王勇两个孩子,此时已经被拔的赤条条,全身都被蓝色的糊状药覆盖了。

  “怎么会事,不就是断了两根肋骨么,你老牛喂上丹药,修养几个时辰不就没事了?”妖姬大婶疑惑的问道,就连孙老虎也面带询问的神色,这情形,显然不是断了肋骨那么简单。

  老牛用围裙擦了擦手,又将手泡在一边的水池里面好久一会,妖姬大婶焦急的说道:“你倒是说话阿,办什么事情都这么不温不火的,急死个人”

  老牛嘿嘿一笑,也不争辩,擦了擦手,走到王庆跟王勇跟前,用手指小心的将王勇的胳膊上的蓝色药膏打开,一道拇指大小的红印出现在王勇的胳膊上。弄开王庆胳膊上的蓝泥,同样的的红色印记也出现在他的胳膊上。

  “这是,这是魅血”看到这红色的印记,孙老虎脸上的醉态消失不见了,显然这魅血的出现超出了他的想象。

  “什么?”妖姬吸了一口凉气,走进两步仔细查看王庆跟王勇身上的印记,这魅血,可是曾经震惊妖界的奇毒,据说是采集妖界三种剧毒虫类的血液炼制而成,只需一丝便可让人中毒,起初会在你的胳膊上形成不大的一块印记,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上印记会越来越大,等到巴掌大小的时候便谁也救不了。

  如果放在数百年前,这样的毒物就是老牛也解不了,甚至发现都不容易,毕竟这种毒从你中毒到死,不会有丝毫的迹象。

  如果不是王庆跟王勇两个小家伙受了伤,老牛不放心给他俩做全面的检查,恐怕这两个孩子没有几天性命便不保了。

  孙老虎满脸怒气的骂道:“哪个山头的这么狠,你们等着我出去一趟,几百年不出村,这帮小崽子越来越狠了”

  老牛一把扯住孙老虎说道:“别急,别着急,这事啊,我们还真不好插手,人家是奔着寒水池来的”

  “寒水池?妖姬大婶皱着眉头,数百年过去了,还有人对寒水池不死心?”妖姬大婶疑惑的反问道。

  不怪妖姬大婶有这么一问,这寒水池刚出现的时候,他们几人也来到这青山地界,不过几千年,当时的动静可不小,一道寒柱冲天而起,天空中的灵气被冻成冰柱,直冲天际,这冰柱虽然仅仅存了几秒钟,便化作无数的冰凌四散而去,可是这动静让仙妖两届一片哗然。

  于是天地秘宝之说便传了出来,更有传言那寒水池其实是一处仙人府邸,毕竟出现的位置就很蹊跷,仙妖分解处,有何等宝贝都不稀奇。一时间仙界也坐不住了,陨落仙人的府邸必须收回。

  再加上虽说这寒水池在是在妖界,可是这里距离仙界,也不过百十里地路程,对于修仙者这样的路程跟没有没什么区别,这中地带本身就是极度混乱的地界。

  一时间仙妖两届的厮杀冲突便要再起,为了避免冲突升级,仙界的大能用另外一出密境换取了这寒水池的探索权,那地方便是望妖山,望妖山在仙界传说确实妖族大能的府邸,其实也属于半开放期间,两方大能一直没有公开合法化罢了。

  尽管表面上和平,如此并不代表着,相安无事,这寒水池深处的争斗相当惨烈,虽然没有什么珍惜的宝物出现,但死去的修行者根本无法估算,这样反复不到两百年,寒水池回归了平静。

  因为不论是仙还是妖,他们都没有发现寒水池有什么特别,除了池水寒冷异常,灵气充足一些,没有丝毫的异常之处,不要说仙丹灵药,就是好点的天才地宝都没有,而无骨鱼,对那些探索者来将,根本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后来这地方便被大能用无上神通封锁,除了没有激发妖血的小妖可以靠近着寒水池,其他修士根本无法碰到这池水丝毫,而无望山也将一个偏僻的山头规划出来归妖族探索,双方才相安无事。

  至于蛮牛跟妖姬,这样的修妖者自然进不了那寒水池,妖姬大婶叹了口气,那奔着寒水池来的他们还真插不上手。当然这气他们可咽不下。

  “小拿,那个小混蛋呢”没有激活妖血的这青山地界,还真没有什么人是王小拿的对手,所以这事还得靠王小拿出手。

  老牛摆摆手说道:“已经去了,王庆王勇被打成这样,他那里还坐的住,不过这次对手应该没那么简单”

  妖姬大婶白了一眼蛮牛说道:“当然不简单,这魅血的毒可是那寻常的修行者能用的起的”

  孙老虎却哈哈大笑,转身就走:“魅血而已,小拿要是连这都对付不了,还真白跟老牛学了这十几年,我回去喝酒了,没什么事情别喊我”

  妖姬大婶回头就笑了,也是自己担心过度了,魅血这毒虽然麻烦,但是对王小拿来说还真算不得什么,估计这些年,为了准确的判断每种毒毒性,在老牛这品毒不知道品了多少,估计全算出来,没有一缸也得有五桶了,察觉不出魅血之毒死了也活该。

  距离这青山地界,数万公里的地方,这里仙云笼罩,一排排仙鹤穿过云层,弦音袅袅,白云深处便是玄灵道宗的道场。这玄灵道宗是距离青山地界最近,最大的修仙门派,当然,这也仅仅是玄灵正宗的分道场,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全是穿着青色道袍的玄灵道宗门人,分道场便有如此庞大的数量,可以看出来修仙派的兴旺,即便经历了数万年前的仙妖之战,修仙派仍然可以在不可思议的速度下恢复元气。

  然张欲生在玄灵道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下,显的格外的微不足道,可是对于这些新收来的凡灵,张欲生却是高山一样的存在,要说这张欲生也曾是天之骄子,自幼便天赋极高,而且机缘不错。

  他的师傅曾是这玄灵道宗的长老,地位颇高,可惜自从那场争宝大战过后,他的师傅便受了极重的伤,不久便人死道消。随之而来的麻烦也接踵而至,自己的分配的资源一扣再扣,多番打听后才知道,是道场中师傅的敌对势力所为,当然既然是同门,性命不用担心,但是没有修炼资源,这样的结果,不比自己失去性命,好到那去,不能修行,死不过是一早一晚的事情。

  后来,这张欲生贿赂了,道场中原本跟师傅不错的二长老,才被安排到了这里,负责凡灵的收录工作。

  人在这,虽然没有了克扣的资源,可是这里原本资源便不高,这让原本站在高处的张欲生如何甘心。

  张欲生恼怒的一把将桌上的香炉推翻在地,这么多年的隐忍,终于不用再等下去,那赵乾是他这些年最中意的凡灵之一,早在几年前张欲生便将赵乾偷偷收为弟子。

  只是没想到,这赵乾的天赋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他以极快的速度领悟了三条道,眼看就要铸就了道基,这也是张欲生不能等下去的理由,因为只有筑基以下的修仙者被封印了修为,那妖族大能的神通才不会被感应到。

  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何须隐忍,可惜了自己的天才弟子,不能留,如果不是被自己选中,那赵乾一入宗门便能成为最优秀的内门弟子,前途不可想象,可惜自己不能留下他,他必须死,只有这样秘密才能保存下来,徒儿啊为师喂下你毒药,解药么?为师真没打算给你,不要怪为师心狠手辣,这世间只有修道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他都是虚幻罢了。

  张欲生走出自己宫殿,宫殿下方上万凡灵伏地而拜,生杀择凡的权限看似风光,可是在张欲生看来这样的权利狗屎都不如。

  不过这里不错,这里离那该死的寒水池最近,按照约定,自己那天才的徒弟此刻应该已经到了,只要顺利的进入那寒水池,就能找到师傅留下的宝物。

  只要得到它,我便能得到更多的资源,不不,不是更多的资源,是整个玄灵道宗,不错整个玄灵道宗都会是我的。

  王小拿落入寒水池的瞬间,刺骨的寒意瞬间将王小拿笼罩,身体上的痛苦让他的动作缓慢了数倍,借着往下冲的惯性王小拿窜到了赵乾的下方。

  赵乾见状拿着绳子便跟了下去,他要用困妖绳将王小完全束缚住,来个一劳永逸,可惜王小拿似乎知道他的打算,一下水人便跟他拉开了距离,另一只手在一点一点的在收拢困妖绳。

  显然王小拿,不是没见过市面的土包子,这家伙对困妖绳的使用,恐怕比自己还要熟悉。也难怪赵乾有这样惊讶,他一路上从玄灵道宗辗转来到这,一路上碰到的修妖者,一颗修行的丹药都视若珍宝,困妖绳更是知道的甚少。

  赵乾并不知道,同级别的修妖者之间是何等的残酷,这边缘地带的修妖者没有宗门的呵护,想要保住自己身上的宝物是何其的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