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妖孽 > 第八章求生的变故

  王小拿的动作很利索,不一会手里的困妖绳已经收起了一大节,周围的池水还是有些浑浊,据说这是因为池水混有灵力的缘故。不过看清四五米开外的东西,还是轻而易举的,赵乾自然也将王小拿的举动看的真切,这低级的困妖绳,根本不需要仙力或者妖力驱使,自己能用得那王小拿自然也用得,自己为了一击而中,放出去的绳子太长了,现在麻烦来了。

  赵乾顾不得那么多,也开始拼命的收缩绳子,可是他突然发现,那王小拿在水里的速度,竟然比自己要快的多,这怎么可能,赵乾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要知道自己的嘴里可是有师傅专门炼制的丹药辅助,不然怎么可能在这水里呆如此长的时间,还能抵抗大部分阻力,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难道有什么密宝不成。

  赵乾那里知道,这寒水池,王小拿两岁边开始研究怎样抓鱼,三岁便开始下水,这青山地界进入寒水池次数最多的,要说抓无骨鱼的手段,这一片可是出了名的,要不然王庆跟王勇那么狗腿。

  这池水的带来的压力,王小拿早就适应过来,动作虽然有些迟缓,但是影响并不大,这样一来,那赵乾更加被动了,眼看王小拿收集的困妖绳越来越长,赵乾一咬牙整个人纵身窜了过去,双手死死的锁住王小拿,一咬牙带着王小拿向湖底深处沉了过去。

  这赵乾现在可真是搏命了,凭着自己嘴里的宝物,要将王小拿活活耗死,凡灵毕竟是凡灵哪怕你再大的本事,没有周围灵气的供养也是死路一条。

  可惜赵乾小看了王小拿的力气,王小拿一个后仰,脑袋重重的击打在赵乾的鼻梁上,赵乾吃痛松手,接着赵乾咬咬牙,将这困妖绳的另外一头,捆在自己的手腕上,这样以来这困妖绳没了头绪,便再也无法起到作用。

  王小拿见状,心里哈哈一笑,冲着赵乾冲了过去,想去湖底小爷陪你,一把白色的丹药,被王小拿塞到了嘴里,有这些自己炼制的聚灵丹,在这寒池憋死是不可能,顶多冻死,跟我来这套。

  见王小拿扑向自己,赵乾一个膝顶,恰好顶到王小拿的腹部,这一击不清王小拿极痛,在水里必须强忍着,转了下头,缓解下疼痛,一拳又砸了出去,这一拳恰好砸在赵乾的嘴上,这一拳力量极大,赵乾嘴角渗出血迹,人也向池子深处翻滚下去,捆在两人手上的困妖绳拉扯着,又将王小拿也被扯入了黑漆漆的湖底深处。

  赵乾晃动了下脑袋,脸上随即流露出惊慌的表情,他发现自己嘴里的灵药在遇到自己嘴里的鲜血后急速的消散开来。

  “这灵丹,可以保你在水池下面潜伏五个时辰,不过你发现东西后,最好浮出水面,只要跟外部的灵气接触,这灵丹便可恢复到初始状态,这样往返可以五次,你便有25个时辰,整整一天的时间搜寻,不过切忌一定不要沾染鲜血,否则的话,这灵丹便会化作灵气融到你的身体内,也就失去了它原本的作用”

  赵乾这才想起他师傅的话,再也无法淡定,双腿一蹬,便向寒池的上面游去,甚至从王小拿身边划过都不理会丝毫。

  王小拿心中乐了,这就怂了,兄弟别着急走啊,再跟哥亲近亲近,这时候不下狠手,都对不起哥这十几年,在留仙村的教育,对不住了兄弟哈。

  一抬手,王小拿便抓住了赵乾的脚腕,赵乾慌了,脸上挂出了求饶的表情,然后就继续向水面游去。

  求饶好使?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我王小拿是那种不会落井下石的傻叉?答案当然也是否定的。

  王小拿猛地将赵乾扯到跟前,一拳击打在赵乾的腹部,这一拳极重,可赵乾愣是咬着嘴唇,没有将自己嘴里仅剩下的灵气释放出来。

  王小拿嘿嘿一笑,王八蛋挺能忍得,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又是一拳捶在了赵乾的头上。

  赵乾这下彻底的懵圈,不过人的潜力确实让人惊叹无比,懵圈过后的赵乾,如同发疯的的野兽,将自己手里仅存的困妖绳,向王小拿的脖子上缠绕过去,显然他要将这困妖绳当成普通的绳子用。

  可是王小拿怎么会让他如意,反手将手里的绳子套在了赵乾的脖子上,猛地一拉,哪寒彻刺骨的池水疯狂向赵乾的嘴里灌去。

  王小拿这次真动了杀心,这赵乾心狠手辣,王庆王勇差点死在他的手里,单凭这一点这家伙就该死,死了仍在这池底,估计也没人晓得。至于这家伙的城府跟手段,王小拿反而没有往心里去,怕字,王小拿字典里面没有,在小爷面前耍手段,小爷就教教你死字是怎么写的。

  想到这里王小拿的手,急速的收紧,这个时候赵乾真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单单是这寒彻入骨的池水,赵乾便觉得自己的肺腑已经冻伤了。

  王小拿的手勒紧的瞬间,赵乾觉得自己要死了,可是他不能死,他不能死,他还没拿到宝物,他是天才,他怎么能死在这种连妖血都没有激活的小妖手里。

  赵乾的手腕一番,一道玉盘出现在赵乾的手中,这玉盘也是藏在赵乾的储物袋中,这也是,他那师傅交给自己关键宝物,幸好这次他们现在的位置,距离自己寻找到阵眼不远,能不能激活法阵,全看运气了。

  原来那张欲生的师傅,当年探访这寒池的时候,发现了这寒池的秘密,这寒池的底部在哪厚重的淤泥下面,竟然有灵石雕刻的法阵,而且张欲生的师傅,惊讶地发现,这个法阵竟然庞大的覆盖了整个寒池并且与整个青山的地脉相连,不仅仅是相连,那么简单,这法阵竟然是彻底的融入了整个青山的地脉。

  要知道张欲生的师傅,本身就是阵法的大师,可这种布阵的手段他是闻所未闻,听都没有听过,可以说巧夺天工,整个仙界精通这法阵的人,根本不存在,至少现在不存在,不然仙界的法阵祥解上,不可能连一丝一毫的纪录都没有。

  张欲生师傅终于知道,自己定然是发现了巨大的宝藏,欣喜之下,开始了整个法阵的推算,幸好他在阵法的上的造诣深厚,片刻后他发现这庞大的法阵竟然是传送法阵,当然不仅仅是传送那么简单,这法阵还借助青山地脉的力量,在这寒池形成了浓郁的灵气,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法阵越来越不稳定,直到阵眼脱落,天地异像产生,才吸引了如此多的仙妖前来探寻,找到阵眼便可启动大阵传送。

  还别说张欲生师傅,还真找到了找到了,本想迅速离开,等事情平复后再来寻宝,没想到被人注意到了手里的阵眼。厮杀自然再所难免,幸运的是那人也想独吞宝物,没有大声声张,再加上在这寒池底厮杀本来便不稀奇。

  这张欲生的师傅虽然是振法大师,不擅长搏杀,但是保命的宝物奇多,侥幸将那抢夺阵眼的人杀死,自己也随后逃离了寒池。虽然逃离,可惜受伤太重,最终没能挺过,还是死在了玄灵道宗,临死的时候将手里的阵眼交给了自己最得意的徒弟张欲生,并嘱咐自己的徒弟实力提升后再一探究竟。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因为寒池没有宝物出现,反而成了仙妖的战场,为了防止波及到,仙妖两界凡灵的输送,最后仙妖大能又达成共识,将这寒池封存,仙界不再探查。

  不过说来仙界是吃了大亏,本以为天地异像,会有宝物争夺,没想到宝物没有发现,还损失了无望山的一座灵气充足的山头,这亏吃的有点无可奈何。

  不过相对于仙界,真正倒霉的还是那张欲生,明知是宝库却不能入内,这些年张欲生心中,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煎熬。终于到了今日,可以派自己的徒弟赵乾前去探索,只要赵乾回来寻求解药,张欲生便不害怕他隐藏秘密,以他的手段,对付还没有筑基的赵乾还是手到擒来的,所以张欲生很大方的将手里的阵眼交给了赵乾,而且这些年他并非毫无作为,这样的阵眼他做了好几枚。

  此刻赵乾为了活命也顾不得保密,顾不得王小拿也在水底,按下阵眼中央的灵石,整个青山的地脉都开始颤抖,数万道灵光冲天而起,一股强大的吸力,产生,整个寒池的中央形成了巨大的旋窝。

  王小拿见状心知不好,可惜他想逃也来不及,一来这困妖绳将他跟赵乾牢牢的困在一起,二来这巨大的吸力也不是他能挣脱了,接着强光闪过,整个寒池的水彻底的消失了,不一会,干枯的池底又一点点地开始往外渗水,王小拿跟赵乾的身影彻底的消逝不见了。

  这异像的出现,仅仅几秒钟,寒池边上便多了一位大汉,大汉疑惑的注视着寒池,他便是那布置神通的妖界大能。

  “明明有灵气变动,为何又毫无反映了?难道是我感应错了”壮汉弄不明白原由,索性将留在寒池的神通加强了几分,便再次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