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妖孽 > 第十四章倒霉的王小拿

  白纱主母身形再次出现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寒牢的入口,洁白的玉足踏在这寒玉做的台阶上。

  头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朵白色的茶花,让原本冷艳冰洁的她多了一分清雅,颔首闭目,定了定心态,身上那不容亵渎的气息再次归来。

  这寒牢,她已经,万年不曾来过,那人也不再是这寒牢里被抓的小妖,物事人非,那一份怨恨本以为已经忘记,谁曾想,一把绿刃却勾起了她无尽的恨意。

  一步一步的往寒牢走去,每走一步心都在滴血,脸色一变再变,这种痛苦我为何要承受,封印我数十万年之久,只为你所谓的妖族大业。

  “哗啦~”白纱主母陡然消失在原地。

  王小拿虚脱的蹲在地上,三十三个动作的完成,让他彻底的将身上的不适化解掉,自己肉身又变强了,不吸纳灵气还能增加肉身强度,王小拿终于意识到,这动作的可怕之处。

  王小拿不敢评估,自己现在的肉身强度,但是从第三十个动作往后,自己的肉身的力量开始成几何程度的倍增。再也不敢小看,这上古遗留的功法,原本以为是强身建体的功法,原来这动作真正入门,是在完成三十个动作之后。

  看来憨驴大叔没有骗人,原来王小拿现在做的动作可是颇有来历,据说传承了数十万年,没有一人可以修得。王小拿那里知道,数十万年前,仙妖大战,最终的结局便是以那位妖界大能身死而结束,妖界也借此从被奴役时期,跨入了与仙界和平共处时期。

  至今在妖界还到处都是开天帝君的传说,据说当时这开天帝君以一己之力,对抗仙界十为大能,最后灭杀七位,封印三位,自己也妖体受损,不久陨落,传闻这九十九种动作,便是开天帝君遗留下来的,可惜没有任何的根据。

  再加上这动作修习,格外的不易,灵气凝身为起始,单单这一点,没有激活妖血的小妖,想要做到都万分困难,而且即便你可以沟通灵气,灵气凝身,单千斤之力压身,没有任何妖力的你,如何再能做出相应的动作。

  激活妖血的小妖,倒是可以感悟灵气,也可抵抗这千斤之力,可惜三个动作完成之后,无一例外都会爆体身亡。经过数十万年的论证,这功法已经被各个道场宗门放弃,只有一些底蕴深厚的大宗门还在继续,只不过他们的子弟,也仅仅能习得前两个动作罢了。

  王小拿摸着下巴寻思道:“憨驴大叔,还真没有忽悠人,我还以为又编故事骗我们呢”如果憨驴听到这话,估计又要动手抽人了。不过随后王小拿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双玉足,虽然纱衣的裙摆遮住了脚面,但是那娇小洁白的玉足,让王小拿彻底的愣在了那里。

  接着王小拿哭了,他觉的自己被巨兽攻击了,紧跟着胸骨碎裂的声音,传入自己耳朵,随后,王小拿觉得自己全身被锋利剑刃切割了。尽管这样,王小拿竟然没有昏迷过去,王小拿第一次开是讨厌自己如此坚韧的神经,尽管王小拿已经痛的睁不开眼睛,可是他还是想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袭击自己。可惜他的愿望没有打成,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不,不,这根本不是拳头,因为他准确的感觉到,这每一击,都几乎要了自己的命,终于当自己的后脑勺,被人一脚踢到的时候,自己如愿的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小拿觉得自己是被冻醒的,身上还有淤青,不过断裂的骨头,已经没有事情了,尽管如此,王小拿觉得自己头快要裂开了。揉了揉自己麻木的脖子,王小拿真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哗啦~”

  三幅画像出现在王小拿眼前,当然这不是普通的画作,是很强大的法术形成的波纹镜像。

  “这两个女人谁更美?”清冷的声音从王小拿的耳边传了出来,王小拿愣了,这声音虽然很冷,但是却带着一股令人愉悦的清香,王小拿抬起头,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冷了,这里是整个寒冰玉堡的最高处,这里你视野开阔,可以看到玉堡周围的那些巨大的冰雕,不过此刻王小拿没有这心思。

  王小拿吞咽了下唾沫,缓慢的抬起头,一个拿着酒壶的女子站在那里,玉髓制作的玉壶精美无比。可惜这女子却带着面罩,青丝如绢,还有那美丽的雪茶花,让人觉得格外的清新脱俗,王小拿一时移不开眼睛。

  “再不把你的那双狗眼,移开,我就给你挖下来”白纱女子喝了一口酒,冷冷的对王小拿说道。仙子?虽不见容颜,可超凡脱俗的气质,让王小拿突然觉得自己仿佛在画里,这家伙颤颤抖抖得站起身来,并且知趣的低下头,随后他看到了那双玉足,暴揍自己的那双玉足,王小拿嘎巴嘎巴嘴,抱了抱胳膊,这古堡的最高处真冷,寒风冽冽,王小拿恨不得自己是在做梦。

  “如果你还想再让我收拾一顿,可以继续在那里站着”说完那白纱女子继续在那里喝酒,随后不再搭理王小拿。

  王小拿赶忙走到,两只眼睛贼溜溜的上下打量两幅波纹镜像,心里已经开骂了:“我去你大爷,殴打小爷,野蛮,无耻,一辈子老处女......”

  心里所有的肮脏的词汇,瞬间被王小拿都用上了,就在他心里继续漫骂的时候,一支酒壶飞了过来,这就酒壶飞来的速度不快,王小拿侧身想要躲过。

  见王小拿竟然做出反应,白纱女子眼皮一抬,竟然可以察觉?白纱女子心念一动,酒壶陡然加速,重重的砸在王小拿的脑袋上,王小拿觉得自己快要痛死了:“死八婆,真他妈狠,你爷的别落到小爷手上”

  就这时,地上的酒壶又漂了起来,王小拿赶紧举起手来:“停停,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评价这两个女人谁更美,你问的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

  白纱主母挥手间,又一壶酒出现在她的手上,仰头喝了一口说道:“什么问题,敢胡说八道,小心你的舌头”

  “在我们留仙村,屁股大,腰粗,好生养,这是村里都知道得,你看这两位,绿纱女子巴屁股是有了,可惜腰太细了”说完这句话王小拿抬眼看了一眼白纱主母,见她没有反应,抬手说道:“当然,这是我们留仙村的判断,算不得准,我其实觉得还是这黄衫的女子最美,这气质,简直没能比,当然仙子你要刨除在外”

  “最后一个问题,那你觉得,她们谁陪在他身边最合适,说”白纱女子的声音陡然变冷,这个问题回答不好估计王小拿是好受不了。

  王小拿一撇嘴心道:“小爷我虽然跑不掉,也不能就样被你虐,看小爷我不气死你,奶奶得死变态,你个母老虎”

  “当然是这,绿纱女子了,你别看他腰细,这面像可是极为和善,又没有拒人千里的气质,一看就是细心的人,铁定会照顾人,真正与这男子相配的,还是这绿纱女子”

  白纱主母听见王小拿的话突然哈哈狂笑起来:“你是这么认为的,你也是这么认为的,为什么他却不是,为什么?”王小拿傻眼了,本来打算要气死这白纱主母,可是现在看来自己猜错了,不对啊,那为何自己第一句评价,没有激怒她。

  主母挥了挥手,脸上的白色面罩消失,这容颜竟然跟那绿纱女子一模一样,丝毫看不出来差别,当然气质是天差地别。这绿纱女子,看起来委婉动人,贤淑大方,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而眼前的白纱女子却冷酷无比,毫无人情味,再加上王小拿被她百般折磨,王小拿在心里早已将她百般诅咒,所以王小拿怎样也不会将这绿纱女子跟白纱主母重叠在一起。

  王小拿哪里知道,作为超脱轮回的大能,真正能让她们有波动的东西已经不多,除了心中的执念,在白纱主母跟前玩的小聪明,简直是可笑至极。

  王小拿撇了一下嘴,本来想报复一下,可是没想到,竟然夸赞上她了,真是该死,然而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

  白沙主母一挥手,王小拿再次体会到了被猛兽撞击的感觉,胸骨再次断裂,喉咙被人卡住提了起来:“数十万年前,为何他会那样选,为什么,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为什么他还要那样选,为什么”

  一口鲜血从王小拿的嘴角渗出,王小拿费力的说到:“数十万年?你个老妖婆,谁会选你这么个老妖婆,不选你就对了,因为你是老妖婆”

  “放肆,该死”白纱主母爆呵一声,将王小拿丢了出去,王小那重重的摔在地上,剧痛袭来,王小拿抱着胳膊跟腿,便揉搓缓解疼痛,便破口大骂开来:“就你这样,天天一张死鱼脸,喜怒无常,精神还有问题,换我,我也不选你”

  “好,好很好,有骨气,不愧是他的传人,师傅宁死不回头,徒弟看起来嘴也挺硬,我到要看看你们师徒,到底是不是一样有骨气”

  王小拿傻眼了心里寻思道:“什么师傅,什么徒弟,大姐你搞什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哪里有什么师傅啊”

  “误会啊仙子,误会,我哪里有什么师傅,你一定是认错人了,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