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妖孽 > 第二十七章逃 还是不逃

  灵宝阁在白纱主母的剑气下变成碎片,碎片崩裂漫天玉屑,白纱主母的银发在玉屑中飞舞,人跟着紧追而出,手中的龙凤玉剑,剑气肆意,剑气中的寒冰气息开始侵染寒玉界正片空间。

  王小拿被老头扯着,身上明显感觉到老者燃烧元神的灼热感,如此下去,老者估计撑不了多久。

  鲜血已经容进了黑色的玉牌中“嗖~”玉牌脱手而出,冲进了王小拿的额头灵台。灵台是修行者的元神宫,王小拿则不同,他的灵台中没有元神,元神被他锁在了肉身之中,几乎融合。

  这也是王小拿与其他修行者最大的不同,这玉牌进入灵台的瞬间,王小拿觉得自己的身体发热,一道道看不到的丝线将这玉牌缠绕起来,瞬间王小拿感觉到自己的元神,跟着玉牌建立的某种联系,可惜自己却无法跟这玉牌产生生一点沟通,王小拿心中万般不解。

  可惜此刻根本无心探查,至于这黑色玉牌到底是什么东西得寻找机会慢慢研究,就在这时,寒玉界那满天的寒霜竟然诡异的停了下来,接着风霜汇集成漩涡,奔着白纱主母狂奔而去,王小拿傻眼了,这寒霜竟然在白纱主母身上形成一道雪白的铠甲。

  “小子,如果你逃出去了给爷爷记住,我们修妖者定不可再做修仙者的奴隶,宁死不做,你身受开天帝君的传承,不可辜负我们这群老家伙的期望”说完一挥手王小拿再次感觉到一股蓬勃的妖气。

  王小拿心里一哆嗦:“不用吧亲爷爷,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吧,还有我那便宜师傅的事情,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啊,咱们还是快跑吧”

  “跑,哈哈,老夫一会就重归轮回之河了,也罢,后人自有后人福,老子跟开天帝君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至于你们做不做,爷爷不管了”

  老头说完摸了摸身上那些破碎的战甲,老伙计,数十万年没有苏醒,今日陪老夫再战这最后一次,说完身上的元神开始全部燃烧开来,王小拿想要阻止,却不敢靠近丝毫,强大的法力跟妖力在天空中交织开来。

  幸好王小拿的身上有老头借来的妖力,当然如果不是王小拿领悟了肉身神通,老头也不会将自己的妖力借给他,毕竟只有成就肉身神通的人,才能借用他人的妖力,当然这妖力必须是纯洁没有意志的,这也包括祭炼过的妖丹,这种妖丹是修仙者可以吸收的,在修仙界价值自然不菲。

  老头身上那些铠甲碎片,其实就是破碎的本命法宝的灵片,修妖者祭炼的本命法宝,都有一丝元神在里面,即便法宝碎裂,依然可以形成元神模样出现,只不过能力下降太多,甚至以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碎片在老者元神燃烧的情况下,开始慢慢的恢复,不一会一套黄色的铠甲将老者笼罩起来。

  “小子你不走,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以白纱主母大法力,就你现在神通,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王小拿一听,神通显现,人已经融入虚空冲着空中的老者说道:“老爷子,小子我先走了,以后碰到老爷子的后人,定然全力帮他,可是如果用不到我,那可就没有办法了”

  王小拿说完人便奔着,那观界台闪去,没有老头帮忙,王小拿即便是融入虚空,也是在地上狂奔,灵宝阁距离观界台,有很长的距离,一时半会,王小拿想要跑到地方也不容易。

  白纱主母冷哼一声:“想跑,跟你那该死的师傅,一个德行,给我死”

  一道剧烈的剑气,从白纱主母的剑尖甩了出去,这道凌厉的剑气,划过一道黑茫,这是将周围的虚空都割裂了。

  “白纱~你这是连他的传人都不放过,看来我跟兄弟们,当年没有做错”老头一挥手,那道剑气,竟然原地消失了。

  “你这该死的奴才,还敢提当年,已经留你一命,你竟敢出来撒野,我要做什么事情,你这奴才也敢插手”

  “哈哈,主母大人,我们这些奴才已经不再是奴才了,当年帝君要做的事情都做到了”

  “他要做的事情都做到了,都做到了?哈哈哈,是啊都做了,都怪你们这一群该死的奴才,都该死,都该死”

  王小拿回头看了一眼,老头的四周不知何时竟然有凝固的迹象,这是数道大阵成型的缘故。

  白纱主母冷哼一声,手中的龙凤剑竟然飞了出去,瞬间破开了外围的两道阵法。

  老头的身影又谈了一份,此刻王小拿却停下来脚步,老头是在大阵中注入了他的的元神,阵灭元神消亡的速度越快。

  “按规矩,小爷我是该逃走,我是该逃走”王小拿嘴里嘟囔,脚下也不停,很快便到了观玉台的下面。

  咬了咬后槽牙,几个翻身遍跳了上去,从储物袋里抖搂出几坛子酒,王小拿挥手将酒坛打碎,嘴里嘟嘟囔囔的,老头子,我没有妖力,阵法就知道点皮毛,虽然你消耗元神,让我领悟阵法,可是我还是觉得没学到多少,能不能成就看命了。

  “啪啪~”王小拿将这几坛酒全都打碎,开始挑选,上好的玉片,然后将老者的妖力注入到这些玉片上。

  “我劝你最好还是别那么做”没有风霜,这寒玉界看起来清凉了很多,好久没有看到主母大人身着战甲了,也好久没有发生这样的厮杀了。紫樱看了一眼空中,冲着王小拿说道,身形一闪已经来到王小拿跟前。

  王小拿站起身来,摊了摊手说道:“你看我也不想这样做”

  “你还算不傻,你如果补成这元亨利贞四位大阵,你便毁了我们的抵抗大阵,到时候整个空间有可能崩塌,我们就有可能再也出不去了,我想你不会不想出去吧”

  王小拿哈哈一笑说道“我当然不会不想出去,我只是觉得,你们的守护大阵出了问题你们主母大人不会不管吧”

  王小拿手里的玉片嗖的飞了出去,玉片上沾染了老头的妖气,凌厉无比,瞬间穿透了玉台没入大阵之中。

  “找死”晶莹的琉璃的鞭子飞了出去,紫樱虽然被主母大人抽走了法力,可是依然是化神圆满境界的仙人,一鞭子抽出去,王小拿根本来不及躲闪。

  “啪”王小拿被抽飞出去,人虽然飞出去了,可是在地上滚动几下,便又站了起来。

  紫樱愣了一下,心中却诧异万分,她自己攻击到底有多种她可是清楚的狠,虽然刚才没有全力一击,普通的妖将绝对抗不住。可是眼下整个没有激活妖血的小妖,竟然抗住,还站起来。

  紫樱面色凝重,空中的战斗虽然主母占了上峰,可偏偏这元神竟然是阵法大师,他可以借助任何自己能碰到的东西形成天地大阵。

  这世间的元神,唯有参悟阵法之道的大能,才能如此,其他修行着的元神一旦使用自己的能力元神便会溃散。

  参悟阵法,修仙者比修妖者有着更高的天赋,但这并不意味着修妖者不可修行阵法,因为修妖者的只有极少数的天才可以修行阵法,这些人的元神都是极其特殊的存在。

  这也是为何老者的元神会如此的强悍,并不是王小拿推断的那样它不具备任何攻击力,这样的推断只适合大部分元神,而老者却不再这个行列。

  王小拿疼得呲牙咧嘴,这一鞭子太重了,速度又极快,他不是不想躲,而是根本躲不开,白光升起,王小拿迅速的虚化开来。

  紫樱见状哪里敢怠慢,鞭子甩出的同时一阵飓风刮起,以极快的速度席卷过去,然而这飓风竟然穿过了王小拿的身体。

  紫樱诧异了一下,疯狂的将手里的鞭子狂舞而去,可是这王小拿的身影却神出鬼没,紫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能力,只能时刻保持警惕。

  然王小拿骗出紫樱的攻击后,便会在另外一侧丢出沾染妖气的碎片,紫樱根本就是被这家伙戏耍。

  紫樱冲着身后大喝一声:“赵乾,你要看到什么时候,再不出来,这抵抗大阵就彻底摧毁了,元亨四阵是专门克制我们仙族防御大震的,现在又在阵眼处,你可知道后果?”

  “姐姐果然明锐,竟然已经发现小弟踪影,真是让小弟佩服”赵乾一步便跨入了这观界台。

  “哼”紫樱当然不会解释,她根本没有察觉赵乾的存在,毕竟寒霜通灵剑太过诡异了,以紫樱现在的能力根本察觉不到他的气息。

  但是她知道,以赵乾的性格定然会来这观界台,为了出去,这赵乾跟自己一样可以牺牲掉所有的东西。

  “憨驴兄,我们兄弟数天没见,小弟可是想念的很啊”赵乾冲着空中笑道,此刻赵乾的心中狠的牙根痒痒,不是说是废物么,为何会有这样的神通,明明没有激活妖血,这究竟是怎么会事。

  王小拿乐了,几天不见,这赵乾的实力竟然暴涨到如此水准,不是近身体感应,还真是无法察觉,好家伙,筑基大圆满啊,马上就化神。

  不过王小拿可不会搭话,这王八蛋手里掐着剑决,跟老子扯淡,王小拿心里斟酌了几下,手里闪出三个玉片。王小拿本来肉身的力量便匪夷所思,再加上老头给的妖气,这玉片的速度快到了极限。可是赵乾跟紫樱,一个修习了通灵寒爽剑,一个又半步大能跌落的化神仙人,手段根本不是寻常修仙者能比的。

  淋漓的鞭风甩了出去。两道碎玉就这样被拦了下来,赵乾的手段更是淋漓,伸手一弹,三道法力凝聚,玉片便被冻在了空中。王小拿抓住机会身形陡然出现在赵乾身后。

  “嘭~”一拳挥出,幸好这赵乾反映机敏,仙法急速的凝聚成型,一道寒冰镜出现在王小拿面前。

  “嘭~”

  赵乾的胸前的寒冰直接碎裂人也飞了出去,跌落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按道理说王小拿的肉身是妖将巅峰,跟此刻赵乾实力不相上下。可是王小拿身上沾染的妖气却是超脱大能的赐予的,这妖气的精纯何等的恐怖,虽然以王小拿肉身神通无法完全跟这些妖力契合,但是发挥出来的威力也不是赵乾所能抵抗的。

  “哗啦~”

  王小拿的神行显现出来,这家伙得瑟了,没想到老头的妖力有如此大的威力,那自己还怕什么。吹了吹自己的拳头,王小拿瞧着在地上的赵乾笑道:“唉吆~兄弟,这是怎么会事,怎么躺地上了”赵乾此刻心中万分惊骇,这王小拿绝对没有激活妖血,是不会出错的,激活妖血的人周身的天道气息会格外的刺眼。而王小拿根本就是被天道笼罩,确信是凡灵没有错,可是这妖气,怎么会这样的恐怖。

  “是那老头的妖气,你小心,不可轻敌”紫樱一步迈到赵乾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