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妖孽 > 第八章 目瞪口呆

  王小拿小心翼翼的的从山坡上饶了下来,幸好他跟非鲤根本不用掩盖气息,不然想靠近没有好的敛气法门还真做不到。

  地上的血迹还没有干枯,三个人没有任何气息,看不出是修仙者还是修妖者,不过此刻在地上躺着吐血人,却穿着一身简单的铠甲,头发凌乱,这身打扮王小拿再熟悉不过了,几年前青山地界的小妖都喜欢给自己弄一身铠甲,王小拿抢过不少,不过因为材质低廉,他都丢了。

  “磕头,休想,你们两个早晚死在我们修妖者手里”

  “嗖”银针飞出,直接穿过了他的眉心,这修妖者连惨嚎的机会都没有便死了。

  王小拿目光闪烁,仔细打量着这两个修妖者,拿银针的筑基巅峰实力,比自己杀死的那四个强了两个介位,不仅仅如此,手里的银针法器也不是凡品,青色的道袍看起来材质不凡,不像是落魄的修仙者,实力财力都有一拼。

  最主要这青袍少年身后的男子的,虽然也是一身青袍,但是王小拿根本感觉不到他身上的道法气息,这只能说明,这人的实力诡异莫测。

  非鲤大口的吞着口水,王小拿一脸厌恶的踹了一脚:“吃人太恶心了”

  非鲤打个饱嗝不以为意,妖兽就没有不能吃的东西,再说修仙者可是格外美味:“那个青袍男子的,不像是正常的修士,估计是修炼了什么邪法。吃起来味道肯定不好”

  “咦,你能看透”王小拿惊讶的说到。

  非鲤投来了鄙夷的眼光,很明显意思是再说我修为是下降了,妖气的质量可没下降,一个小小的筑基圆满,我还看不出来,那就太对不起大能这个称呼了。

  王小拿恍然大悟“既然是邪法,应该是短期能够突破化神期修为的法术”

  非鲤抬眼看了一眼王小拿说道:“不好吃,我不出力,再说这种事情,跟我们有毛线关系,不过这人不一定是临时性突破境界,可能是有什么邪性的法器”

  王小拿撇撇嘴也不搭话,他心里默默计算着,想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手段,多看出一点,出手便多出一份把握。

  青袍男子收回自己手里的银针,看着战战兢兢的三个人说道:“妖族都是这个德性?就这样还妄想来我们仙族遗迹寻求宝物,谁给你们的胆子,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给我跪下磕头喊主人,我饶你们不死”

  这两男一女修仙者确实吓坏了,他们一直在妖剑派修行,修行的资源大部分都是门派给的,不要说杀戮了,就是猎杀妖兽也没怎么参与过,毕竟刚刚突破妖将。

  本来这他们八个人如果齐心协力地话,还能有一线生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关键时候,他们三个竟然吓瘫了,根本动不了妖气,这样的情况一般的小妖都经历过,修行时一会事,修为的高低也是一会事,最主要是搏杀没有经历过,修行之路想要走远几乎不可能。

  “你,你不能杀,杀我们,我~我们跪”这俩个男子扯着身后的女子便要跪下,现在什么都没有小命重要,跪下又如何。

  “哈哈,哈哈,真是一群低贱的东西,修妖者果然是一群没有骨气的东西,真不知道当年你们是怎么摆脱我们的奴役的。

  这人话音还没落下,突然意识不好,接着整个人都被踹了出去,这一脚被人实打实的踹在脸上。四周的人全蒙圈了,这太突然了,简直是不按套路出牌。

  王小拿自然没有意识到,这家伙借着枯草的掩饰一步步的贴了过去,见者修仙者竟然没有防备,没有借助妖气肉身瞬间爆发出妖帅般的力量,这一脚王小拿可没有保留力量。

  “咔嚓”这是脖子扭断的声音,这筑基圆满修士根本还手的机会,直接死翘翘了。

  “王小拿”妖间派的三个弟子声音提高了几倍,三个人惊呆了,这就是他们嘴里说的废物王小拿,一脚将筑基圆满修士踹死了,这怎么可能,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谁说的这家伙是废物,到底谁说的。

  这三个妖间派弟子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进来之前门派内部还下达了找这人麻烦的命令,开什么国际玩笑,找人家麻烦,这不就是找死么。

  “你,王衡,你竟然敢杀了王衡,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王衡是什么人么,你们敢杀他”

  “你脑子是不是有病,他是什么人干我屁事,死都死了你能怎么着”王小拿歪着头一脸痞子像的说道。

  “找死”

  “哗啦”

  王小拿没有看到这家伙祭起法器,心中却生惊兆,猛地向后跳起,此时地下一枚不知何物的锥子窜了出来,如果不是王小哪机警,恐怕此刻已经被这锥子穿心而死,这样的偷袭实在是让人难以防范。

  这青袍修士显然也是没有想到王小拿能够躲过自己的偷袭,不过显然他有后手,手里法决掐起,嘴里咒语同时落下:“天岩落沼”

  王小拿暗道不好,脚下的泥土竟然有化成沼泽的迹象,当然筑基圆满修士的术法还没有本事将泥土彻底化成沼泽,但是空中形成的岩石确实实打实的存在的,这岩石上面可是有术法的力量,被它砸中,妖将级别的修妖者绝对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青袍修仙者,到现在也没有看清楚这王小拿到底是什么修为,明明没有感觉妖气,却能将王衡一脚踹死,这肉身的力量至少是妖将级别。

  王小拿冷哼一声,红色的妖气在身上升腾而起,对着空中的岩石一拳打了过去“哗啦”

  青袍修士看的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什么妖将级别,肉身力量明明已经到了妖帅级别的修妖者,不过妖气如此稀薄,难道是刚刚突破么?

  当然最最震惊的不是他,而是他一旁的那三个妖间派弟子,说好的没有激活妖血呢,说好的凡灵呢,这他妈一直扮猪吃老虎啊,瞬间感觉整个妖间派被操了,当然不怪他们三个有这样的感觉,黄西闫几位长老在得知只有他王小拿一人洗练后便已经觉得整个妖间派被操了,不然也不会特意叮嘱弟子找王小拿的麻烦。

  “你是妖帅”青袍修士,将法器收了回来,冷冷的问道。

  王小拿借着击碎岩石的力道,顺利的躲过了脚下泥泞的地面“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打算跪下叫爷爷?”

  “新晋升的妖帅而已,狂妄”

  “哗啦啦”空中同时升起三件发起,一枚怪异的旗子,一枚铃铛,剩下的便是他那枚攻击性的锥子。

  这边是修仙者的优势,他们可以祭炼数不清的法宝,可以修习各种各样的法术,而修妖者却只有本名法宝,简单的妖术,以及恐怖的本命神通,同级别的修妖者很难在修仙者面前占上峰。

  只见这铃铛散发出一道强烈的法力波纹,显然虽然是铃铛这确实一道防御性的法器,修仙者并不是没有防御性的方法,其实他们防御性的法术很多,只不过王衡死的太冤枉了,习惯了感知妖气,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明明没有妖气却能爆发出妖帅级别力量的修妖者。

  这青袍修士,显然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接着是哪枚诡异的旗子,旗子基本上是修仙者常常祭炼的法器。青袍修士的这件法器可不简单,那旗面可是用归墟境界的妖兽的喷雾兽的皮囊为主材料,有购买了数十枚,妖将级别的妖丹作为辅料,炼制而成,这枚旗子困住的修妖者跟修仙者没有几千也有几百,而且他还经常靠这枚棋子越级而战,一些妖帅级别的修妖者也斩杀过几位。

  旗子在空中,没入空中,王小拿陡然觉得自己的视野被限制了,眼前全是灰蒙蒙的一片。

  “刚刚跨入妖帅级别,就如此嚣张,我这件法器,即便是化神巅峰修士,也是垂涎万分,对付你一个妖帅初期的修妖这还真有点浪费”

  声音来自四面八方,很难确定,这人藏在哪里,接着那枚锥子一样的法器夹杂着雷电的力量呼啸而来,速度极快。显然这青衣服修士,领悟了,水土雷电三道,这三道每一个都不简单,这锥子夹带了雷电的力量,速度自然变得极快,王小拿根本来不及躲闪,心念一动,灵台身处的绿刃,陡然间出现。

  “哐当”巨大的撞击力,王小拿倒飞出去,而外面的青衣修士却跟着吐了一口鲜血出来,巨大的反噬力道,这是他从来没有碰到过的事情。

  这青衣修士心中慌了,王小拿看不到他,他可看的清清楚楚,王小拿手里的那柄绿忍,不像是什么凡品,自己的法器差点毁掉不说,还让自己反噬受伤,他究竟是什么人。

  妖间派的三位弟子虽然没有被这云雾笼罩,但是听着修仙者言语,心陡然悬了起来,不过谁知道这人话音刚落,便吐血受伤,这王小拿也太强了吧,能困住妖帅的法器,对那王小拿根本没有丝毫影响,三个人此刻是目瞪口呆。

  门派几位长老到底让我们招惹什么样的妖孽这是,那些传言王小拿是废物的,你赶紧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他们三个是不管别人怎么说,谁爱找这王小拿的麻烦谁去找,我们是不淌这浑水了,这他么的不是有病么,十四岁堪比妖帅的存在,你们说是废物,处处挤兑人家,我靠不带这么找不自在的,这他么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