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妖孽 > 第十一章到底是何物

  童欣惊喜的看着身边的师兄弟,这几人身上虽是有伤,不过不致命。尽管知道王小拿出去救人,可是这救人速度也太快了,难道他就不怕被人发现么?

  "是王小拿救得你们?"童欣还是有点不确定的问到。

  张景身体还在哆嗦,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还不清楚,不过王小拿拎自己脖颈丢过来他还是看到了。

  "是是,是他、"张景声音还有些颤抖,紫叶的妖气威压,周围同门的惨叫声让张景非常的害怕,毕竟他们都是下山试炼的弟子,并没有经历过多少危险,杀的也是级别很低的小妖。

  "我答应他,入我们宗门,他才出手相救的,以后我们都是同门了,不要再闹矛盾"童欣笑着查看张景几人的伤势。

  张景张嘴想说话,想想算了,师姐既然已经答应,自己现在也不好反对,再说入了自己宗门,回头收拾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童欣见张景态度自然知道他的小心思,张景在宗门可是横行霸道惯了,现在当众被人抽了一巴掌,他肯定咽不下这口气。

  童欣没有劝解,那个嚣张的家伙让他吃点苦头也好。到现在自己屁股还是火辣辣的疼,这讨厌的人怎么会如此放肆,臭流氓。

  "你们切莫乱动,有人在打仙井的注意,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这次会是你我的机缘"

  "仙井?”张景顾不得伤口的疼痛,脸上纨绔子弟的表情也不见了。

  童欣将自己看到的原本本的道了出来,没有丝毫隐瞒,只不过眼下的她看不到阵法里面的情形了。

  她看不到,王小拿可看的清清楚楚。枯黄的仙井旁边,还有百姓留下的贡品,贡品的数量很多却没有案台,就这样放在井边,让仙井显的格外荒凉。

  杜生慢慢的走到仙井的边缘,擦了井边的泥土,上面出现一道月牙的印记,拍了拍手里的灰尘,哈哈大笑起来,还在,还在太好了。

  回过头看到躺在地上的紫叶,说道"让我看看,你修的什么妖"

  话音落下,一道手决打出,双指抹眼,接着双眼变成紫色。一只红色毛发的狼的虚影,出现在紫叶的身上。

  "修行之路万千,偏偏要选择畜生的路走"杜生不屑的说道。

  紫叶冷笑一下说道"天地之物,皆有灵,你有何资格替天道分三六九等"

  “口舌之力”杜生脸上厌恶之色毫不掩饰,不过随机又笑道:“我给你一活命的机会,如果你同意,我放你离开此地”

  “机会?说来听听”紫叶勉强的站起身来说道,她自然将杜生的动作看的轻轻楚楚,她操作的法阵妖气,仅仅能减缓一下杜生的速度。

  当紫叶看到杜生擦拭仙井边缘的时候,心中的好奇便已经难以掩饰了,旁人不知道这仙井的怪异,她可是清清楚楚,每次只要自己靠近,这仙井必然会光芒四射,即便是自己收敛妖气也没有办法,根本没有办法阻挡着仙井的反应。现在有人奔着仙井而来她自然好奇,毕竟不论是仙家机缘还是妖族的遗物,对她都有很大的吸引力。

  “将你的几滴心脉之血借我用下,我便放你离开”杜生收了收心神正色地说道

  紫叶一听冷笑道:“心脉之血,岂能轻易给,你以为我修为低就不知道,有些阵法能够借助心脉之血,灭杀生灵的?你我会不知?”

  “哈哈”杜生狂笑起来:“我如果要铁了心杀你,还用如此费事?你以为你布下的这阵法多高明?这种低级的阵法,在仙界连教导弟子的资格都没有”

  说完手决再变,顷刻间紫叶便发现自己与这阵法失去了联系,不仅仅如此,阵法中的压迫之力瞬间向她袭来,她最后的仰仗也完全没有了。

  “怎么会如此”紫叶心中惊骇无比,这入侵杜生的元神竟然如此厉害,这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

  杜生虽然掌握了阵法,但是他丝毫没有停止这阵法运转的意思,王小拿自然知道他是不想让其他人发现仙井的秘密。

  “放我离开,我将心脉之血给你便是”紫叶终于忍不住妥协道。

  “嗖”

  杜生竟然扔出一枚玉盒说道:“将你的心脉之血丢在这里面,我放你离开”

  紫叶抬手接住,没有犹豫,弄完便将心脉之血滴入玉盒便丢了回去:“你若返回,我便是拼死,也要这鲜血失去灵力”

  “哼,本座,岂会失信你一只小妖”说罢一抬手,紫叶便轻易的感觉到困在自己周身的阵法消散了。

  想要凭借的阵法失去了作用,紫叶走的非常果断,杜生根本没有阻拦的意思,一抬手空中的阵法竟然浓郁了几分。

  王小拿皱褶眉头,满眼的不解的神情,就连非鲤都没看明白,这仙井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有阵法在上面,没有道法在上面,没有妖气在上面,甚至没有天地之道在上面的,跟寻常的井没有任何的差异。

  “仙界的东西,还真难以捉摸,或许她能看懂”王小拿看向一边安抚同门的童欣。

  在阵法之中,王小拿便如同在自己家中一样,陡然出现在童欣身边的时候,让身边的一旁的弟子吓了一跳。

  “外面是什么情况,那仙井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童欣迫不及待的问道。

  王小拿耸了耸肩膀:“我也看不出什么,你看看,或许你懂的这些东西”说罢走到童欣身边,将胳膊搭在了童欣的肩膀上。

  “你,你”张景看的眼都快气炸了,眼前这王八蛋竟然占大师姐的便宜,一旁的其其他弟子也看的目瞪口呆,这可是威严无比的大师姐啊,谁敢如此不敬。

  童欣婴儿肥的脸孔变得通红,王小拿一咧嘴冲着张景喝到:“看什么看,不这样,你大师姐怎么看清阵法之中的事情,看不清楚,你们各个都得死,反正我对阵法一道熟悉,到时候想跑也是能搏一拔的”

  张景等人直接被王小拿呛的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既然是为了救命,那就忍了吧,等回到宗门,非宰了这小子不可,太嚣张了,混蛋。

  童欣还脸红的低着头,王小拿晃了一下她肩膀说道:“赶紧看看,我怎么看不懂他要干什么?”

  眼前的情景再次变化,童欣定了定心神,变看到杜生将玉盒中的鲜血抹在月牙的印记上,便靠在仙井边沿上面,玉盒也被撇在一边。

  一人竟然自言自语的说起话来:“几万年时间,每一天都是煎熬,离开这凡灵界之时,我不过是小小的筑基仙人,现在我已经到了归墟顶峰,距离突破也仅仅一步之遥远,我迟迟没有这样做,因为一旦突破,我便受严苛的仙界约束,未得准许,不能用任何手段进入凡灵界,我耗费了千百年的时间,终于再次来到这里,还好不晚”

  王小拿跟童欣对视一眼,两人的严重同样充满了疑惑,随时自言自语,但这并不影响王小拿听清他的话。

  归墟仙人,王小拿现在已经不放在眼里了,可是童欣却不是如此,在她看来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用千年的时间撕裂元神,这种痛苦可不是一般的人能承受的,不要看化神之后,修仙者元神强大到,可以分化,可是这也仅仅是在体内,可是你想分离出体外,那可就非常危险了,一不小心,身死道消也不无可能,而且元神脱离肉身的痛,也不是寻常人能承受的。

  可是杜生却这样做了。

  接着杜生又自顾的说起话来:“当年我早已有了突破筑基修为,我实在不知师尊给我稳定心神的丹药,会是突破到筑基的丹药,当我察觉之时,便已经来不及”

  “我知道,你定然会恨我,在仙界这无尽的岁月,一直努力修行为原因,就是有实力可以再次来这凡灵界,我知道你定然会有东西留下给我,你不晓得这些几万年的时间,我杀了多少修妖者,当然修仙者也杀了不少,仙界残酷,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忘记过回来”

  随着杜生话音落下,仙井的光芒,开始光芒四射起来,莹莹的白光,让井边上的灰尘慢慢脱落。原本还是强悍的仙气袭来,可是不一会,却变成了红色妖气,在仙井的光芒里流转。

  “这怎么可能,明明是仙气凌然的宝物,为何会变得的妖气冲天”

  王小拿此刻却已经满脸呆滞,这妖气散发出来的时候,他终于想起这仙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如此,这可是仙界的凡灵界啊。

  童欣依然不解,不过却听到了王小拿的自言自语反问道:“你知道眼前是什么东西?上面虽然妖气凛然,可是为何我会觉得那这并不是什么宝物呢?”

  “那当然不是什么宝物”王小拿低沉的说道,他实在想不明白,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什么比活着还重要,即便不可生,又有什么比回归轮回重要。

  看见仙井发出光芒,那杜生竟然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接着月石城上空的白昼消失不见了,漆黑的夜将月石城覆盖,这仙井的光芒开始变的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