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妖孽 > 第十二章各自的目的

  史上第一妖孽第十二章各自的目的在妖界,杀人是没有理由的,有时被杀的人,到死都莫名其妙,如果不幸你碰到了,不用乱猜,对方可能仅仅因为能够杀死你,才动手的,所以妖界没有道理可讲,因为讲道理的都死了,活着的都是修为深厚的人。

  仙界就不同了,王小拿落入仙界不过百年的时间,明确的晓得随意杀人是不行的,这是仙界的法则,杀人需要没理由,哪怕没有理由想杀人,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冠冕堂皇的,要么为宝物,要么有仇恨,总而言之要有利益的冲突,否则即便你看人再不爽也只能是言语讽刺,随意杀人,你便是心魔所堕的魔头,仙界人人得以诛之。

  “哗啦啦”

  鱼骨头洒落了一地,这要是在妖界,这明显是找死的节奏,在仙界也算是难得找死的理由,王小拿叹口气,被人挑衅,都不能抽对方,实在是不爽,不爽归不爽,该骗的还得继续“矿脉,是我先发现的,自然就是我的,既然是我的,就是我的利益,你自你就不能以任何方式侵害”王小拿丝毫没有停下进食的意思,手里的鱼肉是仅剩的干净食物,所以不能浪费,一整条鱼非鲤吃掉鱼头鱼尾,剩下的大半都落入到了他肠胃之中,跟其他修行者不同,这些吃食是唯一可以滋养他肉身的方法。

  王小拿头也不抬,一挥手,一道阵法的印记显现过后说道:“我已经做了仙法标记,你现在将消息透漏出去,便是违背了誓约,你可要考虑清楚”

  王小拿的话让孙西西胸口不停的起伏,竟然被这个土包子给戏弄了的,果然跟西门小胖一丘之貉,骗人的手段也很有一套。孙西西相信若不是有宗门的救命葫芦在,王小拿绝对很乐意看着自己被这怪物杀死。想到这里最后一丝感激之情也消散殆尽。

  “你还真是好算计,这么大的一座矿脉,你想自己独吞,你也不怕撑死,即便我不说,你以为你能满这个消息多久,你这段时间又能开采多少灵石,数十万?还是数百万,到时候一旦泄露出消息,你觉得你又能活到几时?”孙西西看向王小拿的目光像是看傻子一般。

  “呵呵,这方圆百里的,你可曾见到人烟,我们跑了一天,也没见到外人,至少说明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人落在此处,没有其他人,在加上这里大部分都是戈壁荒芜,没有生机,最起码近期内是不会有人探索这里”王小拿胸有成竹的说道。

  孙西西咬咬牙,王小拿的推断很准,的确这片戈壁区域没人引导,目前这个阶段绝对不会有人浪费精力来探索这里。

  “你我可是同门”孙西西不甘心的再次说道。

  “不错,所以我才救了你”王小拿硬生生的接了一句说道。

  “哼,若不是有道观的规矩,你会管我死活?所以王小拿你别以为你这是什么救命的恩情,救我的是宗门,你怕是巴不得我死吧”

  王小拿哼哼一笑,没有应答,见王小拿如此反应,孙西西冷笑一声,手里多了一瓶丹药,这丹药,是她留着保命之用的,不过现在用想来也不亏。

  仰头吞下丹药,一道激荡的灵气在四周蔓延开来,孙西脚下的泥土飞速变形,一座小舟模样的泥土出现在孙西西脚下,几次闪烁过后,孙西西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王小拿没有阻拦,吧嗒吧嗒嘴,伸了个懒腰,终于走了:“非鲤把那东西带过来”

  “吧唧”这怪异的妖兽,老老实实的趴在王小拿身前,不敢动弹分毫,王小拿两眼望天,这玩意虽然修习了妖法,但是没有妖血,更加没有灵智,只能算是强大一些的妖兽,可惜了妖丹碎了,还能再活个几年。还好自己及时出手,不然现在可能就被孙西西给弄死了。

  “敬明玉兽,山脉奇兽,北生玉石,南生灵晶,四方八里灵泽万物,生受恩泽,至方死归精元”

  “这东西是敬明玉兽?”非鲤怀疑的看着眼前的妖兽,非鲤身为大能,很少妖兽能逃过他的法眼,眼前这妖兽他却从来没有见过。

  “这可不是敬明玉兽,若不是我以前看过一本杂书,我也不会因为这东西想到敬明玉兽”

  “那这玩意是什么东西”非鲤趴在王小拿脚下的怪物有了极大的兴趣。

  “致死方归精华,这些精华要么被敬明玉兽炼化吸收,要么被他培育成自己可控的妖兽,地上这只就是它培育的妖兽”

  王小拿说完围着这妖兽转了两圈,蹲下呵呵一笑:“这玩意,这是在装死,想偷袭你我”

  “偷袭,让我捏死它”非鲤挽着袖子便要倔强这怪物提起来,还没动手王小拿说道:“现在可不行,还有用,不然我也不会救它,留着它有大用,他死了那敬明玉兽估计也就逃走了,它那里的东西可修妖者梦寐以求的东西,当然不仅仅是修妖者,修仙者怕是也要垂延三尺。

  黑夜之中,孙西西的速度越来越快,面若寒霜,高耸的胸口,一直都没有平复下去,想象自己的丑态,尤其是自己竟然被她害的腹痛难忍,想到这里,孙西西觉得自己能羞怯的去死。

  跑了几个时辰,孙西西静下心来,一道法力向身后飞去,静息了半个时辰,确实没有王小拿的影子的。孙西西竟然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自言自语道:“我可不是怕他王小拿,也没有非得杀他的心思,顶多是要教训他一次,至于他们要你的命是他们,跟我可没关系,王小拿你根本不知道,这归神域意味着什么,你以为二十年的时间就不值得他们拼命?”

  孙西西盘膝坐下,用宗门宝葫芦通知师兄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用跟自己师兄约定的法门了,真没想到进入归神域第一天就要用这秘术,一旦用了,自己五年之内便没有机会再次使用了,除非自己突破。

  孙西西沉吟片刻,抬起脸双目流露出坚毅之色,王小拿你以为下界的东西,在上界就还有用?真是土包子,修引真言都被仙界废弃了多少年了,竟然还在用,亏了本姑娘聪明不然还真被这家伙算计了,哼哼,王小拿我谅你也想不到,我能破解你所谓的修引真言吧。

  想到这里孙西西难得脸上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咬破自己手指,一滴心脉止血,被法力囊果着漂浮在空中。

  这修引真言,乃是法阵雕刻,将人的言语,转化成灵力的阵纹,然后牵引到心脉之上,若是违背誓言,每次想起,这件事情,便会引动阵纹,心脉的波动,让修行者法力倒流,功法击溃心脉而死。

  破出这修引真言的法术也并不困难,只不过,过程非常的痛苦,孙西西知道破解的方法,自然也知道过程痛苦,不过真正体验,却是第一次。

  法诀打出,这滴心脉血,在空中幻化成波纹,最后化成丝线窜进孙西西的伤口处,孙西西开始仅仅觉得是针扎般的疼痛在自己食指间蔓延开来,随后一阵强烈的恶心感在自己的胃部蠕动,灵台瞬间一片浑浊。

  孙西西没有惊慌,痛苦比想象得虽然猛烈,但是因为有心里准备孙西西强撑着自己没有昏迷过去。

  终于忍了不知道多久,孙西西感觉自己食指中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而且要强行出来,幸好此刻孙西西没有睁着眼,不然自己怕是要吓坏了,手指上得伤口,一条黑色的针线状得黑血冒了出来,这条吸虫虽然细小却格外得狰狞,刚露出头来,便发现不对掉头便要回去,可惜太晚了。

  最先不知道隐藏在何处那滴心脉之血,一口咬断了它的脖子,随后孙西西的手指便喷射出一滩血液。

  孙西西意识在度回来的时候,天空已经开始放白,空中发光的藤曼,在光亮中渐渐隐去身影。

  孙西西感应了一下,修引真言已经对自己没有了丝毫的约束力,真想看看王小拿知道自己破除了修引真言会是什么表情。

  “自然能破解,如果仙界连这么简单的约束誓言的方法都不能破解,这大片的世界早就是我们修妖者的了”王小拿不在意的靠在山头,逼着眼睛修习。

  像孙西西这种傲娇的人,不让她觉得自己是费尽心机得来的宝物,怕是会怀疑自己用意,眼下王小拿绝对相信,孙西西通知别人前来的速度将会是最快的速度。

  “可惜了这么大片的灵石矿脉”非鲤看着都可惜,可见这片矿脉的面积不小,王小拿嘿嘿一笑说道:“有什么好可惜,这片矿脉虽然不小,但是想要开采也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会有机会的”

  说完王小拿闭着眼睛开始养神,孙西西已经破除了誓言,矿脉自己布下阵法,足以帮助这群人最快的速度识别矿脉。至于以后矿脉会落到谁手里王小拿就不关心了,他关心的是,这敬明玉兽出来后,它老巢里的东西,可不能落到别人手里,不然可就白瞎了自己花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