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妖孽 > 第二十二章各怀鬼胎

  

  黄山安静的退在一侧,阴测测的盯着大长老的身影直到他最后一口气消散,才示意陈来陈往兄弟二人动手,轮到探知的法门,唯器山门是比不过混山宗的,他们需要知道谁拿走了种子。

  陈来向前迈了一步,事关宗门的任务,这个时候自然是他出手,陈往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黄山,黄山他们自然是知道的,筑基圆满境界,据说有化神修士死在他的手里,手段诡异莫测。所以尽管三人达成了协议,陈往还是不敢大意,视线紧紧的盯着黄山不敢有丝毫放松。

  陈来也不犹豫,迅速的收起折扇,手中的法力开始凝聚,一道黄色的法力刮着一阵寒风呼啸着从折扇中冲了出来,扑向洞穴中奄奄一息的,大长老。

  大长老仅仅挣扎了几下,便被黄色狂风所笼罩,随后一团黄色粘稠般的液体在大长老的身体里抽拉出来。

  随着液体的离开,大长老的身体开始焚烧起来,片刻的功夫便化作了灰烬,消失的干干净净。

  啪嗒

  这摊液体滴落在地上,开始不停的蠕动起来,不一会的工夫,开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仿佛是在燃烧。

  最后一道道断断续续残破不全的影像出现在了液体燃烧的位置,王小拿的身影清晰可见,破碎的道袍很清晰的辨别出他的宗门,最为醒目的自然是他手里的紫色种子。

  “莫有道观的人?”黄山嘎嘎笑了两声,衣袖下的木鸟冲天而起,人也跟着木鸟窜了出去,再看去,人已经落在了木鸟的身上,飞窜而去。

  陈来收取了法术,面色有些阴沉,莫有道观的弟子没什么可怕的,没有遮拦种子的气息说明他不是宗门选定的竞争者,如此一来修为也高不到哪里去,眼下最大的麻烦反而是黄山。

  “师兄,我们也追过去吧,黄山捷足先登话我们就麻烦了”陈往小心的提醒道。

  陈往没有等来陈来的答复,却见陈来手中的折扇飞速旋转起来,另外一只手已经将陈往抓住。

  紧接着狂风大作,陈往这才发现,一群诡异的老鼠在地下冒了出来,这些疯狂的老鼠,开始吞噬着四周的一切,眨眼的功夫,四周的尸体便消散不见,老鼠也变得肥硕无比。

  “砰砰~”一个个老鼠开始爆裂开来。

  “唯器山门的法术”陈往自然那认得

  ”闭嘴快走“陈来冷喝一声,脚下的狂风升腾而起,狂风形成一道巨大的屏障,原本想松一口气的陈往这才发现,这些绿色的毒烟竟然侵蚀师兄的风雾屏障,不过还好很快便消散而去了。

  “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那可是唯器山门的黄山,新一代弟子中最出类拔萃的存在”

  说话间两人已经跃出了这片区域,兄弟两人配合的非常默契,若不是陈往手里的折扇将两人带出来,两人怕是要陷入到毒烟之中。

  兄弟二人心有余悸得看着远处,并不是兄弟二人怕了黄山,而是刚刚与黄山达成协议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大意了,若不是两人有几分本事怕是的此刻已经尸骨无存了。

  “我们走”陈来面色阴沉的说道,他们与黄山之间必然有一战,麻痹大意,无疑是送死,这次偷袭算不得坏事反而给他们兄弟二人提了醒。

  脚下的折扇根本微微一停顿,便冲着黄山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宗门给的法宝果然妙用无穷,有这法宝从中辅助,他们二人飞行的速度极快,而且只要有大概的方向,总能准寻到种子的下落。

  陈来陈往身影消失后,张东也从远处走了出来,还好自己躲藏得够远不然黄山的偷袭时自己也要凶多吉少。

  张东的眼睛眯了起来,这次他对黄山得修为有了大概的判断,比自己强太多了,张东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他自认为天资不比这些人差,凭什么你们可以享用到数不清的资源,我们却要为一块灵石绞尽脑汁,我若是有这样的资源使用,你们谁人能使我的对手。

  张东越想心中越是愤恨,眼下情况自然是已经探明,自己绝非是这几人得对手,不过还好自己提前召集人前来。

  还有那座矿脉,自己定要想办法全都搞到手,小师妹最好争口气,坚持得越久,对我们越是有利。若是身死,抱歉了小师妹,你若是身死,我只能借你生死得事情,来煽动道观其他弟子,到时候,这矿脉说不定还真有一争之力,即便争夺不到,逼混山宗低头得概率还是很大的。

  张东看了看时间,脚下的紫色葫芦升腾而起,也沿着陈来陈王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黄山脚下的巨鸟,双眼开始发出黝黑的光芒,嗷嗷尖叫几声,便窜入到了云端,黄山兴奋的抚摸着巨鸟后颈的羽毛,这样有灵性的傀儡法器他还炼制不出来,如此的惟妙惟肖,让黄山强忍着拆掉它的冲动。

  木鸟在这片区域盘旋了很久,黄山拨开云层向下看去根本,除了大片的碎石根本没有修行者的影子。

  黄山拍了拍木鸟的脑袋,木鸟开始徘徊而下,落入地面后便消失在黄山的衣袖之中,黄山定下心来打量起四周,四周的山势平缓,没有水源河流,也没有山林石柱,这里根本没有人可以躲藏的地方。

  黄下甩了甩衣袖,一只老鼠从衣袖里面滑落出来,老鼠灵巧的落在地上,前抓锋利的地面上坚石,很快便消失在地面。

  老鼠消失,黄山盘膝坐下,耐心的等待着,这是他比较满意的傀儡法器,在探寻一道上已经有了木鸟的几分神髓,不仅如此它探查的范围更加的广阔,对危险的感知更加的敏锐,唯一欠缺的就是木鸟那种神奇的灵性,这也是他修行中的瓶颈。

  黄山相信,自己一旦参悟这其中的要诀,自己便会顺理成章的跨入到化神境界,不仅仅如此,说不定直接突破化神境初期也说不准。

  然而片刻后他便皱起了眉头,自己老鼠消失了,对消失了,消失的干干净净,黄山抬起手指,一团法力凝聚,丢了出去,法力消散在远处。

  依然没有感应到,黄山猛地站起身来惊呼道:“怎么可能,什么人竟能隔断我的法力探查”

  这个时候,陈来陈往的身形也落了下来冷哼一声,在距离黄山很远的地方,探查起四周。

  黄山若有所思的沉吟了片刻,一抬手,一颗黑色的眼球,出现在掌心,黄山张嘴,将着眼珠吞下。

  “咕咕噜噜“黄山的面孔开始扭曲,嘴角也开始挂满口水,似乎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随着时间的推移,黄山的喉咙里变成了咯咯的笑声,若是你仔细观察,你便会发现,黄山的眼睛变得不一样了,眼白彻底得消失了,变得黝黑无比,一阵阵黑色的浓烟飘荡在眼眶的四周。

  黄三看都没看陈来陈往二兄,大踏步的向前走去,走了百米的距离,他的身形也消失在空地之上。

  “师兄,是阵法”陈往诧异的喊道。

  陈来定了定心,一道红色巨剑在空中成型,巨剑呼啸着,冲着那片空地砸了过去。

  “轰隆隆”

  两人仅仅听见巨剑传来的声响,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丝毫探知不得。

  “是很厉害的阵法,外力根本无法破除,莫有道观的弟子可能误入其中了,这下麻烦了”

  “这可如何是好,你我兄弟二人,根本不精通阵法之道,若是继续在这里等待,怕是会被那黄山得了先机,到时你我兄弟二人可就麻烦了”

  “师弟莫要着急”陈来说完脚下的折扇便升腾而起:“张东既然来了,就出来吧,在我们混山宗眼皮底下藏身,张师弟还真是好胆量”

  隐藏在暗处的张东心里咯噔一下,因为对方是混山宗的弟子,张东已经尽可能的拉开了距离,还掐起了隐藏身形的法术,那曾想到,自己竟然早早的暴露。

  张东哈哈一笑,紫色的葫芦挂在腰间,大大方方的从远处走了出来。:“两位陈师兄,多年未见,两位风采依旧啊”

  陈来一抬手,脚下的纸扇飞入书中,哗啦,打开纸扇说道:“客套的话就免了,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张东师弟在阵法上有些水平,黄山的修为你也看到了,你我两大宗门联手如何”

  张东片刻都没有犹豫的答道:“一切全凭师兄做主便是”

  能与混山宗联手对付黄山,是张东最希望见到的清醒,着两方人马,不论哪一方他都不是对手,但是若是联手弱的一方,干掉黄山后,再应对混山宗的弟子,自己说不定就有了渔翁得利的机会。

  双方都没有提契约的事情,很明显各自都有自己心中的打算,张东却不知,陈来陈往却另有打算。

  他们两人清楚的知道,稀里糊涂拿走种子的人是莫有道观的人,张东又是莫有道观新一代的大师兄,只要张东在他们两人身边那么,他们很可能比黄上更早一步的知道那人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