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农 >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心头之恨

  大家聊了几句之后,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绑在柱子上的杀手身上,杀手此刻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模样,十分的凄惨。

  “丝袜都戴头上!”

  余飞准备给暗网送一份大礼回去,让那些不知死活的人,知道惹自己的下场。

  不过有些事情,大家都明白就好了,不要明说出来,一面给某些人留下了把柄或者证据。

  在余飞说完之后,大家立马拿起丝袜套在了自己的头上,余飞的丝袜是黑色的丝袜,剩下的人都是黄色丝袜,也不知道丝袜是谁赞助而来,这个颜色充满了诱惑。

  不过大家戴好之后,却发现站在大家最后面的王大锤,竟然拿出来了一个神器。

  哈哈哈哈哈哈……

  “你他娘的怎么拿了个网格丝袜!哈哈哈哈!”

  孙赖子看到王大锤的脸上,被勒出来的一块块凸起的位置,尤其是那嘴唇,被勒成了好几瓣,看起来简直不要太搞笑。

  “这颜色我也是醉了,这是谁给的网格丝袜,竟然是红色的?哈哈哈哈哈!”

  瘦猴笑的最厉害了,整个人都要趴在地上去了。

  “真他娘的是个人才,这都敢往脑袋上套!”

  刀疤的笑点最高,但还是有些忍俊不禁。

  “孙赖子,这是谁给的红色网格丝袜?这不是捣乱吗?”

  余飞笑完之后,对孙赖子问道。

  “我想想,好像是王娟给的!”

  孙赖子想了想之后,偷偷看了一眼瘦猴,然后故作小声,但是人人都能听到的说到。

  “哈哈哈哈哈!”

  瘦猴的脸黑了,其他人却笑的更厉害了,全都一脸精彩。

  “玩的很辣啊兄弟?”

  刀疤不禁调侃了一句。

  “真的看不出来,咱这兄弟还有这爱好!”

  余飞也不禁调侃了一句。

  “唉哟,我的耳朵怎么从网格里钻进去,还取不出来了!”

  王大锤被大家嘲笑的自然知道这个造型不雅了,可是想取下来,却遇到了困难。

  “孔这么小,瘦猴兄弟都能用,咱们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孙赖子贱笑着对着脸色发黑的瘦猴说道。

  “我和你拼了!”

  瘦猴当然找不到老鼠洞钻进了,只能找人撒气了,而孙赖子这么贱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了,也不顾手指受伤,手上包裹的纱布,直接向孙赖子扑了上去。

  “关我啥事啊!我就是说了实话啊!”

  孙赖子吓的转身就跑,毕竟有点心虚。

  “实话你妹!我今天弄死你!”

  瘦猴顺手捡起一根铁锨当武器,直接追杀了上去。

  孙赖子一看这货真的恼羞成怒了,自己今天得背锅了,直接从地下室逃了出去,瘦猴立马也追了出去。

  两个人脑袋上套着丝袜,冲出地下室之后,刘慧芳刚刚醒来下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两个人脑袋上套着丝袜在跑,立马冲进去厨房里,左右手各持一把菜刀,也追杀了出来。

  然后就成了两人被刘慧芳追杀了,看到提着菜刀而来的刘慧芳,两人还以为这个女人被吓疯了,大家都闷头狂奔了起来。

  “我要开始了,你用手机录下来!”

  余飞也不等两人了,对着刀疤说了一句话,让

  王大锤去给自己准备一把刀。

  王大锤拿来刀之后,余飞帮他用刀将丝袜割断,终于才将他的大脑袋解放出来。

  等王大锤重新换了一个丝袜套在脑袋上之后,余飞终于才开始了。

  刀疤站在一边用手机录像,余飞迅速将杀手身上的绳子都解开,将他仅剩的一只手绑起来之后,吊在了地下室的顶部。

  杀手断掉的右臂上的寒冰基本化掉了,开始有血水不断流出来。

  余飞拿了一根绳子将他的断臂绑住,否则等他手臂上的寒冰彻底化开之后,余飞也救不了他了。

  做完了这些,余飞才给他的体内传入一些灵气,让他恢复一些,否则马上死掉了,那自己千刀万剐的计划就没法实行了。

  杀手在灵气入体之后,气色很快就恢复了不少,眼睛慢慢的睁开了。

  “谁……”

  鬼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因为满嘴的牙被打掉了大半,发出来了声音也听不懂说的是什么。

  “别废话,想死个痛快吗?”

  余飞手里的刀在指尖飞舞了几下,秀的摄像头都无法准确的捕捉,看起来一片刀影。

  “哈咯我……”

  杀手急忙对着余飞点点头,想要说的话,因为嘴里漏风,所以听起来相当的逗比,竟然成了调侃一般的话语。

  “想得美!”

  余飞看到对方恳求的眼神,贱笑着说道,虽然脸部的表情被丝袜挡着,但是从话语之中就听得出来他的戏虐。

  杀手听到这话,眼中满是死志,但是此刻,他连自杀都做不到。

  唯一完好的一只手臂,被吊在空中,而他满嘴的牙都基本掉完了,想要咬舌自杀都做不到。

  更别提咬舌自杀只是影视剧编纂的结果,事实上咬舌并不能自杀。

  “自从你绑架我的身边人,逼迫我自杀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你会死的很惨,就算是作为一个杀手,也应该有职业道德和底线,你破了底线,那就不要怪我!”

  余飞看着杀手,眼中杀意满满的说到。

  在他看到父母流泪,看到自己的女人流泪,看到自己的兄弟为了让自己走拼命,看到大黄倒在血泊中,就下定了决定,要是自己可以翻盘,绝对不让此人好死。

  “喔诶有……”

  杀手想要开口争辩,可是他的话没出口,就变了味道,鬼才听得懂。

  其实杀手从一开口,就只想杀了余飞和东方冷,多余一个人都不想杀,他给自己定的规矩,绝对只杀目标,其余不给钱的人,绝对不杀。

  可是他此刻就算说的出来话,也没有人相信,所以说出来和不说出来,没有任何的区别。

  “从哪里开始呢?脚你看如何?”

  无论对方说什么,余飞都不会心软,因为对于那些伤害自己和自己身边人的人,你的心软就是助长别人的气焰。

  余飞一刀捥在了对方的脚心。、

  “啊!”

  杀手吃痛,立马传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余飞出刀很讲究,绝对不挑致命的地方,甚至重要的血管他都避开了,对方要是两三刀就挂了,难解自己的心头之恨,也无法震慑宵小。

  刀疤面无表情的给余飞做着录像的工作,甚至都不问余飞这是为什么要录这个,毕竟在地下室做这样的事情,那就是见不得人的

  事情了。

  王大锤则蹲在一边,时不时余飞有什么要求,立马冒出去拿过来满足余飞。

  反正大家内心都憋着一口气,内心没有丝毫的怜悯。

  瘦猴和孙赖子,被刘慧芳追杀到村里之后,终于才想起来亮出来身份,刘慧芳看到是两人,知道自己这马后炮还追错人了,这才悻悻的提着刀转身离开了。

  瘦猴的杀气也被刘慧芳吓没了,和孙赖子对视了一眼,这对难兄难远远的跟在刘慧芳才想后山而去。

  不过他们这一番大戏,可把村民看的惊呆了,不明白三人这是干什么,难道是为了演练什么突发情况。

  后山发生的事情,村民大多数不知道,或者只是知道可能出了点事,不知道余飞差点就被人算计死了。

  孙赖子和瘦猴回到后山的时候,刚好遇上余飞一边用白毛巾擦手,一边从地下室走了出来,余飞的身上满是飞溅上来的血滴,白色的毛巾被擦成了红色。

  刀疤也跟着走了出来,王大锤这个神经粗大,正在收拾惨绝人寰的现场。

  “果然弱鸡就是弱鸡,才坚持了这么一会!”

  余飞一边擦手一边说道。

  “明明是你割着割着没有了耐心,压制不住自己的杀气,有好几刀都切中了致命的位置!”

  刀疤给出了评价。

  “下次让你来,要是你能玩够一千刀,也不说万刮了,我就服你!”

  余飞翻了个白眼,自己还是个正常人,实在是做不到记载中那些古时候的专业高手的地步。

  “有王大锤脑袋上套过的那种红色的网格丝袜辅助,我可以!”

  刀疤自信的说到,他将这个技能早就想过无数次了,因为那些杀了他父母和所有亲人的凶手,他也让准备这样一刀刀还回去。

  “有些事明知可为,也不要去做,因为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会凝视你!”

  余飞盯着刀疤看了几秒之后,意味深长的说到。

  余飞也不是做不到,只是他知道,有些事情,不要去做。

  他当初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就是因为杀心太重杀气难以自控,所以才被送到若智和尚哪里静修。

  余飞还有自制力坚持到见到若智和尚,要是刀疤自制力不足,做出来了天怒人怨的事情来,余飞到时候实在不知道要大义灭亲,还是保护刀疤了。

  说实话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就算是余飞都无法过自己心理那一关,刀疤就算是成了恶魔,自己恐怕也无法对他下杀手。

  “余哥,我知道!”

  刀疤点点头,他知道余飞担心的是什么。

  “恩,明白就好,你还有我们这帮兄弟,过去需要了结,未来也需要去期望!”

  余飞将擦干净的手,伸出来拍拍刀疤的肩膀。

  “余哥,完了?”

  瘦猴和孙赖子等两人说完了,这才开口问道,对于错过好戏,他们都是一脸的遗憾。

  “决出胜负了?”

  余飞看到完好无损的两人,疑惑的问道。

  “没有,我们刚出地下室,就被你的丈母娘当暴徒,提着刀一直追杀到了村里,我们还以为她疯了!”

  瘦猴无语的说到,要不是刘慧芳,自己一定要将孙赖子暴打一顿,可是有了刘慧芳这个插曲,他立马就没有怒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