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诡狩 > 第787章 开门见山

  诡狩第787章开门见山“后来无论我怎么问,他都推说这事儿保密,让我一个人字也别说!”况勤说,“我后来越想越觉得这事儿不对劲儿,就悄悄告诉了颛孙大哥,然后他就通知了你们!牧原毕竟帮过我们,也算是我们的恩人和朋友,做人不能不讲义气啊!”

  “你是说你这个小舅子每个月的月底才能出来?平时不能过去看他?”

  “也不是不能!”况勤摇了摇头,“不过他们那儿管理得挺严的,去年中秋节他们没放假,我和菲菲还过去看过他呢,谁知道看门的老头死活不让进,我们隔着栅栏门递的东西!后来,我小舅子还因为这事儿被领导骂了一通呢,从那以后,我们就再没敢去了!”

  飞鹰挠着腮帮子想了一会儿,然后用鹰一般的眼神盯着况勤,问:“他每个月底都来你这吗?”

  被那眼神盯着,况勤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如同坐在老虎凳上一般。

  “基……基本上每个月都来,很少落过,即使不到我这来,也肯定去他姐那的!”

  “那他出来呆多久?都住哪儿?”

  “一个月放假四天,一般至少会在我这里住一天,剩下的有时候也在这边住,有时候去和他卫校的同学耍,具体住哪儿我不太清楚!”况勤说完,不免紧张起来了,“你……你们不会……别啊,我可是正经耍朋友,要是我女朋友知道……”

  “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他的!”飞鹰摆摆手,“这一点儿我可以向你做出保证!”

  “那你们的意思是?”

  “我们想获知一点儿内部情报,但我们的人进不去∪然你小舅子见过牧原,就说明他的工作会和牧原发生接触!”

  “这个……到是有可能!”况勤点点头,“我小舅子以前是做护理的,这个月才刚刚升职,好像负责派发药品!”

  几人点点头,如此说来那情况就彻底明了了。牧原已经被抓了几个月了,但阙轲却才见到他,而且这小子去年才进入精神病院,无论是职位还是工龄都不可能成为核心人物,是断然不会接触到牧原的。

  “和我详细描述一下阙轲的衣着?”

  “衣着?”

  “他在精神病院里穿什么衣服,出来以后穿什么衣服,随身有没有什么配饰?”

  “在单位好像是穿的就是统一的制服,我们就看到过一次,就是那种淡蓝的工作服!他倒是喜欢带一些配饰,比如手表什么的,可医院里好像不让戴!对,不让戴,他以前和菲菲提起过,说有的病人发起疯来会乱抓乱咬,为了减少伤害,医院里不允许他们戴饰品!”

  “他出来后穿什么衣服呢?”飞鹰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干脆你们自己看好了!”

  “他的衣服在这里?”

  “对,他平时都住医院,在陪都也没房子,就把这里当家了,除了必用的东西,行礼都放这边了!”况勤说,“其实去上班也用不着什么东西,就是带点儿烟,一些零食,和一套衣服,每次回来都是他姐给他洗,所以我才说他放了假肯定要过来的!”

  走进正房的一个房间,况勤拉开一个衣橱,里面的东西很少,就是几套衣服。从这些衣服的款式上就能看出阙轲的年龄并不大,而且注重牌子,有年轻人喜欢攀比的习惯。

  忽然,飞鹰的眼前一亮,伸手拿起一条皮带。这条皮带并不旧,也是一个不错的牌子,但是卡扣却坏了。

  “这皮带是他的?”

  “没错!”况勤点点头,“他说上次有个病人发疯,把他的皮带扯坏了!”

  “也就是说他们虽然穿工作服,但却扎自己的皮带?”

  “当然了啊,医院的衣服都是统一尺码,基本上都偏肥,不扎皮带会掉的!”

  “那他最新的皮带是什么款式的?”

  “和我现在扎的这条一模一样!”况勤撩起了衣服,可能是有女孩子在场的缘故,他的动作还有一些扭捏。

  飞鹰却没这个顾虑,动作奇快,一扭一拉,就把况勤的皮带抽下来了,然后拿在手里仔细地打量着。况勤措施不及,裤子差点滑落在地,吓得急忙伸手捂住,脸都红了。

  “这皮带有什么问题吗?”颛孙翾奇怪地问。

  “皮带没有问题,不过我要把这皮带带走,在上面装点儿东西!”

  “带走?”

  郑步看了飞鹰一眼,得到对方的默许,就开门见山地说道:“两位,不瞒你们,牧原得罪了人,被人给绑票了,我们一直都在fēngsuǒiāo息!这位……是警方特派的,正在调查这个案子!”

  “什么?”况勤一惊,然后赶忙又去抓裤子,“那……那精神病院里面有劫匪?”

  “这个不好说,不过既然把人藏在里面,说明精神病院肯定有人和他们勾结!”

  “那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把人救回来啊?”

  “这个就复杂了,归根到底就是怕他们伤害到牧原!”郑步说,“两位大哥,明人不说暗话,我们要想把牧原救出来,还需要您两位多帮帮忙,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这……”况勤犹豫了一下,“谢我不敢当,不过我有个条件?”

  “说!”飞鹰简单扼要地吐出一个字。

  “这绑票的事儿肯定和我小舅子没有一点关系,你……你们得保证他的安全!”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拿皮带回去,是为了在里面装一个qiètīng器,先探一探里面的情况,不会对他有任何伤害的!”

  “那万一他们查出来呢?”

  “你多虑了,皮带本身就是金属的,就算用探测器检测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更何况那里就是医院,又不是什么军事重地,不会有这种先进仪器的!”飞鹰说,“如果他有什么危险,我们会紧急营救的!”

  “真没有危险?”

  “没有!”飞鹰摇摇头,“这皮带你要偷偷地换,他不知道情况,就不会露馅,明白了吗?”

  “兄弟,这事儿我觉得没问题!”颛孙翾劝了一句,“这是最保险、最安全的办法!”

  “行!”况勤重重地点了点头,“知恩图报,我听你们的!”

  “谢了,qiètīng器装好之后我会先拿给你测试一下,让你彻底放心!”飞鹰在况勤地肩膀上拍了拍,又冲颛孙翾点了点头,然后就拿着皮带出去了。

  “这事干的不错,我以后白给你出工三次,要是小师兄被救出来,我再加三见!”

  “不用!”颛孙翾摆摆手,“咱们之间有君子协议,按照章程办就行了,只要你们肯出手我就谢天谢地了!”

  送人郑步等人,颛孙翾长出一口气,然后就美滋滋地喝起了茶水。

  “大哥,你说这事靠谱吗?我小舅子真不会出事?”

  “不会!”颛孙翾摇摇头,“虽然我不知道刚才那人是什么来历,但他绝对不简单,他越不敢轻易出手,就说明牧原这家伙越可怕!兄弟,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事儿吗?”

  “当然记得了,要不然我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把这事儿告诉你嘛!不过大哥,您上次说的那事儿也太邪乎了点儿吧!”

  “邪乎?”颛孙翾嘿嘿一笑,“我后来跟本地的斥候和燕京那边的朋友打听过了,你知道牧原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况勤好奇地问。

  “江湖上传闻这小子是鬼王投胎转世,这阳间的鬼见了他都得退避三舍!”

  “鬼……鬼王?”

  “没错,我他妈的终于明白那无头将军为什么要给他下跪了,这就是在世的阎王爷啊!兄弟,能救阎王爷一命,怎么都划算啊,这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啊!”

  “哥,你这话怎么听着……”

  “像胡话是吧,嘿嘿,你就是把我当成精神病我也认了,不过能有这小子罩着,咱兄弟还怕什么啊!哥哥我干什么行的你也知道,宁信有,莫信无啊!”

  “我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牧原上次帮了咱,咱总要回报一下啊!”

  “行,兄弟,你比哥哥我境界更高,你小子以后会有大福分的!”颛孙翾竖起了大拇指,“不像我,一身的铜臭气!”

  “哥,你是太谦虚了,我就觉得你人挺好的,这些年可没少帮我!没有你,我哪有现在的小日子啊!”况勤说完,端起茶壶给颛孙翾满了茶,两人美美地喝了起来。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