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雪落关山 > 第2065章 动了凡心

  雪落关山正文第2065章动了凡心费再雄想要刺死剑无痕,剑无痕并不抵挡,而是催动宝剑劈向费再雄。看这架势,剑无痕是个亡命徒,要和费再雄同归于尽。

  最后,还是费再雄怕了,收回身子,举剑去挡剑无痕的剑。剑无痕的红光宝剑劈在了费再雄的剑上,当的一声脆响,费再雄手里的剑断成了两截。

  费再雄大惊失色,扔掉了手里的半截断剑,撒腿就跑。求饶,剑无痕无动于衷,打架,费再雄又打不过剑无痕,为今之计只能是逃跑了。

  费再雄刚跑到门口,一只脚迈到了屋外,剑无痕催动宝剑飞射上去,噗的一声,在费再雄的背心上穿出了一个血窟窿。

  费再雄扭过头来,看着剑无痕,想要说话,一句话没说出来,倒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咣当,费再雄栽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气息。

  杨怡珍看了看费再雄的尸体,再看剑无痕,剑无痕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他刚才杀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蚂蚁似的。

  杨怡珍吓得从椅子上滑了下去,瘫坐在地,不停地说着,“执事大人,费再雄投毒和我无关,和我无关,您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剑无痕盯着杨怡珍,说道:“你这狡猾的东西,事到如今还要抵赖,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剑无痕眉头一皱,调动那红光宝剑飞了过来,悬在了杨怡珍的头顶。杨怡珍知道跑是跑不掉的,打也是打不过的,她该怎么办,就这么认命了,死在剑无痕的剑下?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再不老实交待,休怪本执事无情!”剑无痕一双眼睛,精光四射,盯着杨怡珍。

  生死攸关之际,杨怡珍转动所有脑细胞,极速思考起来,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你还不说是吧?好,本执事就成全你,去死吧!”剑无痕调动红光宝剑,准备把杨怡珍劈成两半。

  杨怡珍惊恐万状,叫道:“执事大人且慢,我说,我说!”

  红光宝剑悬在杨怡珍的头顶,停了下来,剑无痕面目狰狞,瞪着杨怡珍,吼道:“快说!”

  杨怡珍看着剑无痕,稳定了一下心神,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轻轻地褪去衣服,露出了粉嫩的香肩。

  剑无痕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杨怡珍做出一副千娇百媚的样子,说道:“执事大人,我在向您坦白呀。”

  杨怡珍一边说着,一边脱衣服,雪白的身子裸露在剑无痕的面前,剑无痕的眉头越皱越深,厉声说道:“把衣服穿上!”

  杨怡珍心里万分恐惧,但是,为了活命,她还是装出风情万种的模样,娇滴滴地说道:“执事大人,您是大人物大英雄,奴家对您仰慕已久,一直想服侍您,不知能不能有这个荣幸。”

  杨怡珍凑到了剑无痕的身边,柔软的身子蹭了蹭剑无痕。剑无痕面红耳赤,叫道:“你找死!”

  红光宝剑闪烁着光芒,对准了杨怡珍,随时准备刺下来。杨怡珍倒在地上,流着眼泪,说道:“执事大人,我这么漂亮,您舍得杀我吗?”

  剑无痕看着杨怡珍,瞪大了眼睛,额头青筋暴起,就是下不了决心杀了杨怡珍。杨怡珍阅男无数,看出了剑无痕的心思,微微一笑,上前偎依在剑无痕的身上,一双纤纤玉手滑溜溜的,在剑无痕的身上游走起来。

  “执事大人,自古美女爱英雄,您就是个响当当的大英雄,”杨怡珍慢慢去解剑无痕的衣服,剑无痕目眦欲裂,瞪着杨怡珍,不说一句话。

  杨怡珍解开了剑无痕的衣服,剑无痕那古铜色的结实胸膛露了出来。杨怡珍做出惊讶的样子,说道:“执事大人,您是我见过最健壮的男子,我最喜欢你这样顶天立地的汉子。”

  杨怡珍伸出了舌头,触碰到了剑无痕的胸膛。剑无痕像是遭遇电击似的,一个激灵就要跳起来。

  杨怡珍抓着剑无痕,说道:“执事大人,就让奴家服侍你一场吧。”

  剑无痕瞪着杨怡珍,说道:“你要毁我的仙根,坏我的修行!”

  杨怡珍笑道:“执事大人,人生在世,得乐且乐,何必如此强迫自己呢。”

  杨怡珍看得出来,剑无痕是个禁欲多年的苦行僧,这种人看似坚不可摧,其实,有时候轻轻一戳,就能戳破他的防线......

  费再雄死了,杨怡珍整理着衣服,活着走出了剑无痕的书房。杨怡珍和剑无痕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一个继续当风骚的女弟子,一个继续当严厉的男执事,只不过,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剑无痕的书房里总是隐隐约约,传出一些异样的声响。

  杨怡珍和剑无痕一来二去熟识了,杨怡珍就想着利用剑无痕。一天,**过后,杨怡珍愁眉紧锁,躺在床上。

  剑无痕看了看,问道:“你怎么了?”

  一直板着脸,从来没有和女人有过深入接触的剑无痕,自从和杨怡珍有了苟且之事后,也懂得一点怜香惜玉了。

  杨怡珍看了剑无痕一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扭过头去,不说话。

  杨怡珍越是这样,剑无痕越是莫名其妙,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杨怡珍说道:“我想起了一些烦心事。”

  “什么烦心事?”剑无痕按照杨怡珍设计好的路数,一步一步钻进圈套。

  杨怡珍说道:“算了,说出来也没用。”

  杨怡珍吊足了剑无痕的胃口,剑无痕有些急躁,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遮遮掩掩的,有什么话就不能直说吗?”

  剑无痕这种粗线条的汉子,动不动就急。

  杨怡珍看着剑无痕,说道:“有人欺负我,你能帮我出气吗?”

  剑无痕把杨怡珍当做自己的老婆,或者说,当做自己独有的财产,听说有人欺负杨怡珍,他勃然大怒,问道:“是谁?!”

  杨怡珍说道:“就是你的弟子,八十六号学院丁字房的石头。”

  剑无痕问道:“他怎么欺负你了?”

  杨怡珍还没说话,先哭了起来,挤出了几滴眼泪,说道:“他想要轻薄我,我没有答应他,他就四处说我的坏话,骂我是贱人,骂我是**,呜呜呜......”

  杨怡珍大哭起来,哭得梨花带雨,剑无痕恨得咬牙切齿,一拳打在墙上,把墙壁打出了一个大洞。

  杨怡珍擦了擦眼泪,说道:“执事大人,对不起,我不该和你说这些事情。”

  剑无痕说道:“你早就该告诉我,王八蛋!”

  杨怡珍看着剑无痕那怒气冲冲的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第二天上午,剑无痕给弟子们上课,石正峰和张帅、王胖子、李铁他们都准时到了操场上。

  剑无痕还是像往常一样,板着脸,教授弟子们剑法。讲完了一套剑法之后,剑无痕说道:“下面你们两人一组,分组对抗。”

  众弟子自行分组,石正峰和李铁一组,两个人拿着剑,切磋起来。剑无痕背着手,在众弟子中间走来走去,走到石正峰、李铁的身边,停下了脚步。

  “慢着!”剑无痕吼了一声,石正峰和李铁停了下来。

  剑无痕瞪着石正峰,说道:“刚才我教你们剑法的时候,你有没有用心听?”

  石正峰说道:“我用心听了。”

  “放肆!”剑无痕突然怒吼一声,众弟子都是一愣,纷纷停止了切磋,朝剑无痕、石正峰这边望了过来。

  剑无痕对石正峰说道:“你怎么和我说话呢,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执事?!”

  石正峰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这个剑无痕为什么要找自己的茬儿,不卑不亢,说道:“不知我哪里冒犯了执事大人?”

  剑无痕怒不可遏,叫道:“你还不知悔改!”

  这时,张帅、王胖子走了过来,说道:“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剑无痕瞟了他们俩一眼,说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一边待着去。”

  石正峰说道:“剑执事,你无缘无故冲我发火,这是为什么?”

  以前,石正峰觉得剑无痕这个人不讨人喜欢,也不讨人厌,他和剑无痕之间也没有太多的接触,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剑无痕为什么突然针对自己。

  剑无痕说道:“你刚才练的剑术不对,我要给你指正,你却目无尊长,不把我放在眼里。”

  石正峰笑了一下,说道:“剑执事,我怎么目无尊长,怎么没把你放在眼里了?恕我愚钝,请你明说。”

  “你这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剑无痕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

  石正峰说道:“真是可笑,剑执事,你的意思是我得跪在地上,给你磕头,这样才算得是把你放在了眼里?”

  众弟子看着剑无痕、石正峰议论起来,以前,剑无痕虽然严厉,但是,他做人执法还算公正,不会无缘无故地刁难弟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在仙剑山庄这么多年,剑无痕第一次做事有了私心,众目睽睽之下,他很是狼狈,为了掩饰心虚,指着石正峰叫道:“你违反仙剑山庄的规矩,我现在要处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