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罗大陆之元素圣灵 > 第一百五十七章:我,夜无邪,为所欲为!

第一百五十七章:我,夜无邪,为所欲为!

  “原本我是想用些东西公平兑换天玄灵玉和平解决此事的,不过看到你们这么不识趣,那就罢了。”只闻四十四号包厢中的神秘青年桀桀的笑了两声,语气稍作停顿,旋即接着又道:“既然无法和平的解决,那就只能采用一些不是特别和平的手段了。”

  神秘青年的出现与搅局几乎是在一瞬间中发生的,听到他与钱乾短短几句话的交流,在坐众人的脸色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

  无人做声,现场一度显得十分安静。神秘青年都说到了这份上,哪怕是智商再低的人相信都已经看出今晚的武魂城怕是不会太平了。

  慕笑在这时只想说上一句:“系统,对不起!”原来出现故障的不是系统,而是他的小脑袋。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会告诉慕笑,系统永远是最正确的,什么叫做神一般的预感。

  “嘣!”神秘青年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在众人耳畔立马又响起了一道巨大的轰鸣之声。

  声音同样传自神秘青年所在的四十四号包厢。只见那间包厢中用来观看拍卖的透明玻璃猛然破碎,成了一堆玻璃渣子溅落全场。

  众人纷纷运起魂力护体,这才没有被玻璃渣子所伤。虽如此,但现场还是被神秘青年给搞得一片狼藉。

  青年的这番作为不仅彻底惹怒了钱乾,更是挑起了众怒。

  顿时,拍卖现场怒骂声四起,矛头皆是指向那四十四号包厢中胆大包天的青年男子。

  玻璃破开,神秘青年的身形自然而然的便显露了出来。

  抬目往上望去,四十四号包厢中共有两人,一满身黑衣满脸笑呵呵的邪异青年与一被黑袍遮住身躯隐去容貌的佝偻老者。

  黑衣青年的相貌可谓是相当之秀丽,为何这般形容呢?因为不论怎么去看,青年身上总带有着一种阴柔邪异之气,再加上他那跟女人一样白净的脸颊,说秀丽其实正巧恰到好处。

  “胆敢在武魂城内撒野,真当我武魂殿无人了不成?”

  青年气势汹汹的破窗而出,二号贵宾包厢内的武魂殿小执事立马就坐不住起身冲了出来。

  凌空一个箭步,武魂殿的无名小执事瞬息间来到了与青年相距几米远高空的位置,与之一起出现的还有正处在气头上的钱斗罗。

  “在天玄灵玉竞拍之前我便说过了,在武魂拍卖所内闹事,那便是与我钱斗罗为敌。你们若执意如此,那就别怪我等动手了。”钱斗罗厉声说道,若闹事者是一些小喽啰,他二话不说就能将之赶出拍卖所,可当下这种情况似乎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听得小执事与钱乾相续说出的话,青年不屑一笑,往前一步踏出身体竟也是凌空漂浮了起来,在他身后紧紧跟随着的黑袍老者也是一样,“那就动手呗,来来来,用不用我让你三招?”

  只有魂力突破七十级成就魂圣之后才可能拥有短暂的凌空飞行能力,武魂殿的小执事在出现的一刻便释放出了武魂,他是一位拥有风铃鸟武魂的七环魂圣,天生就能够飞。至于钱乾不用多说,飞天遁地对封号斗罗来说都不是难事,最让人感到诧异的是这妖异青年竟然也可以凌空而行,而且是与钱乾一样没有释放武魂的情况下。

  没有释放武魂便能做到如此地步的魂师只有两种,第一种就是像钱乾这样拥有封号斗罗实力的,看青年外貌若没有经过特殊手段掩饰顶多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如此年龄就能成为名震一方的封号斗罗,就算是打娘胎里就开始修行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这第一种情况就被果然排除了。青年之所以能够做到如此地步,那就只可能是他的魂力十分浑厚,浑厚到能让他一直保持凌空而行的状态。这种魂师很少能见到,但只要出现那就是使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好大的口气,你若真有本事那便接下我这一掌!”

  小执事的脾气还是很暴躁的,见青年大放厥词,他气不过,运起魂力也没顾及现场人群的感受,便是朝着青年一掌轰了过去。

  有胆小者此时已经一溜烟的跑出了拍卖所,不过胆小的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人群还是选择了留下来看热闹。这里毕竟是武魂城,这里也有霸主武魂殿的人存在,还有一位成名已久的封号斗罗,众人都认为不可能会出现危险。

  慕笑此时很蛋疼,他知道之后的情况可能会愈演愈烈,但却又没法跑出拍卖所,因为他与南宫琳所待的包厢正是那神秘青年包厢的一旁,也就四十三号,若就在样光明正大的跑出去,鬼知道青年会不会一巴掌把慕笑给呼死。

  如果只是这样慕笑倒尚且还能接受,大不了小心一些配合空间跳跃偷偷溜走就是了。最让他难受的是南宫琳这个小妮子,本来一个人就很有危险,再带个拖油瓶,那就更危险了。

  扔下她不管自己溜走?不,慕笑可做不出这种事情。为什么?保护女孩子不应该是每个主角应该做的事情嘛?

  主角的责任心啊……

  ……

  视线重新回到钱乾四人的身上。

  小执事身形一动,一掌挥出朝着青年猛击而去。

  “嗡。”就在小执事的攻击马上就要砸落在青年身上之时,空气中忽然传出了一声轻响,然后就只见小执事的身形徒然的僵硬在了原地,手掌停留在半空中微微颤抖,像是受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阻力一般再无法向前推进半点。

  “说好让你三招,这是第一招。”青年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小执事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强大的攻击,身体不受控制“轰”的一声砸在地面。

  “不好意思,没控制好力道。”

  武魂没有动用,众人甚至不知道青年的攻击方式,就只见身为魂圣的小执事没有半点还手能力地被轰飞了出去。

  这一刻,众人开始慌了,难言的恐惧顿时弥漫了每一个的胸腔。

  “快跑!”

  顿时,就有一个被吓破胆的中年魂王忽然出声,拔腿就要往外逃跑。

  中年魂王踏着急促步伐很快便冲到了拍卖会的大门口。可就当他满心激动就要推开大门时,异变突生。

  只见在那中年魂王脚底的地面上忽然拔地而出一根有着水桶般大小的血色藤蔓,藤蔓猛然一挥瞬间破碎掉了他魂王级别的护体魂力,穿了一个透心凉。

  这样还没完,在藤蔓刺入中年男子的身体之后,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体内鲜血全数被那根呈现血红之色的藤蔓所吞噬。

  如此卑劣的手段让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冷气。

  在魂王死后,血色藤蔓“嗖”的一下被一直站在青年身后的神秘老者给收回。

  “今天我开心,你们留在这里不要走了。如果还有人敢扫我的兴,从这里离开,那么刚才这人便是你们的下场!”妖异青年发声大笑,可谓是狂得一比!

  为什么之前那群胆小的人可以安然离开?现在却不行?因为夜无邪开心!因为他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成语接龙,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