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飘渺凡仙 > 第七十三章 再战毒尸

  “下面何人,报上名来。我尚征不杀无名之辈。”峡谷上方的尚征,舞动双锤大喝。

  王逸哪有功夫理他,在心中计议是战是退。

  尚征见下面无人应他,大吼一声,举起双锤,就要冲下去。

  “三弟,不可莽撞,大哥的话,你忘记了?”伍凌急忙喝止住他。

  伍凌见王逸如此年轻,又是首领,很可能是那个难缠的敌首,急忙出言制止。

  尚征犹豫了下,看了看王逸,放下双锤,冷冷的看着那两个高大身影。

  那两个高大身影,不知用什么方法将石碓震开之后,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王逸环视一周,最后将视线停留在那两个高大身影身上。

  从他们身上,他感到一种熟悉又危险的气息。

  “秦大哥,你带人先撤。典大哥,你带人殿后。我在这里拖住他们,看看情形。”

  随着石碓后传来两声长啸,王逸心中一紧,急忙催促道:“两位大哥不要犹豫,敌人有备而来,晚了就麻烦了。”

  典均、秦明对王逸的本事十分信服,听他语带焦急,不再犹豫,立刻带兵后退。

  一时间,偌大的峡谷里,除了满地尸体和乱石,只有王逸和那个疯子站在那里。

  随着两声长啸响起,原本一动不动的高大身影,抽出腰间长刀,飞一般冲向王逸。

  王逸举起长戟,横扫而去。

  “咣!”刀戟相交。一股巨力从长戟传来,手中一个不稳,长戟差点脱手而出。

  “好大的力量!”方才那一戟,已经用上了神秘能量.

  正常情形,一戟之下,就算不能杀死对手,最起码能够将兵器挑飞,不料长戟竟险些脱手。

  顾不得惊叹,王逸快速后退,身前长刀紧随而至。

  眼看避无可避,聚起全身力量,将长戟向前掷出,拔出腰间宝剑,开始游斗起来。

  只见一片剑影,飘忽不定,在两个高大身影旁游走变换,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

  这两个高大身影,不仅力大无比,也十分灵活,如此飘忽的剑式,被他们用长刀一一格挡下来。

  “这两人的实力,与那日的姚刚不相上下,单打独斗,受伤之下或许能险胜,两人联手,便不可力敌。”交手几合,王逸便对两人实力有了判断。

  两人手中的长刀也非凡品,与王逸的宝剑多次相交,都不落下风。

  就在王逸有意拖延时间,准备随时撤退之时,长啸再次响起。

  那两个高大身形速度竟快了几分,两片刀光将剑影包围起来,剑影的范围越来越小。

  “这气味,怎么有些熟悉。”打着打着,王逸突然闻到一股古怪的味道,真气瞬间为之一滞,动作也随之一缓。

  虽然很快就恢复如初,但只是这一缓的功夫,两把长刀已经从头顶袭来.

  王逸急忙挥剑格挡,只勉强挡住了其中一刀,另外一刀侧身险险避过。

  然而那刀瞬间变向,划过他的肩头,鲜血喷洒而出。

  不容片刻喘息,两刀再次临身,勉强挡住胸前一刀,腿上却被划个口子。

  峡谷上的尚征、伍凌二人,吃惊的看着下面的战斗。

  尤其是尚征,向来自负,先天之下少有敌手。如今看到峡谷里打斗的三人,每一人实力都在他之上,震惊异常。

  王逸连番受伤,气力不继。此时就是想退,也退不得了。

  如今左支右绌,勉强抵挡,毫无逃跑的机会。

  他突然看到两丈外的疯子,自从动手以来,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疯子只有受到攻击才会还击。”

  想到此处,王逸奋起余力,缓缓的向疯子那边靠近。

  峡谷上众人,一开始就注意到疯子,此人既不动手,也不逃跑,只站在那里低头不语。

  眼看争斗越来越激烈,就暂时忽略了他。

  战场一点点向疯子那边靠近,还有丈许远的时候,疯子突然大吼一声,疯狂的冲向了战圈,凌空劈出数掌。

  掌风凌厉,隐约带着呼啸之声。

  攻向王逸的两人,竟然无视掌风,攻势反而更凌厉。

  眼看王逸持剑臂上就要挨上一刀,这样就无再战之力。疯子的掌风呼啸而至,砰砰打在两人身上。

  只见两人身形一个踉跄,手中的刀缓了半分。趁此机会,王逸奋力跃向远处。

  疯子已到了两人身旁,出手如电,不仅格开了两人持刀手臂,更唰唰拍出两掌,打在了二人胸口。

  两人身体倒飞出去,胸前的护心镜被打的凹了进去。

  王逸心中大喜,以方才那两掌之威,不死也得重伤。

  就在此时,疯子突然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而那两个被打飞的身影,竟然狂吼数声,站起身来。

  “不好,疯子中毒了。”

  王逸来不及细想,跑上前去,一把将疯子扛在肩头,头也不回的向着峡谷另一头跑去。

  “他要逃跑,快追!”尚征伍凌大喝一声,从峡谷上方一跃而下。

  那两个高大身影,也提刀追了上去。

  就在尚征与伍凌与高大身影接近不久,飞跃的身形突然停了下来,两人捂住胸口,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然后缓缓的倒了下去。

  同时长啸声再次响起,两个高大身影也停了下来,站着一动不动。

  两名黑袍人出现在峡谷里,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尚征伍凌。

  “哼,两个废物,只会添乱。”说话的是其中较高的黑袍人,声音中充满了蔑视。

  “师弟,唤醒他们吧,莫生事端。”另外一人声音冰冷无比。

  高个黑袍人闻言低下身去,长袖拂过尚征伍凌的面庞。

  “方才那两人,都不是易与之辈。那青年,不仅武功高强,似乎不惧毒气;后面那人,武功更是超绝,两掌击飞毒仆。”矮个黑袍人抬起头来,脸上竟画满奇怪的符文。

  “师兄,那两人虽然厉害,但在毒仆之下,一个受伤,一个中毒。若非毒仆不擅速度,今日就叫那二人留下性命!何况我们还有后手。”高个黑袍人不屑的说道。

  “师弟,今日就到此为止。让毒仆敛起毒气。等到了城下,激发毒仆狂性,攻下一座城门易如反掌。那二人定会出现,一并杀了。”

  “师兄,方才那两人的尸首,倒是培养毒仆的好容器,带回族内去,也能弥补下此行任务失败的责罚。”

  “可恶,要不是碍于约定,不能对那些废物出手,任务怎会失败!”

  “师兄,事到如今,生气也没用。”

  ……

  王逸扛着疯子,逃了没多久,发现身后无人跟来,便放缓身形。

  疯子也醒了过来,应该是珠子的气息将毒解掉。

  多亏那墨绿珠子,王逸数次死里逃生。

  每每中毒之时,气血都会受到很大影响,武功身法大大折扣。

  那珠子仅凭气息,便可除去体内毒素,实在神奇。

  疯子此时又恢复那痴呆之状,跟在王逸身后,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已忘记。

  “方才的气味似乎与那晚毒尸身上的气味类似。莫非刚才那两个高大身影是两具毒尸?”

  王逸回想起那长啸声,以及浑身密布的铠甲,还有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越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这次的毒尸比上次的那个要厉害许多,而且一来两个,正面交锋,难以力敌。疯子虽然武功超绝,奈何抵挡不了毒气。”

  一想到毒气,王逸忽然心生妙计,忍不住轻笑起来,完全忘记方才的狼狈。

  “下次再遇到这两具毒尸,看我不将它们大卸八块!”

  出了峡谷不远,就看到一队人马,正是典均、秦明放心不下王逸,留在此处接应。

  见到王逸浑身是血,急忙上前接应。王逸顾不得多说,领着队伍回返嘉元城。

  途经小寒山,童冠山带领的三千士兵完成了迷惑敌人的任务,也一起回去。

  此次埋伏十分成功,杀敌五千余人,极大的鼓舞了士气。

  萧天罡面色阴沉的坐在大营中。

  “几千贼兵,埋伏在此,竟无人察觉。将斥候队长斩首示众。”萧天罡恨声说道。

  “大哥,此次伏击,遇到一年轻人,似乎是那贼首,武功奇高,我自认不敌。幸好王爷派来的两人,神通广大,仅派他们的奴仆就将那贼首击伤。后来杀出一人,救了那贼首,两人逃走了。”尚征再无狂傲之色。

  “百闻不如一见,怪不得此人能让王爷忌惮。说到那两人的奴仆,似乎能放出无形毒气,我和三弟都着了道。”伍凌有些忌惮的说道。

  “那两人来历神秘,王爷也是费了些力气才请来的,自然是有过人之处。起初他们提出的计划我还不信,如今看来,计划倒还真有几分可能。这样也就不用我们兄弟动用压箱底的本事了。”一道精光从萧天罡眼中闪过。

  “是啊大哥,那伏地兽虽然凶猛,但驱使起来实在费力,放出一次,你我三人就要休息数月了。”不知伏地兽是何怪物,伍凌说起来面有余悸。

  “大哥,先把那小寒山三千贼兵歼灭,出了这口恶气再说。”

  “三弟,你以为小寒山的伏兵还会在那里么,那是贼人故意迷惑我们的,只怕我们到达那里,人早就跑光了!”萧天罡摇了摇头。

  “可恶的贼人,等攻下城池,全部杀死!”

  萧天罡的大军队伍中,有一辆巨大马车,马车四周用黑布蒙住,看不出里面是何物。只偶尔传出低沉的兽吼之声,令拉车的马匹悲鸣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