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听雨行 > 第八章 戎城有变

  王听诚疑惑,“路经?”

  “你应该听说过吧,寒江宗虽被誉为江湖第一宗,但论功法,尤其是剑道上的钻研,远不及玉虹的青翎剑派,我夫人便是出自那儿,可惜早已离我远去……”

  王听诚侧头看了他一眼,不知能说什么。

  “我儿平乐,自幼被他们认定,乃将来的剑道强者,早早将他留下。过年前我会亲自接他回来。”

  王听诚这几年游历很多地方。

  他去过玉虹大陆,那是玄武大陆南边隔海,实力远低于三大陆之地。

  偏偏这种地方有个青翎剑派。

  虽为剑派,出的大多也是剑客,但每隔几年,总会出现几个醉心于各种功法的疯子。

  比如剑道和刀道各居第一的两位疯子。

  江悬河见多话的少年陷入沉默,以为自己的话打击了他,语气柔和几分,“你猜对了很多,只……”

  王听诚突然抬头,“接个儿子不会惊扰百号人。”

  江悬河一脸尴尬。

  他刚才的话中,的确隐瞒了一些事实,但他觉得与此事无关,也没打算让外人知道,此刻被人问起,也不知该怎么答。

  因为对方不是宗里听话的少年,而是听雨楼的人。

  随时都能戳穿你绞尽脑汁、几天几夜想出来的谎言。

  纵然听雨楼地位特殊,王听诚也算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但他也不会将要事暴露。

  甚至,他对王听诚的身份仍有疑心。

  两人安静许久,王听诚突然起身,伸了懒身,打了哈欠,满脸倦意,“我累了,失陪了。”

  江悬河一愣。

  当他回过神来,已经看不到人了。

  他顿时起了一阵寒意。

  太快了。

  王听诚的马车离得有些远,以普通少年的脚力,若是尽全力跑,勉强能到。

  但刚才明显没有跑步声。

  甚至,没有走路声。

  他自认耳力很好,只要不是迷失自我的苦思,他一定能注意到。

  除非,不是走过去。

  他望了望,那马车离此大概四五丈远,王听诚跳过去,或飞过去都不可能。

  除非他是修行者。

  他望着那马车,觉得有些耸人,“我是不是,太小看他了?”

  望着火堆苦思许久,他怎么也想不到所以然来,只好进了马车堆中的一辆,逼着自己迅速睡下。

  这一夜很安静,不像前几晚,风雪刮得能把人从半夜冷醒。

  正当众人熟睡时,王听诚翻进了那辆仿佛不曾有人进出的马车。

  车里只有一个重伤的人,察觉到有人来了,立即睁开眼皮,摸住手旁长剑。

  没等他动手,就被王听诚按住了剑。

  “韩将军,是我。”

  这个声音本就很好听,尤其是渺无希望,突然出现一个救命的声音时,听者绝对不会忘记。

  韩知收回手,也没有点灯,问,“王听诚?”

  “嗯,扬庚虽与我无血缘关系,但他是我于世唯一的亲人。”

  韩知愣了愣,扬庚与听雨楼有这么深的渊源?

  静待片刻,王听诚觉得对方应该缓过来,继续道,“扬家军怎么样了?戎城还好吗?扬大哥是不是也在戎城?”

  韩知虽看不清,但也听得出话中的担忧。只是……王听诚虽出身听雨楼,凭一句话也不能证明与扬庚关系好,谁知道会不会是敌人?

  若非当时他走投无路,只能将希望托付在素未谋面的少年身上……

  戎城之事乃大武国机密,怎能泄露给外人?

  王听诚看出韩知的困惑,认真道,“其实扬大哥府上的人都认识我,他们还叫我二少爷……”

  “二少爷?”韩知双眼一亮——扬庚从未提及听雨楼与王听诚,但某位姑娘和“二少爷”却时常说起。

  想起那些描述,还真和王听诚有些相似。

  此时,怀疑也消了大半,“扬家军……仗打完了,也胜了。我军十万,折损三千。将军平安,只是受了点皮肉伤。”

  王听诚松了口气,沉在心头几个时辰的大石终于消失。

  韩知:“至于那些火兽,也全清了。不过,将军发现敌军与……”韩知顿了顿,思量这些话该不该说出来。

  王听诚看出他的疑虑,直接问,“朝廷有人勾结敌军?”

  韩知迟疑片刻,“嗯。”

  “扬大哥,为什么还不回来?”

  “防戎城有变。”

  “还可能打起来?”

  “将军说,不太可能,但不得不防。戎城的消息完全封锁,更没传进王爷和陛下耳中,将军说,敌人也许就藏在那。”

  “那,扬大哥什么时候回来?”

  “等戎城安定,敌人都清了就回。”

  王听诚顿了顿,严肃问:“其实还有一点,我一直不明白,江宗主跟扬大哥关系的确不错,但……寒城薛府虽是江湖门派,却与朝廷关系密切,为什么不是送去哪?”

  韩知微微一愣。

  王听诚大概是什么事了——也许薛府出了事情,甚至与敌军有关。

  “多谢。韩将军好生休息。”

  王听诚下了马车,回到自己马车中安心睡去。

  次日清晨,队伍继续前行,王听诚独自坐在马车中,江悬河则坐在另一辆马车上,怀里抱着江平乐。

  江平乐懒懒粘在他身上,抬头笑道,“爹爹,我们什么时候到家啊?”

  江悬河笑了笑,宠溺抚了孩子的额头,“快了,想家吗?”

  “想……可是,他们走得好慢啊。”

  江悬河顿了顿,将那份不悦悉数藏好,“雪下得太大了,路难走。”

  “真的吗?不过有爹爹在的地方就是家了,好想再慢点,我不想去南方,好远……”

  江悬河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看着一年才见一次,一次变一个样的儿子,只能温柔抱着他。

  他这么大的人都舍不得,何况孩子那么小。

  当初知道江平乐的天赋,他有些高兴,但高兴之后才知道是一年一度的分别。

  如若能回到五年前,他恨不得把孩子的天赋削了,一个废物寒江宗不会养,他自己还养不起吗?

  只可惜这孩子肩负的,是整个世间的未来。

  他感慨道,“太重了。”

  江平乐注视着父亲的双眼,只看出了害怕,所以他也很害怕。

  “爹爹,你怎么了?”

  “没事的,爹爹会一直护着你。”

  “嗯!平乐也护着爹爹的!”

  江悬河欣慰笑了笑,目光不自觉望了外头,明白自己突然感慨的原因。

  王听诚莫名其妙出现了。

  消停半年,听雨楼要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