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醒在末世前 > 第31章 除颤

  心跳变弱过程是缓慢的,如果不是出于高专注状态下的锐化,秦汉势必无法发现这一不好的趋势。

  向来镇静的心情因为这未曾料到的情况一下变得烦躁不安。

  这种莫名的烦躁来自意识深处,直指锐化专注观察的那颗粉红心脏。

  在被这莫名烦躁紧紧包裹到某一个点时,同时看着祝幼仪与心脏的秦汉脑海中闪现一组画面。

  继百丽酒店的床上醒来之后,这是秦汉第一次重新能够“梦”到未来,而清醒状态的片刻梦境就囊括进在与秦汉连接紧密的祝幼仪——秦汉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锐化实践的女孩与这颗心脏。

  画面短暂而破碎,即将发生的片段很不美好。

  “阿曼达阿姨!”

  身体因为剧烈战斗而脱力的秦汉单手扶着车门。

  之前战斗状态有多高现在虚弱程度就有多大,秦汉完全是用强暗示命令自己的身体和意识。

  “医院!”

  板寸头刚刚给祝幼仪的TQ止血带上标注了时间,阿曼达还扶着祝幼仪。

  阿曼达一直注意祝幼仪的变化,同样没有完全恢复状态的她果断地行动起来。

  “走!”

  年幼的小艾丽还没有清醒,但是做母亲的阿曼达已经焦急到顾不上这点,指挥将祝幼仪安放到越野车上。

  东风猛士发动,迅速向水乡的医院驶去,板寸头犹豫了片刻留下另一个战士,自己携带武器一同坐上这辆车。

  依然有些脱力的秦汉就小心护着车内的祝幼仪,金毛土豆似乎也感受到此刻压抑的氛围垂着脑袋轻轻舔祝幼仪手背。

  越野车绕着水乡的外围驶在青砖上,秦汉抓紧时间恢复自己的精神力和身体。

  在一块凸起处汽车颠簸起来时候祝幼仪小声闷哼,似乎牵扯到伤口了。

  “疼,又冷。”

  她声音低得像是在对自己说话一般。

  秦汉脱下军装外套轻轻盖在祝幼仪的身上,看到女孩那依然有些痛苦的表情,他的内心也跟着难受起来。

  精神力已经恢复些许,他开始将并不富余的精神力温柔地掺杂在说给祝幼仪的暗示里。

  “你会觉得身体温暖起来,随着每一次呼吸身体都会更加温暖,疼痛也无法再烦扰你。”

  “恩。”

  随着精神力和煦而稳定地输出,秦汉在颠簸的汽车上施加更多的暗示来减缓生理痛楚。

  祝幼仪的眼睛已经慢慢紧紧闭上,和艾丽一样长的睫毛在轻不可见地颤动着。

  看到原本美丽而独立的女孩如今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没有血色,柔弱而惹人怜悯,秦汉对于杰克老大的恨意更加难以遏制。

  阿曼达焦虑地看着车内后视镜,全程都在尝试加大油门加大速度,但特殊的地形始终限制着巨大车身的猛士车速。

  咚。

  咚。

  祝幼仪跳动的心脏一直在秦汉的锐化中产生轻轻的涟漪与回响,虽然比健康状态下一直虚弱但还在泵着血液。

  然而秦汉数分钟前“梦”到的画面出现在现实中的锐化里。

  心脏跳动开始出现变化。

  秦汉瞬间意识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顾不上冷静他焦急地寻找一切意识的潜意识的信息。

  人生积累的画面与信息在脑海中骤然出现又转瞬湮灭。

  有些是教科书学的、有些是网上看的、有些是专业人士说过的,但大多数都是秦汉埋藏在潜意识深处没有记忆的信息。

  潜意识还支配着呼吸、循环系统,其他所有的能耗与心智都用与信息的处理。

  “室颤。”

  “室颤。”

  秦汉猛然睁开双眼,从快速眼动状态恢复,然后嘴里念叨着这个词的同时将锐化全面铺展开,以车为中心迅速扫描一切经过的建筑。

  正在驾驶汽车的阿曼达首先惊异于平常不多话年轻人所表达的信息。

  但当她将这信息与祝幼仪身体状况结合起来之后,连怀疑的时间都没有立刻就急迫起来。

  “前面博物馆有除颤器!”

  阿曼达大脑短暂空白几秒之后,立刻想到了到医院前自己来过的一个建筑。

  在听到阿曼达说话的同一时间,秦汉的锐化也锁定在左前方40米处的博物馆内一个楼梯口,那里的墙壁正挂着印有红十字会标记的AED除颤器。

  车辆停下,几人一狗从从越野车上下来。阿曼达与秦汉抬着紧闭眼睛咬着嘴唇的祝幼仪就前往已经没人看守的博物馆,留下板寸头在外戒备。

  似乎紧跟秦汉与阿曼达的动作。

  在刚进入博物馆时祝幼仪的心脏就从虚弱稳定的跳动突然变化,整个心脏肌肉开始无规则的哆嗦。

  如果有一台实时监测心脏的心电图,就能观察到心电波形已经从开始的阿斯综合征,变成出现尖扭的那种上下反复纺锤扭转状波形。

  对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来说,尖端扭转型室性心动过速都代表着致命危险。

  祝幼仪全身已经开始微微抽搐。

  在美国熟悉操作的阿曼达不用听操作提示,已经剥开祝幼仪胸前的全部衣物并启动仪器,焦急地将不干胶电极板紧紧贴在胸口左高右低两个位置。

  而秦汉悄悄握紧上衣口袋取出来的那一小管蓝色试剂,做与死神谈判的最后赌注。

  啪

  随着仪器的放电,祝幼仪全身骨骼肌都收到电信号猛地收缩,整个人像弹起来一样打了秦汉一声响。

  来自除颤仪的大电流信号通过两个电极板涌入她的身体,强行抹平引起心肌乱颤的杂乱无章小电流。

  窦房结又可以通过传导系统传导正常心肌的电信号了。

  锐化细致的观察下,祝幼仪的心脏终于开始规律的跳动,将血液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大脑与四肢。

  过了一段时间,

  祝幼仪悠悠转醒,呼吸也深沉平稳了许多。

  她双手捂着胸口看着跪坐在自己身前的阿曼达与秦汉,胸口因为电流还相当的疼,失血带来的寒冷也没有离开。

  但无论如何,祝幼仪总算是从鬼门关被拉回来。

  这让阿曼达和秦汉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秦汉不知道应该感谢谁将这台AED自动除颤仪挂在这个公共场所,如果没有这台除颤仪他们可能在赶往医院的路上就永远失去这位聪明可爱的女牌手。

  博物馆外,水乡的浓雾还没有散去。

  但是早暗的冬夜已经要来临,日落带给大地的光线正一点点变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