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都校花的近身保镖 > 第58章 曾经,现在

  秦劫和项云枫立刻挡在了赵凰儿的身前。

  “怎么?你们也要闹事吗?”那保安不屑的看着秦劫和项云枫两人,虽然不屑,但秦劫和项云枫的身材很高大,保安已是悄悄的从背后的腰间取下了实心橡胶棍。

  秦劫淡淡的说道:“闹事倒不至于,但你们的规定实在是不合理。”

  杨玉辰在不远处高高在上的说道:“我觉得这很合理,你们拿不出钱,就不能拿走这里的东西,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家的。”

  秦劫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只是承包了景区,山是原本就有的,山鸡也是野生的,怎么能证明是你家的?”

  杨玉辰还没说什么,保安已是说道:“你小子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这里就是杨少爷家的,别说是抓几只刺猬,杨少爷把山拆了都没有人敢管。”

  他这一句话,没吓唬到秦劫等人,反而把杨玉辰给雷得不轻。

  这山可是国家的,杨玉辰哪里敢拆,吹牛稍微吹的有点过了。

  “总之,要么拿钱,要么留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那保安为了在杨玉辰面前博得好感,现在是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说话的期间,他还用实心橡胶棍指着秦劫的鼻子。

  而在后面,赵凰儿正无比委屈的对夏茵说道:“小茵,他们打了我,你看看,把我眼睛都打肿了。”

  “臭娘们,老子何时打你了?”保安说着,一把推在秦劫身上,想要推开秦劫。

  秦劫则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同时还扭头问道:“凰儿,他用哪只手打得你?”

  “就是你抓着的那只。”赵凰儿说道。

  咔嚓,保安的手断了。

  秦劫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单手高高举起,然后对着其他保安怒目而视,看到秦劫那出奇的怪力,其他人竟是被吓得不敢动手。

  与此同时,项云枫已是快步走到了杨玉辰和朱小建的面前,然后扭头问道:“秦哥儿,这两个人可以打吗?”

  他见秦劫都动手了,那就没理由再愣着了。

  “可以。”赵凰儿替秦劫说了。

  项云枫点了点头,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杨玉辰的脸上,将他的牙齿都给打掉了几颗:“让你嘴贱。”

  “混蛋,你敢打我家少爷。”朱小建说着,直接将刺猬一丢,扬拳就朝项云枫砸去。

  面对朱小建刚猛的拳头,项云枫挺起胸膛,硬接了这一拳,而朱小建则感觉,自己的一拳仿佛砸在了石头之上一般。

  “你刚才是想打凰儿姐吧?”项云枫说着,一把抓住朱小建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然后,又狠狠地掼在地上,一击将朱小建打得站不起身来。

  直到此时,夏茵才缓步走上前来:“秦劫,放下他吧。”

  秦劫点了点头,随手将那保安扔出几米远。

  看着夏茵手里递过来的卡,秦劫会意,接了过来。

  “里面是五千块。”夏茵说完,直接转身跟赵凰儿一起离开了。

  秦劫将卡随手扔给了那保安:“这是买山鸡的钱。”

  看着秦劫四人的背影,杨玉辰站起身来,愤怒的吼道:“你们给我站住,打了我,赔五千块可不够。”

  赵凰儿脚步停下了,她从包里随手拿出一张卡,冷声说道:“这里面,有一百万,足够医药费了,你们想要的话,可以。”

  “秦劫,把他的胳膊卸下来。”

  秦劫微微一笑,然后捏了捏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乐意之至。”

  杨玉辰被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不,我不要了,不要了。”

  回去的路上,赵凰儿的心情明显好转了一些。

  看着她跟夏茵在前面走着,秦劫随口问道:“小枫,凰儿真的被打了吗?”

  项云枫摇了摇头:“没有,凰儿姐只是被他们骂了几句,但那个人想要打她,不过有我在,秦哥儿尽管放心。”

  “凰儿姐?小枫你叫她姐?”

  “嗯,凰儿姐说,我必须这样称呼她。”

  “可她才二十岁,比你小好几岁。”秦劫无奈的说道。

  项云枫挠了挠头,笑嘿嘿的说道:“她们是秦哥儿的好朋友,只要她们能接受我,其他的都无所谓。”

  回到家中,吃过晚饭之后,秦劫就一个人回屋了。

  今天,夏茵跟秦劫说的那些话,以及李长生和李牧的那些话,让秦劫意识到了,他并不是没有机会。

  曾经的那个大案,是秦劫一生的耻辱,甚至连他挚爱的人和兄弟都牺牲了。

  秦劫被除名之后,根本无法得到跟案子相关的信息,他连目标的资料都没有,甚至不知道跟案子有牵连的都有哪些人。

  他想一个人查,但却根本无能为力,因为他接触不到上面的那些人,也没有任何的情报信息。

  但如果他拥有了自己的势力,或许很多事情,就不是那么困难了。

  秦劫曾经是兵王,但现在只是一个扑街仔,要靠他自己的努力去接触在世界上都拥有一定实力的人,是很困难的,但现在,秦劫有了机会。

  这个机会可以说是夏茵给他的,也可以说不是,因为在拥有足够的能力之前,秦劫是不可能获得小区出售代理权的,那些竞争对手,每一个的实力都远在秦劫之上。

  但至少,夏茵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秦劫,而且只要争取到,就能获得足够的利益,秦劫没理由不去拼一把。

  今天李牧说的那些话,并不是没用,而只是还不到火候,而且,李牧采用的方式错了。

  秦劫是兵,又怎么可能去混社会?

  但获取实力的渠道并非只有混社会,还有其他的手段。

  想通了这些,秦劫心中已是有所打算,他缓缓闭上双眼,安静的睡去。

  而在二楼的房间中,夏茵拿出手机,原本想要跟夏天河打个电话,但是想想,她又放弃了。

  扭头看着窗外,月光透过玻璃窗,照在夏茵柔美的脸上。

  夏茵有些想不通,自己的父亲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要如此努力的去挣钱呢?她家里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但似乎,对于夏天河来说,商业好像比生命还要重要。

  “爸一直说,不让我去看他,我都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妈妈了。”夏茵低声自语着,突然,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缓缓抬起头来。

  “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所以,才不敢让我去找他们?说起来,我一直都很听话,都是被动的等待着他们来看我,他们不让我去看他们,所以我从未想过主动过去。”不知为何,夏茵总有一种预感,她觉得,父母肯定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