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都校花的近身保镖 > 第79章 信任

  别墅二楼的房间中,赵凰儿静静的躺在床上。

  她的大脑遭受到了谢荣军的精神冲击,不过由于秦劫及时出手,制止了谢荣军对赵凰儿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谢荣军也知道赵凰儿的身份,当时虽然愤怒,但也没有下太重的手。

  “凰儿今天去不了学校了,红姨,你打个电话去学校,帮忙请个假。”秦劫淡淡的说道。

  李红依然担忧的看着赵凰儿:“秦先生,凰儿的情况怎么样?”

  “没有大碍,我已经看过了,今天晚上应该就会醒来。”秦劫说完,已是站了起来。

  李红放下心来,走出房间,自去打电话了。

  秦劫也紧跟着走了出去,只见项云枫正站在门口。

  “凰儿姐没事吧?”项云枫问道。

  秦劫摇了摇头:“没事,小茵呢?”

  “她一个人回房间了。”项云枫指了指夏茵的房间,然后心有余悸的说道,“秦哥儿,你刚才真的吓坏我了。”

  “抱歉,我还不能很好的控制住沸腾的血液。”秦劫沉声说着,双手扶住了栏杆,低头看着那偌大的客厅。

  他这一声抱歉,不仅仅是对项云枫说的,也是对雪儿说的,他曾答应过雪儿,不会再动用这份力量,但雪儿死的时候,他动用了,如野兽一般,杀死了目光可及的所有敌人。

  但秦劫相信,那一次,雪儿会原谅他。

  可是这一次,秦劫又动用了,虽然没有动手,但他的血,的的确确的沸腾了。

  秦劫本以为,在蓝星市浑浑噩噩的这几年,已经让自己的心变得平静下来,但一接触龙骧的人,一想起曾经的伤痛,秦劫内心中的那只名为怒火的恶魔就会躁动起来。

  曾经,雪儿是秦劫身边,唯一可以约束他拳头的绳子,但是雪儿已经不在了,今时今日,谁又能约束秦劫的拳头呢?

  想到这里,秦劫扭过头去,看向了夏茵的房间。

  房间中,夏茵正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红得发紫的双手,她现在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双手犹如烈火在炙烤一般,那曾经如美玉一般的纤纤玉手,现在却肿得又大又紫。

  “秦劫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拥有这种非人类的力量?”夏茵低声自语着,从抽屉中取出了消肿止痛的药,轻轻的涂抹在双手上。

  然后,她拿出绷带,准备包扎一下双手。

  咯吱……

  门被推开了,秦劫走了进来:“大小姐。”

  夏茵连忙将绷带放进了抽屉中,并将双手放在背后,扭头对着秦劫笑了笑:“秦劫,有事吗?”

  她不想让秦劫看到自己的伤,她觉得秦劫如果看到,一定会感到愧疚。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过来说声抱歉,因为我,让你们受到了牵连。”秦劫说着,缓步走到了夏茵身边。

  “凰儿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正在睡觉,晚上应该能醒过来。”秦劫说着,缓缓将抽屉拉开,并将绷带取了出来,随手撕下了一米长的绷带,再将之分成两份。

  夏茵看着秦劫的动作,正想说些什么。

  秦劫已是一拍自己的左臂,从皮肉中取出了那十七枚银针:“大小姐,把手给我。”

  夏茵看着秦劫认真的样子,已是温柔一笑,伸出了那如红烧猪蹄般的双手。

  秦劫蹲下身来,拖住夏茵的手,已是缓缓将银针刺入了夏茵手上的穴位中,一股清流般的内力顺着银针进入了夏茵的手掌中。

  “原来你知道我的手受伤了呀?”

  “嗯,我猜小茵你肯定是害怕我心中愧疚,所以才躲起来一个人包扎的吧。”秦劫抬头,注视着夏茵如水般的双眸,说道。

  夏茵白了秦劫一眼:“才不是呢,我只是觉得这双手现在太难看了,都没法见人了,早知如此,我就不阻止你了。”

  “真的吗?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真的不再阻止我了吗?”秦劫认真的问道。

  夏茵笑了笑:“假的。”

  秦劫也笑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夏茵说道:“喂,秦劫,你是不是非常非常厉害?”

  秦劫点头:“一般般吧。”

  “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可以。”秦劫在夏茵的手上刺着针,连想都没有想就一口答应道。

  “你就不问问我是什么事情吗?”

  “为什么要问?”秦劫抬头,微笑着说道。

  “难道你就如此信任我吗?”

  “信任是相互的,就像刚才大小姐阻止我的时候,不也相信我不会伤害你吗?还有现在,你并不知道我会针灸吧?但你却连问都没问,就允许我帮你进行针灸了。”

  夏茵看着秦劫,然后眯起双眼,笑了起来:“那咱们可说好了,以后我让你办事的时候,你不准反悔。”

  秦劫点了点头,将银针拔出,收起来,然后拿起绷带,帮夏茵细心的包扎好了双手:“最近双手不要用力拿东西,两天之后应该就会消肿。”

  夏茵站起身来,对着秦劫的额头亲了一口:“这是提前给你的奖励。”

  秦劫微微一愣,然后小声说道:“奖励是这个的话,办了事之后不会没有奖金了吧。”

  “秦劫,你说什么?”夏茵双手放在了小蛮腰上,气呼呼的看着秦劫,“难道本小姐的一枚香吻还没有钱珍贵吗?”

  秦劫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嘴对嘴比较有诚意一些。”

  “滚出去。”夏茵生气的指着房门,还不忘抬腿给了秦劫一脚。

  出了门之后,秦劫无奈的自语道:“难道小茵因为跟凰儿生活在一起太久,脾气也变得暴躁了吗?”

  不,很明显不是,夏茵是非常温柔的,但面对刚才的秦劫,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做到不生气。

  别墅大院中,看着那被自己撞塌的墙壁和倒在地上的大门,秦劫有点愧疚的说道:“红姨,我马上就会找人修好墙壁和大门,维修费用由我来承担。”

  李红看着秦劫,不由的笑了笑:“秦先生,你知道修好这些,需要多少钱吗?仅是那一扇大门,也要数万块的。”

  “这么多?”秦劫愕然。

  “我去跟大小姐申请一下,秦先生负责找人来就行了。”

  秦劫点了点头,不再逞强,至于人手,秦劫倒是想到了他曾经在工地上的那些工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