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都校花的近身保镖 > 第125章 接站

  “我希望,永远不用再换保镖……”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出乎了秦劫的意料,他一直以为,夏茵的愿望应该是父母的陪伴,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不管怎么说,也不可能跟他秦劫有什么关系。

  秦劫有自知之明,自从上次被夏茵冷漠对待之后,秦劫就知道,自己要想在大小姐的心中留下一席之地,是需要更多努力的。

  但是现在看来,夏茵的心中,已经有了秦劫的一席之地,只是他一直以来都没有感受到而已。

  低头看着夏茵微闭着双眸,虔诚祈祷着的样子,秦劫会心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夏茵缓缓睁开双眼,无奈的说道:“秦劫,许了愿望之后,要闭眼祈祷的,你……”

  说着,夏茵被秦劫的表情吓了一跳,连连退了数步:“你,你这是怎么了?”

  “我太感动了,大小姐。”秦劫一脸因为感动而内牛满面的样子。

  不仅如此,他还张开双臂想要去抱夏茵。

  “你脑子坏掉了?”夏茵闪身躲开,转身朝着前方走去,同时还低声自语道,“看来真如凰儿说的一样,秦劫是个恶心的家伙。”

  “大小姐,别那么绝情嘛。”秦劫快步追了上去。

  “立正。”夏茵沉声命令道。

  秦劫立刻站直身体,不再胡闹。

  “真是的,回去啦。”夏茵没好气的说道。

  “不再转转了吗?”

  “被你恶心到了,没有了心情。”夏茵没好气的说道。

  秦劫大感委屈,缓缓低下了头:“那好吧。”

  看着秦劫低沉的样子,夏茵捂住嘴巴,轻盈的笑了起来:“今天就到这里了,下次再一起散步吧。”

  秦劫开心的点了点头。

  夏茵走在秦劫的身前,双手放在身后,脚下一转,如跳芭蕾舞一般转过身来,笑着对秦劫问道:“喂,秦劫,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皎洁的月光下,夏茵那可爱的双眸如弯弯的新月般眯起,脸蛋上反射着银玉色的光,看得秦劫一阵心神恍惚。

  对于夏茵的这个问题,秦劫还没有认真考虑过,但他此时此刻,却毫不犹豫的开口回答道:“是啊,我喜欢小茵。”

  “嗯,我记住你今天的回答了。”

  面对夏茵的这个问题,秦劫无法想象出其他的答案,尤其是当看着夏茵如天使般的可爱笑容时,估计没有任何人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开口说出不喜欢三个字吧。

  当夏茵和秦劫一起回到酒店房间中的时候,看着房间中摆放着的各种顶级料理,夏茵大感无奈。

  而丁香此时此刻正孤零零的蹲在墙角,双臂环抱着双膝,抬头看着夏茵和秦劫。

  刚才,一个接着一个服务员走进来,端来了很多很多,闻着很香,但是丁香无法确定是不是食物的东西。

  其中一个人在看到丁香之后,还恭敬的跟丁香打了个招呼,但那个恭敬地姿态,着实把丁香吓了一跳。

  在床边,还摆放着几套适合小女生穿的新衣服,以及三件崭新的浴袍,而且是按照秦劫、夏茵、丁香三人的尺寸买的。

  秦劫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因为夏茵大小姐的身份。

  对于这家酒店而言,夏茵就好比古时候的公主一般高贵,他们如何恭敬和热情都不算过分。

  甚至说,只要是跟夏茵有一点关系的,哪怕只是跟着夏茵一起进入酒店的人,都值得他们尊敬,哪怕是像个乞丐一样的丁香。

  “唉。”夏茵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有说其他的什么。

  毕竟那些人也没错,他们的确是想巴结夏茵,但更多的,是害怕夏茵不满。

  虽然如此大张旗鼓的搞形式主义,是一种非常浪费的行为,但夏茵对此能做的,只有早些离开。

  晚上的时候,夏茵让丁香留了下来,跟她住在同一个房间中,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谢谢你。”丁香看着夏茵的侧脸,低声说道。

  夏茵微微一笑:“看来你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是的,我虽然是独臂,但这并不是我依赖他人施舍而活下去的理由,你让我端盘子,是想告诉我,就算是独臂的人也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你让我做向导,是想告诉我,有些钱不需要动手,可以依靠脑子来赚;而你带我进入酒店,是想提高我的见识和眼界。”丁香认真的说道。

  一开始她的确对夏茵产生了敌意,但她不笨,相反的,丁香其实很聪明,在房间中一个人沉思了那么久,她越想越觉得奇怪,当她想通时,内心中对夏茵的敌意也就消除了,反而对夏茵产生了很大的感激之心。

  夏茵欣慰一笑,摸了摸丁香的小脸:“你是个坚强而又聪明的女孩,就算是依靠你自己的力量,也能很好的活下去,比现在更加快乐,更加幸福的活下去。”

  “嗯,真的很感谢你,美丽的姐姐。”丁香抱住了夏茵。

  有时候,心理上的帮助,远比金钱上的帮助重要得多。

  “今天之后,我就会离开这座城市,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也就不需要我再特意教导你了,我相信你会自己找到一份好工作的,如果还有什么比较困难的地方,可以现在跟我说。”

  丁香摇了摇头:“这座城市,我比你更熟悉,你一共给了我三百块钱,还有这些衣服,我会记着,以后会还给你的。”

  “好啊,我等着你还给我的那一天。”

  “那个,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丁香轻声问道。

  “当然可以,我叫夏茵。”

  翌日,秦劫和夏茵离开了这座名为秋山的城市,这一次他们不再选择步行,而是搭上了高铁,一路直通华北地区的银华市。

  虽然之前警告过那酒店经理,但夏茵还是担心,他们或许已经泄露了夏茵的行踪。

  夏茵不想半途而废,她真的很想知道,父母为什么一直不让自己过去寻找他们。

  在高铁上经过了四个多小时,直到中午,夏茵和秦劫下了高铁,当他们走出站台的时候,夏茵愣住了。

  她的猜想成真了,夏天河已经知道了她要过来,此时此刻,正站在人群中,对着夏茵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