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矩阵游戏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万事俱备

  毕竟这个怎么比?

  达到炼形境界的巅峰修行者,与初入炼神境界,凝聚元神的真人相比,其实力差距也是数以百倍计。

  明明只是一线之隔,前者一个顿悟突破境界就成为了后者,但是后者一根手指头就能够杀死不知道多少个前者,真的是境界差了一线,实力就高得没边了。

  前者只能够靠自己的一身灵力来战斗,后者一个念头勾动的天地元气就是前者竭尽全力所能够爆发出来的灵力的十几倍,或者几十倍……

  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

  而同为元神真人之间,对于元气的控制能力与掌控范围,也是有着明显差别的,随着三魂七魄的逐步炼化,最终再无后天的魂、魄区别,神魂只剩下纯粹的真灵本性。

  这个过程就是元神逐渐升华,最后与天地混同一体,再也不分彼此的过程。

  白衣剑仙已经充分的感觉到了那种压制,虽说六转之前的境界没有质变,但也只是没有质变,不是说没有变化。他初入元神的境界,怎么也不可能在天地元气的控制力上比对方更强。

  女子的存在仿佛是一头洪荒巨兽,呼吸之间就能够掀起一阵巨大的元气潮汐,方圆十数里范围内都处于她的掌控之中。

  与之相比,李姓的白衣剑仙就相当难受了,对于元气的掌控范围被极度压缩了,仿佛被打落了境界一般,难受到要吐血……这也是他难以支撑,无力为继的缘故。

  他往四周看了一眼,只见江面上仍然是翻江倒海浊浪滔天的乱象,而远方的天边也仍然是惊雷电闪乌云密布的压抑之景,一副世界末日的感觉。

  天地元气也是乱如沸粥,不只是这里,更远处更大范围也是如此……

  在其他地方,也有元神真人在对拼,而且远远不止一两处的战场,否则的话,断无可能制造出如此可怕、波及面积如此巨大吓人的天象。

  所以才说,眼下的这个局面有他们两人出的一份力,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真是邪门了……元神真人哪有这么多?!六家七宗加起来也没有超过三十个,大晋朝廷的元神真人据说将那位圣皇帝计算入内也就是二十来人。

  但是他们几乎不可能轻举妄动,更加倾向于坐镇一方,维持天下九州的秩序稳定,一个萝卜一个坑,绝对没可能说擅离职守

  那样只会引来杀身之祸。

  六家七宗的力量太过庞大,根植于世俗之中,若不是圣皇帝一人就可镇压乾坤,那么它们几乎已经可以凌驾于大晋王朝之上,化作一个个独立王国了。

  但是那位圣皇帝是绝对不会允许的,真要有那样的苗头的话,他肯定会以绝顶修为,裹挟九鼎气运加持,强势霸道的将六家七宗斩尽杀绝。

  所以说,那些元神真人也不敢给皇帝这样的把柄,让对方有理由对自己家族、宗门动手的才对。

  至于神念化形,相当于派遣一尊念头化身前来的可能性……不是没有,白衣剑仙的眼前就有这么一位,但是他可不相信这是什么垃圾标配技能,随便谁都能够学一手的。

  难不成说是魔门中人?

  但是不应该啊,那几个邪教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加起来的元神真人也就五六个的感觉,前些日子天阴老魔还被不少人设局阴了一把,还是他亲自动手送对方上路的。

  所以也不对……那么,这中原大地上哪来的这么多藏龙卧虎?

  等等,教主?她刚刚自称什么来着,本教主?

  白衣剑仙眼神微动,惊疑不定的看着远处的那个身形模糊的女子,不确定的开口问道:“……幽冥白莲?”

  女子没有回答,只是在等待着他的回应。发现白衣剑仙没有给出自己想听的答案之后,便轻轻的扬起了一只手,本来就汹涌澎湃的无形灵气大河更加激烈了起来。

  李姓的白衣剑仙额头瞬间见汗,连忙出声道:“等等!你们就不怕……”

  “怕什么?大晋皇帝吗?”女子嗤笑一声,直接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既然知道了本教主的身份,那你觉得我们会怕什么?”

  “……”

  白衣剑仙一下子噎住了,顿时有种无语凝噎的感觉。

  幽冥白莲是既不属于六家七宗,也不归大晋王朝管辖,更加不是三大魔门的一个特殊势力,准确的说它是类似于佛道两家那样演化形态。

  据说前身是百年前的白莲教,后来莫名其妙的成为了阴天子的信徒,抛弃了他们的光明救世弥勒佛……而且有人怀疑,他们或许还真的因为某些缘故,和地府搭上了关系,所以被称为幽冥白莲。

  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隐秘势力,传闻之中百年前的白莲教教主还有圣女都仍然在世,而且功参造化,师徒俩都至少是七转境界以上的可怕高手……

  而且就连多次分裂重组的天尸神教,据闻也是白莲教当初分裂出来的一部分,可想而知它们有多强。

  但是因为他们更加像是一个传闻,而且躲在各地的供奉阴天子的庙宇、祠堂的后面,再加上既不像是六家七宗那样有着明面上的惊人实力,也不像是三大魔门那么丧心病狂,所以一般也不是太引人注意……

  就连白衣剑仙在之前,也只是单纯的以为关于幽冥白莲的种种说法,很有可能只是以讹传讹的。

  直到现在,才猛然惊觉,也许那些之前觉得夸张失实的传闻,很有可能是真的。就像是这位教主,真的是可以比肩大晋皇帝的狠人,简直惊世骇俗。

  那么如果还有一位圣女,也是这种境界的话,也不出奇了……毕竟根据那些信息来推测,她们应该是最早一批接触到修行与鬼神奥秘的世俗之人。

  “本教主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退还是不退?”

  女子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看在你师尊的面子上,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但如果你再不识抬举……”

  “你居然认识我师尊?”白衣剑仙脸色古怪。“不对,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师尊是谁?”

  “多稀奇似的?”女子不屑的嗤笑一声,“天魔门的叛徒罢了,当年要不是本教主出手相助,他能够逃得了杀身之祸……而且你以为你身上的那块令牌我当初没见过?”

  白衣剑仙微微沉默,他的确是师从一个天魔门的叛徒。

  天魔门的修行法源自《玄君七章秘经》之中的第三章《摄魔拘鬼》。

  这一卷主要是关于如何控制心念,防御外魔,召唤天鬼,摄魔拘鬼的内容,内有召唤和控制天鬼的咒禁。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自称天魔门。

  因为术业有专攻的缘故,所以这一派的功法在壮大神魂、修炼元神的方面特别有优势,而且在感应外魔、察觉其他修行者的神识波动的方面也是独树一帜。

  他就是靠着自身的功法,才得以年纪轻轻凝聚元神,也是靠了一件独门法宝,才能够跨境界的发现眼前女子的一道念头……当然,现在他已经后悔了。

  “唔……看样子是成功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子突然面露喜色的这么说了一句。

  下一刻,仿佛她的话语是什么预言一样,一声穿金裂石,仿佛龙吟声震九天一般的声音传来!

  白衣剑仙神色剧变,他在这一瞬间,险些觉得元神不稳,几乎要魂飞天外,神识溃散。那股可怕的音波没有什么实际的物理杀伤力,然而却似乎极其针对强大的灵魂。

  就连那个身形模糊的女子,也是突如其来的变得一阵虚幻,但仍然是没有消散,展现出了无比强大的神魂质量……这让白衣剑仙心中忍不住的发毛。

  自己的魂魄还有肉身的庇护,也差点儿撑不住,对方纯粹就是神魂出穿,只有一道神念化形,无依无靠的……

  怕不是她想要打死自己,根本就用不上三招!自己之前还以为自己是超常发挥,面对大佬的分神念头都能够苦苦支撑,现在看来自己就是一个傻x!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有些不甘心的咬牙问道。

  女子瞥了他一眼,仿佛思考了一下,才平静的回答道:

  “神龙教的那群疯子,想要让他们教派之中的那几头魔蛟化作真龙……但是传闻之中记载了龙宫上浮与龙的再临的第七章秘经一直都没有出现,所以有个疯子想出了一个办法……”

  “长江?”白衣剑仙脑子灵活,瞬间就想起了这是什么地方。

  “没错,山水之间有山脉水脉,也称为龙。水脉即为龙之血脉,水行即龙行……若是能够夺取这长江水脉之气运,他们自然可以功成。”女子淡然说道。

  “那你之前为什么阻止我……”白衣剑仙又惊又怒。

  在他看来,刚刚这个女人分明就是阻拦自己靠近那片区域,为那群神龙教的疯子争取时间。

  “……长江龙君这样的神位,那群疯子何德何能,也敢染指?这天下间有千山万水,未来也有千千万万的山神河伯,但是能够册封地的,也绝对不是那群傻子。”

  女子冷哼一声,言语之间满是冰寒。

  “天神地,天庭地府,三界六道,各有职司。土地、社稷、山岳、河海、五祀神,以及百物之神,所有地皆归幽冥地府管辖……”

  “但是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等等!”白衣剑仙眼神震动,充满了不敢置信,“你们背后难道还真的是地府?”

  他转头看向远处,只感到刚刚传来龙吟的方向出现了一股庞大到无法想象的气势,凶戾之极,贵不可言,至神至圣……矛盾到极点的感觉却又无比融洽的融合在了一起。

  整条大江,都仿佛活了过来。

  龙……

  没错,的确就是龙!

  神龙教那群疯子似乎是被人利用了,地府似乎也开始了布局,一位长江龙君现世了,如无意外的话,这或许是此世第一条真龙,日后必然掌握天下之水脉。

  只是,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难道说真的要重演神话纪元,使得上古时代的种种传说再临?

  ……

  ……

  天地之间九万里,驾云之上,,仙岛林立,浮云直上,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高坐御座之上的天帝妙相庄严,法身无上,开口道:

  “我观人间之境,只见万物杂乱无章,生灵重逆无道,所有皆无适无莫。如此以往,岂不枉费本体心血?现在三界初成,百废待兴,正该造人神,兴昼室……”

  其声音之中仿佛蕴含着一种至大神圣的意志,如同宇宙真言,一字一句都足以化作永恒、不朽……

  “等等,你这画风是怎么回事?”头戴白骨冠冕,身着玄色衮袍的阴天子化身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打断道,“你的业位图没问题吧,真要是出了什么幺蛾子,那才是浪费了本体的心血。”

  天帝化身叹了口气:“没出问题,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只等时机一到,就能够强行以四凶之一的混沌的概念,套入奈亚的混沌概念之中,将强行锁定并且召唤出来……”

  “万一那货早就跑了呢?”

  “跑不掉的,除非一开始就没来过……本体既然能够歪曲时间线,来到百年后的这个时代,自然也能够突破时空,将过去历史上的东西抓过来……”

  天帝化身随意的说道

  “他最近在不断的召唤存在于过去历史上的英豪,我还以为他准备在主世界开一场圣杯战争呢,现在看来是为了捕捉奈亚做准备,提前练练手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