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命运之誓 > Part.187 理查

  “将军。”

  梅林笑眯眯地将自己手中白色的骑士棋子推到了国王前,看着齐格飞叹息道:“我的朋友,这次是你有史以来输给我输得最快的一次。”

  齐格飞闷哼了一声:“我不认为除了你以外还有什么人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聚精会神地下棋。”

  “所以你之所以输给我,是因为这次下棋的过程中有些心不在焉?”梅林扬了扬眉,慢吞吞地把棋盘与棋子收到了腰间那个毫不起眼的小包里,“好吧,我承认你的理由的确是合理的,现在也的确不太适合下棋——那我们换个玩的吧?我还带了一副侯赛因的水手们最喜欢的扑克,这是我们在尼德兰时小桑威奇送给我的,听说这些扑克上面的人物代表着......”

  “梅林。”齐格飞叹了口气道。

  梅林笑眯眯地用颇为熟练的手法把玩着手上的金质卡牌:“你说,我在听。”

  “你难道都不会感觉到担忧吗?”齐格飞盘腿坐在地板上,忧心忡忡地看着正在试图偷瞄钟塔之外的景象的梅林,“现在的局面到底有多危险,你应该非常清楚才对——可以说,不止是我们的生命,整个帝国的存亡都寄托在这几十分钟之内了!”

  梅林挠了挠头:“我知道啊,然后呢?”

  他反倒是问起了齐格飞,这让齐格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齐格飞缓缓地站起了身,看着梅林摇头道:“你不觉得我们现在更应该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吗?如果小雅莎成为了新王,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如果她失败了,我们又如何从这里逃离?”

  “你这两个问题都没有什么意义,如果她成功了,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我早就想清楚了;如果她失败了,那么我建议我们俩直接从钟塔上跳下去比较好,因为那不过是一个早死还是晚死的问题而已。”梅林伸了个懒腰,满不在乎地道,“我当然很紧张,小齐格,我比你可要怕死多了。但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不认为紧张有任何的作用——更何况,如果我表现出了比你还紧张的模样,或许你现在恐怕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吧?”

  齐格飞张了张嘴,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没法反驳梅林的话。

  一直以来,他之所以能够在危机的情况之下保持着冷静,似乎和梅林的影响都脱不开关系。如果梅林在场,他总是觉得梅林能够从最危险的局面之中找到那条生路;而就算梅林不在场,他那种最危险就笑得越开心的奇特性格也或多或少地被齐格飞学了过去。

  如果梅林这个时候露出了焦虑慌张的神色,或许受到影响最大的,反而是齐格飞!

  齐格飞忽然轻轻地笑了笑,他摇着头叹着气,但人却坐了下来,看着梅林示意他发牌。梅林也扬了扬眉,他有些惊讶于齐格飞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内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不过这对于他而言当然是好事,所以他笑着眨了眨眼,微笑道:“你看,所以你不如好好地坐下来跟我玩把扑克,反正我们现在也是在消磨时间——”

  ——他的话刚刚说到一半,一道耀眼到刺眼的光芒,忽然自两人的身边亮了起来!

  梅林把玩扑克的动作忽然一顿,他的目光里也顿时亮起了兴奋的光芒——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不过是没有将自己的紧张表现在了脸上而已,但到了现在,决定一切的那个瞬间就在自己的眼前,这让他也忍不住有些兴奋了起来!

  出现这样的白光,只意味着一件事——帝国的新王,就此诞生了!

  雅莎依然紧闭着双眼,双手也依然握在祈祷钟声的剑柄之上,白色的光芒从剑刃与古钟上的凹槽的交合处渗透了出来,一缕缕的白光穿越了黑暗,照亮了整个钟塔顶端。与此同时,那口巨大的古钟忽然微微震了震,在某种肉眼看不见的神秘力量之下,那口古钟忽然缓缓地倾斜了起来,就像一位魁梧的巨人缓缓地推动了它一般。而随着古钟的倾斜,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帝国圣剑,也缓缓从古钟之上脱离了出来!

  当圣剑的剑身彻底脱离了古钟的那一瞬间,雅莎的身体突然一震,旋即向后退了一步——而就在她退出那一步的同时,古钟也终于停止了上升!

  在齐格飞与梅林惊奇的目光之下,雅莎,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她的瞳孔本是湛蓝色的,那种天空一般的湛蓝色是帝国人最大的特征。但此时此刻,雅莎的双眼里却蕴含着一种神圣的金色,她的面色和过去也全然不同,那种冷静、悲悯与深沉混合在一起的神色,让她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反倒更像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

  咚!——

  就在她睁开眼睛的同一时间,王选之钟那肃穆的钟声,响彻了整个帝都!

  ......................................................................................

  银甲的骑士长来到了欧贝克的身边,默不作声地看着欧贝克。

  “骑士长阁下,见到您很荣幸。”欧贝克也察觉到了身后有人接近,他缓缓地转过了身,行了一个标准至极的贵族礼,“上次见到您的时候应该是去年的事情了吧?父王命令您......”

  骑士长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耐。

  “......是我的错,您不是一个喜欢听这些毫无意义的客套的人。”欧贝克的脸色微微僵了僵,但这位一向八面玲珑的二皇子迅速地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带着温和的笑容继续笑道:“那我就直说了,骑士长阁下。我们诚挚地邀请您加入我们的阵营,并非是邀请御林骑士,而是邀请您这个个体。”

  骑士长皱了皱眉,毫不客气地道:“说完了吗?”

  “我知道您曾经和父王有个契约,这个契约束缚了您近二十年的时间——但那个契约之上说得很清楚,您听从的是王的命令,而不是我的父亲、斯图加特的命令。”欧贝克微笑着摇了摇头,慢慢地道,“阁下,您当年身为叛军的首领,却不得不在契约的束缚之下侍奉于我的父亲身边,并且看着我的父亲斩杀掉自己的手足同胞,对于这个帝国,恐怕您比我更想结束掉它。我们的目的并没有任何的冲突,是天生的同盟。”

  骑士长扬了扬眉:“说下去,我想听听你的打算。”

  “父亲击败了您之后,将您束缚于【王】之上,因此您的力量必须要为王所使用。而现在,在我成为了新王之后,我会主动破除掉您的契约——您将重获自由,而我也将获得一位无比强大的盟友。”欧贝克摊开了双手,诚挚地道,“怎么样,这是一桩很公平的交易。甚至它都不能被称之为交易,而是我们两人的互帮互助。”

  骑士长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轻声道:“说起来,你还没有成为新王吧?”

  欧贝克眯了眯眼,轻松地笑道:“近在咫尺的事情,如果您希望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派人上去夺走圣剑,然后加冕为王。”

  “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呢?”骑士长咧了咧嘴,盯着欧贝克微笑道。

  “不会有意外的,这个帝都里,有资格竞争王位的已经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何况就算是乌瑟纳尔回来,他也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欧贝克胜券在握地笑道,“胜利的文字已经被我亲手所镌刻下,没有人能够......”

  他的话说到一半,声音却带上了些许惊惶,他的身体也迅速地转了回去——因为他听见了自己的骑士们的惊呼声,那种因为惊恐惊骇而不由自主地发出的呼声对于现在的欧贝克而言,无疑是最不愿意听到的东西!

  而当他回过了头之后,他便立刻明白了骑士们惊呼的原因。

  因为在钟塔之上,一道贯穿天地的白光从钟塔顶端射向了天际——那代表着王选的结束,同样代表着新王的诞生。那是欧贝克做梦都不会想到的一幕,更是让整个王城、整个帝都、甚至整个帝国都为之颤栗的一幕!

  欧贝克的身子晃了晃,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比那道圣洁的白光更加惨白了几分!

  “是谁?是谁有这个资格?齐格飞?梅林?不,不不不,绝对不可能是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是王族,不是王族的人没有资格拔出圣剑!”欧贝克喃喃着,不住地来回踱步。但很快,他就想到了真正拔出圣剑的人,所以他停住了脚步,面色扭曲地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雅莎,那个小孩子.....”

  “看来事情并不如人所愿,最不可能的意外还是发生了。”骑士长的语气里带着嘲弄,“怎么办,欧贝克,你现在基本上已经一败涂地了。”

  “不,现在说这话还为时过早。”欧贝克的脸上骤然闪过了一丝狠毒,“新王的确是诞生了没错,但那并不代表着我就毫无还击之力了。这些骑士们依然为我所用,而他们的身边现在只有寥寥几人,局势依然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骑士长扬了扬眉:“什么意思?”

  “我要......弑王。”欧贝克的脸色无比阴沉,他将手放在了自己腰间的佩剑之上,“现在是他们最弱小的时候,现在的我想要杀死他们和碾死几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只要新王在正式接过帝国权力之前死亡,那么这一场王选就依然没有任何意义。”

  “弑王可不是一个好主意,尤其是对于一个想要成为王者的人。”骑士长叹了口气。

  “顾不得那么多了,不抓住这最后的机会,他们就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威胁。”欧贝克的语气有些森寒,他的心中或许对于自己刚才的轻敌无比后悔,但是现在后悔显然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他回过了头,看着骑士长诚挚地道:“现在就更需要您的帮助了,骑士长阁下。新王不见得会将自由归还于您,但我却一定会。”

  骑士长看着欧贝克,他的目光有些怪异,就像在看一个笑话一般。

  欧贝克的心中忽然咯噔一响,他有些勉强地笑道:“怎么了,骑士长阁下?我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因为你错了。”骑士长摇了摇头,忽然反手握住了自己身后的剑柄。

  欧贝克的脸色更加苍白,他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您难道对我提出的提议不满意吗?”

  “不,你弄错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骑士长叹了口气,忽然向后退了一步,“我的确是被斯图加特那家伙用国王的号令束缚在了御林骑士长这一职务之上,也同样如你所说憎恨着斯图加特当年的所作所为——但是那都是我出于个人对于他的厌恶,在没有接到指令之前,我当然乐于看着你们狗咬狗;但是现在,帝国的新王已经诞生,我当然要履行我的职责了。”

  “的确,我当年是叛军的首领,是莫利亚他们的同谋之一,某种角度上来说更是谋杀了洛里安的罪魁祸首,也是可耻的窃国者。但是,那一切都是我和斯图加特之间的问题,或者说——这是帝国内部的矛盾。”骑士长侧了侧头,他那张很难看出年龄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也就是说,欧贝克,你一个企图毁灭帝国的人,当然是我的敌人了。”

  他叹了口气,有些唏嘘地道:“你对于我的调查居然调查到了这个地步,这多少让我有些惊讶。因为斯图加特分明已经将我的过去彻底毁掉了,没想到却被你找了出来,值得敬佩——但是你却没能将最重要的一点找出来,如果你知道我更早之前的身份,或许你就不会在我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了。”

  罗根忽然向前走了一步,挡在了欧贝克与骑士长之间。他的脸色有些凝重,仿佛遇见了极其强大的对手一般。

  那柄古朴的双手大剑缓缓地被骑士长拔了出来,沉重的压力也落在了欧贝克的身上——而在他的眼前,银甲的骑士长侧了侧头,单手将手中的双手大剑举了起来,剑尖,直指着欧贝克与罗根!

  “我是理查。”骑士长重新戴上了自己的头盔,看着额头上渗出了冷汗的欧贝克,轻声道,“窃国者,帝国的罪人,前代狮心王理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