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九章 提前布置

  凌霄城!上书房中!

  此刻,王雄刚刚从神都归来,就召集了一众重臣在上书房聚会。

  “夏若天,自杀了?”王雄皱眉道。

  一旁贺剑之微微苦笑:“根本来不及救,我……!”

  “贺叔不用在意,夏若天自己的选择,不怪任何人,只可惜,一代仙帝,却……!”王雄也是唏嘘不已。

  “皇上,那夏司命将夏若天尸体带入一间房内几天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夏若天!”商恨皱眉道。

  “夏若天一心求死,谁也救不活,可惜了!”王雄微微一叹。

  “唉,这夏若天,枉费我当初帮他恢复修为的一番心血!”鼠帅顿时皱眉道。

  “鼠跑跑,你当初为何帮夏若天?”王雄目光凝重道。

  “呃,臣,臣也是看上了大荒剑,所以……,皇上,帮夏若天恢复修为,臣可没有想过伤害东秦啊!”鼠跑跑顿时叫道。

  “嗯!”王雄点了点头,算是相信鼠跑跑了。

  “皇上,刚刚传来消息,西秦、南秦、北秦,他们的疆土都一统了,今天早上的地动山摇,恐怕是三皇也利用天帝令符,将各自大陆收走了,离开了白狂地洲!”张濡皱眉道。

  “朕知道,不仅仅他们,此地不宜久留,我们马上也要走了!”王雄沉声道。

  “哦?”众人微微一怔。

  “不知什么原因,或许是嬴四海的布置,或许是我大哥的布置吧,这天下,大罗金仙还没来得及前来白狂地洲,不过,应该快了,所以,我东秦也必须离开!”王雄沉声道。

  “去东天境吗?”吕杨皱眉道。

  “不错,东天境,三十六地洲,我们的目标就是那里!”王雄沉声道。

  “可是,我们就算离去,那群大罗金仙,不会追过去?”吕杨皱眉道。

  “所以,朕暂时不想让东秦皇庭露面!”王雄郑重道。

  “哦?”众人微微一愣。

  “在此,诸位每人一个信封,朕需要,你等分别带人,为朕先去东天境做一番布置!”王雄取出一叠信封。

  吕杨、商恨、南宫浪、张濡、巳心、余烬、鼠帅、王忠全,每人都有一个信封。

  “这是……?”众人拆开信封,尽皆看了起来。

  “皇上,这,您让臣与这个势力对接?他们能听我的?”张濡顿时露出一丝茫然,苦笑道。

  张濡的信封之中,有着一个奇怪的任务,任务的起初,去东天境一个地头蛇般势力,掌握那个势力?

  这势力,听都没听说过,皇上哪里找来的名单?而且,那地头蛇势力,内部水有多深?谁也不知道啊,自己一头撞进去,那不是找死吗?

  “这些都是朕的属下,朕给你这封信中,反面的内容,可以给对方看,他们看了,他们就能听你调令!”王雄淡淡道。

  “啊?”张濡瞪眼惊讶道。

  张濡这些年,觉得已经将王雄底细摸清了,虽然震撼王雄常常做到不可能的事情,可眼前这事,张濡实在无法理解啊。

  东天境啊,离这里不知道有多远,皇上早就掌控了?怎么做的?命轮?不可能吧?

  不仅张濡,其他臣子也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东天境,非同寻常,危险自然比白狂地洲大出很多,那里有朕的一些布置,尔等只要做好分内之事即可!同时,朕已经与叶赫连江商量好了,虎族会有强者跟随你等身旁,专程负责贴身保护你等安全!”王雄郑重道。

  一众官员看着这上面的布置,顿时一阵震撼。

  “皇上放心,老奴一定将青衣卫在东天境快速发展,尽快布满东天境!”王忠全恭敬道。

  “皇上放心,臣一定做好礼部事宜,等待皇上降临!”

  “皇上放心,臣一定做好户部事宜,等待皇上降临!”

  …………………………

  ……………………

  ………………

  ……

  一众官员看着手中的任务,一个个感觉肩上沉甸甸的,但,同时心中却生出无限豪气。

  “十年时间?朕不知道十年我们能做到哪一步,但,朕要保证,十年之后,东天境,我们最少要掌握一个地洲!”王雄看向一众官员道。

  这里的官员,都是王雄千挑万选而来的精英,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大才,有着这么多能人,加上东天境自己前世遗留的一些残余势力,想必能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掌握一大地洲?

  众官员神色一肃,特别对外界情况知晓的官员,顿时凝重的点了点头。

  地洲?白狂地洲因为有龙池结界,其实这几千年发展的并不怎么样,巅峰只是真仙罢了,可外面的地洲不一样,外面的地洲,金仙都是一大地洲的标配,甚至还有大罗金仙,岂是那么好打下的?

  但,众官员并没有气馁,尽皆无比凝重的接下了重任。

  “雄儿,我需要帮你做什么?”贺剑之凝重道。

  “贺叔,东天境有一个鹤谷,因为全天下都在打压鹤族,抓捕鹤族为坐骑,所以,那鹤谷极为隐秘,我这有大概方位,当然,只是大概,你可以去看看!”王雄郑重道。

  “好吧!”贺剑之微微苦笑。

  贺剑之看的出来,王雄不想麻烦自己。不过在心中,贺剑之并没有将自己当外人,既然王雄没有要求什么,那就自我提升吧,等有一天,东秦需要自己的时候,自然可以帮忙。

  上书房中,一众官员,王雄都一对一的仔细描述了一遍要做的事情。特别对鼠跑跑,王雄交代的最多。

  “皇上,你不用这样看我,我不会跑的,这些天,吕先生已经给我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了!”鼠跑跑被王雄看的瘆得慌。

  “鼠跑跑,因为你加入东秦时间尚短,朕对你也苛求不多,不过,朕要警告你一句,朕大哥,将你交给朕,你要是敢在东秦耍什么花样,……!”王雄盯着鼠跑跑。

  鼠跑跑顿时一激灵:“不敢,不敢!皇上放心,臣必鞠躬尽瘁!”

  鼠跑跑先前的确有别的心思,但想到帝俊,鼠跑跑顿时一激灵,一些杂念顿时没有了。

  “好,诸位,各自回去挑人吧!在维持东秦运转的前提下,诸位按照自己需要,都可以挑选带走!”王雄郑重道。

  “是!”一众官员应声道。

  挑人?自然要挑人,皇上虽然每封信对应每一个官员,但,众官员都感受到任务的难度,慢慢去做的确能做好,但,皇上给的时间却不多。

  一群官员快速离去,在安排东秦工作的情况下,快速挑选得心应手之人了。

  王雄也快速处理政务。

  两天后,一众官员,也全部做好了准备,在一些虎族强者护送下,悄悄的离开了白狂地洲。

  ------------

  离阳宫。

  王雄搂着蓝离焰的细腰,看着无比忙碌的凌霄城。

  “大荒覆灭了,白狂地洲的东方,已经彻底归入东秦皇庭了,气运锁定,此刻,我们也可以利用天帝令符,收起这片大陆了吧?”蓝离焰看向王雄。

  “是啊,是可以了,不过,说起白狂地洲,呵呵,如今只剩下我们与武秦皇庭了!”王雄笑道。

  “大秦七君都离去了?”蓝离焰一愣道。

  “不错!我们也要走了!”王雄点了点头。

  “苏定方还没走?他不会等你吧?”蓝离焰眉头微蹙。

  “怎么?你还吃苏青环的醋啊!”王雄笑道。

  “哪有,你要是娶了苏青环,我也不怪你!苏小小都看开了,我还有什么不看开的?”蓝离焰虽然语气说的大方,但王雄依旧听出语气中的酸味。

  “你就不要瞎想了!苏青环当年只是个小丫头,我和她不可能的!我有你足够了!”王雄摇了摇头笑道。

  “嗯!”蓝离焰温柔的靠在王雄怀里。

  “贺叔这次,倒是下的大决心啊,蓝田玉还留在凌霄城,他居然独自去东天境了!”王雄叹息道。

  “贺叔?或许在姑姑身上,看不到希望了,放弃了吧?”蓝离焰想了想道。

  “不可能,你等着看吧!”王雄笑道。

  “对了,夏司命还留在天剑城附近,你怎么想的?”蓝离焰好奇道。

  王雄眉头微皱:“离开前,我的确要找他谈谈!”

  “嗯!”蓝离焰点了点头。

  就在二人说着悄悄话的时候。

  “咻!”

  一道身影从不远处飞来。

  “姑姑?”蓝离焰顿时好奇的看向飞来的蓝田玉。

  “没打扰你们吧?”蓝田玉笑道。

  “没有!姑姑怎么忽然来我这里了?”蓝离焰好奇道。

  要知道,自己和王雄独处的时候,蓝田玉一般很少会打扰的啊。

  “我找王雄!”蓝田玉郑重道。同时递出一张请柬。

  “哦?请柬?”王雄露出一丝疑惑的接过。

  “不错,夏司命派人送来的!请我,还有请你去凭吊夏若天的葬礼!”蓝田玉郑重道。

  “夏若天的葬礼?”王雄双眼微眯,仔细的看了起来。

  “对,就是三天后!他请柬中说,我和他终究是剑神教护法,最后见一面,还有事情要与我说,至于你?呵呵,说你和夏若天终有私交,所以,也邀请你了!还想邀请贺剑之、花千红等人,可惜,他们不在凌霄城了!”蓝田玉皱眉道。

  王雄看了看请柬,又看了看蓝田玉:“你要去?”

  “我当然要去,我也想看看,这夏司命,凭什么当年能压我一头,要和我说什么!”蓝田玉皱眉道。

  “那就一起去吧!”王雄点了点头。

  夏若天?昔日终究帮过自己大忙,自己去凭吊一下他的葬礼,的确应该。

  “我就不去了吧!我看那夏司命,不舒服!”蓝离焰却是开口道。

  蓝离焰不去,王雄也觉得没什么。毕竟夏若天和蓝离焰没有什么交接。

  “好吧,你就留在凌霄城,凌霄城中,还有叶赫连江坐镇,这里应该没问题!”王雄郑重道。

  “你就不用为我担心了!”蓝离焰笑道。

  除了叶赫连江,蓝离焰还有金魔军兵符,安全性,肯定没问题。

  王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