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四章 纣王无道

  准提踏步到了朝歌上空,并没有第一时间闯入朝歌之中,而是忽然顿住了脚,并且倒退了一段距离!

  “嘶!”准提倒吸了一口冷气。

  皆因为准提看那朝歌上空,好似有着一层隐隐的乌云,这乌云极为诡异,别人根本看不到,也就是准提的佛眼,才能看到那滚滚乌云。

  滚滚乌云之中,居然有着一只巨大的眼睛,一只猩红色的天眼,好似注视着整个朝歌,甚至注视着整个天下。

  天眼?

  这天眼居然与后世的天眼有些相像,但,此天眼颇为浑浊,好似没有神采一般。

  “天眼?难道是鸿钧要针对朝歌?”准提脸色一沉。

  “不对!”

  准提一扭头,看向遥远处的西方,那里好像也有一个滚滚的乌云,乌云之中,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天眼。

  整个天下,两个天眼遥遥相对,可一般人,却根本看不到。

  那西方的天眼之地,准提运足目力,却看到几个大旗冲天,一个大旗上有‘姬’字,一个大旗上有‘姜’字。

  “魑曾经回忆过,西伯侯姬昌,命姜子牙挂帅,出征大商!最终定国号‘周’,夺了天下,那是西岐的大军?”准提皱眉,脸色微微阴沉。

  “天眼?朝歌一个天眼,西岐大军一个天眼盯着,这是两方大军,都被鸿钧盯着了?”准提脸色阴沉道。

  准提看的出来,两个天眼,遥相呼应,形成一个巨大棋盘形状的气场一般,气场似覆盖了全天下,遮天蔽日,如一盘天地大棋。准提居然一时看不出个所以然了,但,能感受到鸿钧故意为之。

  带着疑惑,准提踏步入了朝歌。

  朝歌防御重大,强者众多,但,对于准提来说,并不算什么。

  举步间,就到了皇宫之地,甚至直奔后宫而去。

  “爱妃,我要抓到你了!”后宫传来嬉闹之声。

  却是商帝帝辛,正在与一名美艳的女子嬉闹之中。

  “大王,来啊,来抓我啊!”美艳女子在花园中笑着。

  帝辛蒙着眼睛,盲抓着女子:“等我抓到你,看我不好好治你!”

  “呼!”

  就在二人嬉闹之际,准提瞬间出现在了二人中央,脸色一冷的看向帝辛。

  “啊呀!”美艳女子陡然惊叫道。

  “哈哈,美人,你再叫!看我……!”帝辛却越发兴奋的扑了过去。

  “胡闹!”准提一声断喝。

  “嗡!”

  一声断喝,炸的帝辛脑袋一阵嗡疼,顿时惊怒不已,后花园中,怎么可能有男人?

  “谁,大胆!”帝辛陡然惊叫而起,瞬间撕开眼睛上的黑布。

  帝辛正要发火之际,陡然看清了来人是谁。

  “啊,啊,叔,叔叔!”帝辛惊叫道。

  “大王,出什么事了?”外面顿时传来侍卫的声音。

  “滚开,没你们的事!”帝辛顿时喝斥道。

  外面的侍卫顿时只能退开。

  “叔,叔叔,你什么时候来了?”帝辛顿时讪笑的上前。

  “啊?东皇太一?噗通!”一旁美艳女子顿时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准提没有理会那美艳女子,而是冷冷的看向帝辛:“难怪别人叫你纣王,荒淫无道,果然荒淫无道,应龙才死多久,你就在这里……,你,哼!”

  “叔叔,叔叔我……!”纣王一脸苦涩道。

  准提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帝辛,扭头又看向了一旁匍匐在地的美艳女子。

  女子虽然化为人形,但,准提的目力还是能瞬间看出其身上浓厚的妖气。

  妖?东皇太一当年,就统帅天下妖族,有哪个妖族能瞒得过准提的?

  目光冰冷,死死的看着美艳女子:“九尾狐一脉?居然还没死绝?”

  “东皇饶命,东皇饶命,小狐妲己,小狐有令牌,请东皇过目!”美艳女子妲己顿时递出一块令牌。

  本来,准提哪里会理会一个妖狐的放肆,可看到令牌,却瞳孔一缩,探手接了过来。

  因为准提看的出来,这令牌,居然是女娲的。

  昔日与女娲有仇,可是,伏羲已经化解了其仇。准提也不准备再招惹女娲了,可前不久,帝辛这个闯祸头子,居然去女娲庙题淫诗,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接过令牌,准提探手一催动。

  “嗡!”

  令牌好似惊动了什么,忽然间,一个声音出现在准提耳中。

  “哦?原来是你?哼,我还以为你闭关闭死了呢!太一!”一个冰寒的声音在准提耳中响起。

  这声音,纣王、妲己都听不到,只有准提听到,准提明白,这是女娲以天道在亿万里向自己传音。

  “女娲娘娘,这妲己,是你派来祸害大商的?”准提冷冷的说道。

  准提也以天道之力,将声音瞬间传向了娲皇宫。显然,纣王、妲己也听不到准提的说话。

  两个圣人的对话,并没有给纣王、妲己听到的意思。

  此刻,准提站着不动,妲己不敢起身,纣王也站在一旁不敢多嘴。

  “祸害大商?你不问问你这侄儿,做了什么?本宫多年不出娲皇宫了,就是受你们如此欺辱的?一个小辈,一个小辈,就敢在我的祭祀庙里题淫诗?你还真以为,我不敢对他怎么样?真当我夫君走了,就可以任凭你们欺辱?太一,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女娲愤怒的声音传来。

  准提微微苦笑,扭头狠狠的瞪了眼纣王。

  “我这侄儿,不懂事……!”准提苦笑道。

  “不懂事?不懂事当年都死过一次了,还不懂事?别以为我看不出他是谁!”女娲冷冷道。

  “这次,是我侄儿不对,女娲,你想怎么样吧!”准提皱眉郁闷道。

  “妲己是我派去的,不是为了杀纣王,而是用她乱商,不然我这口气散不掉,你不得动她!”女娲沉声道。

  准提看了眼地上跪着的妲己,脸色微沉。

  不过,妲己实力也就寻常,纣王完全可以压制她,准提也点了点头:“好!就如此,此次商国危机,你不得再插手!”

  “我插手?我插手干什么?你没看到朝歌、西岐的天眼吗?鸿钧的造化玉碟都用出来了,这浑水,我怎么可能去趟,哼!”女娲沉声道。

  “如此,最好!”准提点了点头。

  “噢,对了,你那天宫,已经被人占了,浑浑噩噩的天帝,好像一批傀儡啊,哈哈哈哈哈!”女娲嘲讽的声音缓缓远去。

  准提扭头看向天宫方向。

  果然,天宫如今,华光异彩,似有无数仙人飞进飞出一般。

  深吸口气,准提暂时压下心中疑惑,扭头看向纣王、妲己二人。

  女娲声音走了,准提将令牌递还给妲己,也就不理会妲己了。

  一个妲己,让女娲放弃追究纣王题诗之祸,也算说得过去。

  “应龙的尸体何在?”准提冷眼看向纣王。

  提到应龙的尸体,妲己顿时惶恐不安,浑身颤抖的跪伏在地。

  “叔叔,应龙叔叔被刺客杀死,我已经发布海捕榜文,天下通缉了!”纣王悲痛道。

  “我问你,应龙尸体呢?”准提冷声道。

  纣王脸色一阵难看,看了看妲己,眼中闪过一股担心。

  “雄儿,你回来了?”忽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却看到,鹤祖踏步从不远处瞬间而来。

  “贺叔?”准提微微一愣。

  眼前的确是鹤祖,贺剑之周身气息一点没错,可,在贺剑之的脖子处,居然有一个唇印?

  唇印?

  “鹤祖,你这里……!”纣王指了指鹤祖,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鹤祖蓦然惊醒,顿时擦去了脖子处的唇印:“没事,昨晚不小心!”

  “贺叔,你找到蓝田玉了?”准提好奇道。

  鹤祖却是摇了摇头:“还没,过段时间,等我剑道圆满,我就去找通天教主,哼!”

  不是蓝田玉的前世留下的唇印?那……!

  准提眼中闪过一股古怪,有些试探道:“贺叔,你还记得蓝田玉吗?”

  “当然,当年丹神子霸占我的女人,恨不能亲自报仇,昔日阴间,也是可惜,要是知道玉儿就是她,我也不会……!”鹤祖露出一股恼怒之意。

  鹤祖一句话,洗脱了准提心中大部分疑惑,准提也不好再问,只是,那个唇印,让准提心中终究埋下了一根刺。

  要知道,贺剑之以前多么痴情的一个人啊。怎么会?

  “纣王,雄儿问你要应龙尸体呢,还不取出来!”鹤祖瞪了眼纣王。

  纣王微微苦笑,交代了下去,很快,一具尸体被抬了过来。

  尸体不是应龙又是谁?

  只是这具尸体,应龙死的好惨,浑身是伤,已然面目全非了。可看着这浑身是伤,血肉翻出,连内脏都被利刃撕碎的尸体,准提悲从心来。

  是应龙,没错,眉心被洞穿,浑身诸窍全部被洞穿了,惨不忍睹啊,应龙跟了自己一个元会,任劳任怨,结果落得如此下场?

  “心脏呢?应龙的心脏哪里去了?”鹤祖眼睛一瞪。

  准提也冷眼看向纣王。转而在妲己身上发现了一股应龙血肉的气息。

  “东皇恕罪,是小狐,不关大王的事,是小狐吃了!”一旁妲己瑟瑟发抖道。

  “叔叔,妲己只是在应龙死后,才吃的其心脏,妲己这些年帮了我好多,帮我对付三清的弟子们,将朝堂上,三清的弟子们全部杀死了,帮我们报仇了,炮烙,对,用炮烙,煅烧那群三清弟子,熔化他们的骨头,毁他们一身修为,用虿盆,吞噬他们的灵魂,让他们万劫不复,叔叔,你饶过妲己吧!”纣王顿时惊恐的跪下道。

  “炮烙、虿盆,对付满朝官员?”准提冷声道。

  “他们都是圣人派来的奸细,死了活该,我们当年,妖族多少妖神被三清、鸿钧害死了,我如今执掌人族,凭什么不能报仇,我就要报仇!妲己帮了我好多!”纣王顿时请求道。

  “那应龙呢?”准提冷声道。

  “应龙?当时已经死了,我就,我就,妲己不是有心的,叔叔……!”纣王焦急道。

  准提冷冷的看向妲己:“你说!”

  妲己惶恐道:“小女,小女是当年妖神九尾狐的孙女!”

  “哦?”准提瞳孔一缩。

  瞬间想起来了,巫妖时代,九尾狐受妖后常羲所迫,针对自己行阴谋之事,导致最终自己和大哥兄弟反目,后来大哥幡然醒悟,将九尾狐斩首示众了。更毁了九尾狐老巢青山,断山为丘。

  “小女这些年,一直在青丘,不敢外出,这次,恰好看到应龙死了,想起当年,应龙领兵剿灭青山,杀死我青山无数狐族,更亲手斩杀了爷爷,所以,所以多年执念形成魔障,当时没忍住,才亵渎了应龙的尸身,我,小狐有罪!”妲己顿时跪拜惊恐道。

  “叔叔,妲己是无心的!她是多年积怨,一时没克制住,叔叔!”纣王为妲己求饶道。

  “你这是报仇?是不是,连我和大哥,一并报仇了?”准提冷声道。

  “不,不敢,我只是鬼迷心窍,当时鬼迷心窍了!”妲己顿时惶恐道。

  准提冷眼看向妲己,若非纣王闯祸,引得女娲将妲己送来,准提早就将妲己斩杀了。

  这一刻,准提也明白了女娲的打算了,不说其他谋算,妲己被送来皇宫,第一个让女娲泄火的就是能恶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