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七章 七洲军机营

  

  “周共工答应了?”王雄盯着周池,眼中尤显得有些不信!

  “是,按照我爹原来的心思,怎么可能与你为敌?他天天盼着你有一日娶了我姐,虽不是翁婿,但,根本就是把你当女婿看了,可,这一次……!”周池苦笑道。

  “周共工是不是遭遇了什么?”王雄皱眉道。

  周池摇了摇头:“放心,是我爹!没有被人替换,也没有改变他的思想,就是我爹!而且,我爹要杀你之决心,恐怕也不是故意做样子的!”

  “可……!”王雄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七胜道域之主,就一封信,我不知道信里是什么,反正,我爹看过信后,一个人躲在屋里大哭了一场!然后出来之后,就对你起了杀心!”周池回忆道。

  王雄眉头微皱。

  “我姐随即告诉我大秦九君之十年之约,我猜想,恐怕是我姐让我偷偷告诉你,可她又不好意思对你明说,所以……!”周池说道。

  王雄神色一阵难看,那封信,到底什么意思?

  “话已至此,你心里有数就行了,我先回去了,不然我爹知道我来你这,可就……!”周池苦笑道。

  “你如今的实力,应该不比你爹……!”王雄好奇道。

  周池还会被周共工抽打吗?应该不会吧,得了妫重华记忆,周池应该不怕周共工了啊。

  周池微微苦笑:“你、我都得了造化,我爹应该也有自己的机缘,我爹也变强了!”

  “嗯?像姬曹那样?”王雄好奇道。

  “差不多吧,我也不知道我爹怎么变强的!”周池露出一股茫然之色。

  王雄点了点头:“多谢了!”

  周池微微笑了笑,踏步离去了。

  周池走了,留给王雄的疑惑越来越大了,眼前的七胜道域,变的越发朴素迷离了。

  “通知六部,呈上应对七大地洲之策略!”王雄冷声道。

  “是!”王忠全应声道。

  傍晚时分。

  上书房中,再度聚集了一众重臣。

  王雄坐在书桌前,看着张濡、吕杨、韩非、南宫浪分别送上的一众奏章,当看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将奏章放了下来。

  “礼部,欲以外交手段,游说各大圣域、仙庭,臣服东秦,待拉拢一批,打压一批,杀一批,最后,等大势一成,再彻底一统七大洲?这就是你的策略?”王雄看向张濡。

  “是!”张濡恭敬道。

  “户部,欲以商货流通,对七大地洲各大城池之货物,进行垄断、抬价、操控物资、制定规则,引各势力官员、长老入坑,与民争利,夺民之脂,用以激起民变,再纵民为匪,冲撞各大势力各机构,以民间之乱,推翻各大势力?这是你的策略?”王雄看向南宫浪。

  “是!”南宫浪恭敬道。

  “刑部,以各势力之法律,挑出法律之漏洞,找出权贵之践踏法律之不公,挑起民愤,冲撞各大势力。引民乱法,引军乱法,引官乱法,以诸乱崩各势力之统治权威,挑起各势力内部大战,最终推翻各大势力?这是你的策略?”王雄看向韩非。

  “是!”韩非说道。

  “工部,找各势力内部之嫡庶之争,给其弱之一方,提供工部锻造之强大法宝,引他们内耗,不断补充两方之杀器,坐看两方相互残杀,直至同归于尽?你之策略?”王雄看向吕杨。

  “是!”吕杨恭敬道。

  “尔等策略,拿下七大地洲,需要多久!”王雄看向四大重臣。

  至于兵部、吏部,策略并不没有惊艳的亮点,王雄也懒得细说。

  “以臣礼部之法,不出五年!七洲一统!”张濡郑重道。

  “以臣户部之法,不出五年!七洲一统!”南宫浪也郑重道。

  “以臣刑部之法,也需五年!”韩非说道。

  “以臣工部之法,也需五年!”吕杨深吸口气道。

  四人开口,让王雄微微皱眉。

  若在其它地方,五年赢七大洲,已经够惊天动地了!要知道,东秦一统天宫界,也要了好些年啊。

  王雄指头轻轻敲击书桌。

  “陛下,可是所需时间太长了?”韩非皱眉道。

  韩非可是知道,不久前,陛下让姬曹传信七胜道域,一个月后,七胜道域道祖不改名字,就向七胜道域宣战的。

  一个月?离一统七大地洲,迫在眉睫啊!

  “陛下,我等各部,若是以各自策略合并,能让速度变得更快的!”吕杨也说道。

  “不错,六部协同出兵,若都能达到各部策略上效果,或许只用三年,就能一统七大地洲!”南宫浪想了想道。

  “贺先生、牛魔王随同陛下在血魔谷震慑一众大罗金仙,想必,他们现在更是诚惶诚恐,或许速度还能更快!”张濡也看向王雄。

  众人都想为王雄分忧,所以,不断压缩着时间。想要尽快让东秦强大起来。

  王雄却是摇了摇头:“朕不是嫌弃时间长了!”

  “哦?”众官员不解道。

  “朕只是发现,以你等之策略,七大地洲之百姓,恐怕都要随着各势力破灭,有着一股巨大的死伤!”王雄沉声道。

  “我们……?”四人一愣,一时不知如何去说。

  “你们的策略是惊艳,但,朕需要你们,最大程度的保护好百姓,你们做到吗?”王雄看向众官员。

  “陛下,非我东秦之百姓,何须……!”韩非苦笑道。

  “他们,马上就是东秦子民了!”王雄沉声道。

  “是!”众官员顿时神色一肃。

  王雄看了眼一众官员,明白一众官员心里,可能还责怪自己何必对一些非国内之百姓仁慈。

  却是众人不明白王雄此刻的心态。

  昔日东华帝君的时候,三界六道,都归自己管,也就是说,从那一刻开始,在东华帝君心里,整个天下百姓都是自己的了,何来哪些百姓该死,哪些百姓不该死?在王雄心里,他们都是东秦的百姓。都是我的!

  更何况,经历了准提圣人的过程,早已心怀苍生。

  不说见不得人死,只是,没必要的人死,尽量不要产生!

  “此刻起,设立七洲军机营,由工部侍郎吕杨为营帅,统筹各部之策略,各部全力配合,制定针对七大洲之战略部署!与三日后呈上,朕批示后,立刻执行!”王雄吩咐道。

  众官员一起看向吕杨。由吕杨统筹?

  “是!臣定以陛下之护民为宗旨,全力以赴!”吕杨郑重道。

  王雄这是要当甩手掌柜了?一场浩大的战争啊,蛇吞象之战争啊,以一个天宫界,斗战七倍的军力,如此浩大的战争,王雄居然不管了?

  众官员诚惶诚恐,同样也为王雄之气魄震撼。

  “当然,若是遇到一些棘手之人物,择其恶行,吕杨也可以拟一份名单,由天机处、死神殿、青衣卫去解决!”王雄看了眼吕杨。

  吕杨微微一愣,天机处,青衣卫,吕杨知道,如今,天机处的一众强者,比如牛魔王、后羿、奢比尸、余烬,早已名动天下,青衣卫更是无孔不入,这死神殿,这些年可一直没听说啊。难道是当年那个刺杀组织?死神殿?

  “是!”吕杨点了点头。

  “一个月后,东秦晋级天庭!礼部尚书,张濡全权负责封禅大典之相关筹备事宜!”王雄开口道。

  “是!”张濡陡然浑身一震,惊喜道。

  ------------------

  封禅大典由礼部筹备,顿时,东秦即将晋级天庭的消息,快速传遍了天下。

  天庭?那可是天庭啊!

  无数东秦官员都有种做梦的感觉,这才十年不到吧,刚刚晋级仙庭,又要晋级天庭了?这太快,太夸张了吧!

  当然,没人怀疑王雄的决心,因为王雄在这种大事之上,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顿时,多少官员也激动不已的按照命令去筹备各处事宜了。

  消息也如长了翅膀异象,从天宫界,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还有一个月,日子没到,天下已然开始沸腾,但,这所有人关注东秦一月后的封禅大典之际。

  七洲军机营,也彻底运转起来。

  由六部配合,一场针对七大洲的战略制定好,得王雄认可,御玺落印之后,正式执行,一张大网拉开,一场旷世决战即将拉开。

  张濡、南宫浪、韩非、吕杨,也这几日废寝忘食,与各自属下,制定了一些人的名单。

  “吕大人,名单递上去了?”张濡好奇道。

  “递上去了,陛下同意了,并且答应,由死神殿对这些十恶不赦之人进行刺杀!这些人,对七胜道域也极为亲近,昔日对影族的追杀也不遗余力,不知此次……!”吕杨好奇道。

  “死神殿?我也只是听你们说过,在东秦,从来没见过什么死神殿的死神啊!”韩非好奇道。

  “这应该,是一支,只有陛下才掌握的秘密队伍,具体实力如何,还需要等些天,看结果!”南宫浪说道。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就当这名单上的人已经死了,张大人,礼部官员,已经开始出发,去吓唬,不,去游说各大势力了吗?”吕杨郑重道。

  “吕大人放心,已经在路上了!”张濡点了点头。

  -------------

  一间大殿之处,大殿之上书有‘女娲殿’三个大字。

  姬曹来回踱着步子。

  “蛇君,道祖还闭关吗?”姬曹看向一个女娲殿男子焦急道。

  男子脸上有些地方好似被腐蚀过了一般,看上去颇为吓人。

  “跟你说了,道祖在闭关!”蛇君不耐烦道。

  “唉,七大道祖,怎么都在闭关啊!”姬曹一阵郁闷。

  “道祖闭关,需要向你报备不成?没事,就别在这瞎转悠!”蛇君露出一股不屑道。

  “蛇君,你我都是七胜圣使,但,你知道我的来历,你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姬曹冷声道。

  “呵,姬曹,这里是七胜道域!”蛇君冷笑道。

  “哼!”姬曹一阵冷哼,显然不太想与蛇君多费唇舌。

  “外面那群披麻戴孝的什么人?一个个跪在女娲殿口,手中捧着一个个盒子!哭哭啼啼的!”姬曹看向殿外跪着的数十人说道。

  “你招惹来的,你不知道?”蛇君看向姬曹。

  “怎么我招来的?我刚才从其他几个道祖殿出来,都看到了一些这种人,抱着什么盒子!里面是什么?”姬曹皱眉道。

  “人头!”蛇君沉声道。

  “什么人头?”姬曹不解道。

  “你刚刚去的七大洲,各道祖派去,潜伏在重要位置的潜伏者,这些天,接连被刺杀,刺杀过后,只留下一颗头颅!每天都有被刺杀的,一直不间断!这些都是他们的家属,来请道祖们做主的!”蛇君脸色难看道。

  “什么?”姬曹惊讶道。

  “你此次前往七大洲,为何一开始那般顺风顺水,各势力对你都极为尊重,都是这些潜伏者的功劳,可,谁想到……!他们的死的如此突然!”蛇君凝重道。

  “王雄干的?”姬曹头皮一阵发麻。

  “不知道,但,这手段,应该是影族手段!”蛇君神色复杂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