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十八章 老子的馈赠

  老君山外!童年对鹤祖的崇拜,成年后被折磨的苦难,还有眼睁睁看着挚爱死去,父母被杀,让白六将所有怨恨都怪在了贺剑之身上!白羽道域的十大道祖,其实都无比怨恨贺剑之,这也是白九确定其身份,忽然全力冲杀的原因。纵然眼前还有一个王雄,可白六的目光,一直怨毒的盯着不远处的贺剑之。贺剑之与白九战斗,居然不分伯仲,但,王雄明白,贺剑之有着临场爆发的天赋,越是这种压制,越能刺激贺剑之爆发。王雄一边关注贺剑之,一边接过了尹喜递来的玉盒。玉盒打开,内部冒出滚滚紫气,却是老子《道德经》原本的残篇。王雄取出从百家阁胜李耳手中得来的碎片,若拼接而上,刚好好填补了一部分。“这道德经残篇之上,有着老师当年留下的禁制,一般人不可能破开的,但,在老师死后不久,却,却被人强行破开,我们也无能为力!”尹喜苦笑道。“一万年前,被人强行破开?”王雄看向尹喜。“是,是几个黑衣恶人!想不到,你居然夺回来一片!”尹喜惊讶的看着王雄手中另一片碎片。“一共碎了几片?”王雄问道。“三片,其实,我认出一个黑衣人了,那最后一片,在那黑衣人手中,他是勾践!”尹喜面露一股愤恨之色。“最后一片在勾践手中?他要这个干什么?”王雄皱眉的看向尹喜。“我,我也不知道!”尹喜低着头,露出愤恨之色。王雄取出这最大的一篇道德经残篇,上面有着禁制。禁制内部,紫气环绕,让人看不清上面的内容。“轰!”王雄一抓,居然被禁制反弹而回。“这是老师下的禁制,即便破成三份,依旧能抵挡别人破坏,老师说,只有孔子能开!”尹喜看向王雄,露出一丝好奇之色。王雄神色微动,探手,掌中多出了一股浩然正气。这浩然正气,有着王雄印记,有着孔子印记,探上道德经残篇的禁制,顿时禁制犹如冰雪融化一般的解开了。“真的,真的解开了?”尹喜露出一股惊喜之色。果然,只有孔子才能解开。道德经残篇的正面,依旧有着禁制,而在反面,却慢慢的显现出了老子留下的血书。拼接上王雄得到的另一个碎片,王雄读了起来。---------孔子,当今世上,或许只有你才能懂我!太上分我出来之时,我已经感受到盘古陨落之不凡,多年参悟,多年孤寂,让我感受到古食族的存在,我安守周王室,不仅仅为了当年对你承诺,也为了参悟抵挡古食族之法!道家,是我参悟的极致,我以为我能赢,却还是败了!不过,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对的,道家大道,我并没有发挥到极致,若是让我重来一次,我一定能力挽狂澜,我一定能!孔子,我此一战,杀古食族无数,但,古食族依旧众多,他们是为毁灭宇宙而来。我曾经见过一次你大哥,他向我提过你,我知道,你有大运道,这股大运道,会让你在短时间冲天崛起,但,也需要无数力量底蕴堆积。我要走了,只此一百零八古食族血肉能量封印在此,算作我临别之赠!我,李耳,虽死无憾!吾众永不为食!我,道家有克古食族之法,我已无力再改,只求你,信我一次,为天下苍生,为盘古之意志,信我一次!道家之法是…………---------老子留言,到此戛然而止,却是因为这留言只是残篇,还有最后一部分在勾践手中。“勾践?”王雄脸色阴沉。看着眼前的道德经残篇,王雄心中一阵难受。翻开道德经残篇的正面,上面禁制依旧,王雄再度用孔子之儒法触碰。“嗡!”第二次,居然忽然开了。这打开的一瞬间。“轰!”好似一股滔天血气力量从内部爆发而出。“好重的血气,什么力量?”四方无数强者脸色一变的望来。尹喜也是浑身一颤的望去,眼睛瞪的极大。不过,王雄明白,这是老子给自己的临别之赠,自然不会交给他人,天顶窍太极图猛地一吸。“轰隆隆!”滚滚力量、血气,全部涌入王雄体内,鲜血直冲眉心的血灵珠而去。而能量快速被太极图分解直冲丹田血龙而去。“呼!”庞大的力量,直冲王雄身体。要知道,王雄修炼的可是君临天下真龙图,修为升级需要的能量,可是寻常人不知多少倍啊。剑灵门一战,那么多力量,只让王雄达到大罗金仙第九重,如今老子的馈赠有多少?庞大的力量让王雄震撼,居然不比剑灵门时刻积累的少?“轰~~~~~~~~~~~~~~~~~~!”王雄体表发出一声巨响,一股气浪直冲四方而去,就连近前的尹喜都被气浪瞬间推的倒飞而出。在道德经残篇中能量耗尽的一刻,王雄终于又突破了。“大罗金仙第十重?”王雄神色一动。王雄看着手中的道德经残篇。“不对,这里没有一百零八个古食族能量,最多,最多只有十个吧!”王雄回忆了一会先前见过的古食族。这里面封印的力量,与老子留言的不同。“孔子先生,还有最后一个残篇,在勾践手中,在他手中!”尹喜一旁马上说道。王雄看了看尹喜,终究点了点头。非常小心的,王雄将两个残篇拼凑而起,要小心的收起了。“孔,孔子先生!”尹喜忽然看向王雄。“怎么了?”“你看,道德经残篇里的能量,你已经取了,上面老师的血书留言,您已经看了,此道德经残篇,对您来说,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是否,是否可以留在老君山,毕竟这是老师的遗物,我们……!”尹喜露出一股苦涩的请求。王雄看了眼尹喜,神色微动,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这是老子留给我的,你们若是想要看,以后来找我就行!”王雄翻手收起了道德经残篇。尹喜脸上露出一股苦涩,几次到嘴边的话,终究忍了下来。“轰~~~~~~~~~~~~~~~~!”远处星空,陡然一股气浪传来,却是贺剑之、白九战斗分了。“你,你,你临战突破?”白九惊叫道。贺剑之抱剑凌空,沉声道:“虽然我无法理解,你们为何如此恨我,但,多谢你的剑道,因为你的剑道,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白九,你既然不敌,那就退后吧!”白六平静的说道。白九顿时瞪了眼白六。“我让过你了,你不敌,怪得了谁?走开,我来斩了这鹤祖!”白六冷声道。白九眼中充满了不甘,但,刚才自己动手的时候,白六的确没有插手,白六多年积威,瞬间压制了白九。“哼!”白九一声冷哼退开。白六却是探手一剑刺出,那一剑好似划破虚空,瞬间出现在贺剑之面前。“什么?”贺剑之脸色一变一剑迎去。“呲吟!”那一剑平平无奇,却大道至简,瞬间从剑芒缝隙中刺到了贺剑之脸庞。“轰~~~~~~~~~~~~!”仓促间,贺剑之全身剑气爆发。才堪堪躲过,但,整个人却被撞飞了出去。一剑,被白六退了?在十里之外的星空,贺剑之才稳住身形,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面露不可思议的看向远处白六。“我的剑道?怎么……!”贺剑之惊讶道。“你的剑道,没错,是你的剑道,比你强吧?呵!今天,我就是要用你的剑道打败你,鹤祖?因为你的剑道,让我们蒙受了滔天之难,今日,就用此剑道送你去死!”白六一声冷喝。“呼!”白六犹如一道电光,一闪消失,下一刻瞬间出现在贺剑之面前。“夫君,小心!”不远处蓝田玉惊叫道。“轰!”远处一声巨响,贺剑之再度倒飞百里之远才堪堪躲过白六的绝杀。“怎么可能?”贺剑之惊叫道。这白六的剑道,居然如此恐怖?“你不是很强吗?剑道天下第一?呵,哈哈哈,再来!这一次,我让你无处可逃!”白六一声冷哼。“轰!”无数剑气陡然爆发,一个浩大的剑道领域,将一大片星空都笼罩了,内部剑气风暴如海啸般激烈滔天,贺剑之在内部苦苦挣扎。这忽来的变化,就连王雄都露出惊诧之色。白六的剑道,比贺剑之还强那么多?尹喜、蓝田玉露出担心之色。对面的白九却露出一股恼恨之色,恨自己不敌鹤祖,恨被白六抢先了。“还愣着干什么?结万剑阵,给我将老君山结界破了,将那尹喜,给我抓起来!”白九一声冷喝。“是!”无数白羽道域弟子一声高喝。顿时,无数剑光绽放,直冲老君山结界而来,白九更是冲在最前面。“站住!”王雄一声断喝。“哼,我不管你是谁,今天,挡我者死!”白九胸有怨气的一声大吼。挡我者死?白九面露滔天凶怒,在贺剑之手中无法发泄的怒火,要彻底发泄在老君山!但,王雄能让吗?刚刚,受了老子的一份馈赠,自己怎么可能任由其弟子被人如此羞辱?探手一挥,巨阙心领神会的变化成了剑形落在王雄手中。“是剑道,给了你自信吗?挡你者死?朕倒是要看看,你的剑道,有什么资格随意定人生死!”王雄一声冷哼。“不知死活!”白九举剑,剑气领域乍现,滚滚剑气风暴直冲而来。势如破竹,所过之处,一切斩尽杀绝!“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王雄长剑竖起。“轰”以王雄为中心,无数剑气凝聚出一个浩大剑罡,剑罡之大,有万丈之长,携滔天剑势,轰然迎向白九的长剑。“什么?”白九脸色一变。说起来,白九并没有将王雄看在眼里,毕竟剑修有着剑修的骄傲,听说过王雄的剑只会两招,就一直看不起。直到王雄挥剑的一刻,才发现一股滔天危机。若是王雄刚刚没有突破,这一剑还不至于如此夸张,可如今,王雄大罗金仙第十重,君临天下真龙图的力量,天子之剑的剑势,就连普通十五重的强者都能斩杀,十六重都能一战的啊。“不好,万剑阵,聚我之剑!”白九脸色一变惊叫道。“是!”所有白羽弟子的剑势,全部涌入白九长剑,随着白九一剑斩向王雄。“轰~~~~~~~~~~~~~~~~~~~~~~!”两大剑势相撞,虚空遁走炸出了一个黑洞,刺亮的光芒,让四周无数修者居然睁不开眼睛。“不,不可能!”白九惊叫道。“咔嚓!”却是白九的剑势,被王雄的一剑摧枯拉朽的斩碎了,王雄的天子之剑,余力未消,直冲白九面门而来,白九知道,自己输了。这一输,就是死啊!王雄怎么能挥出如此庞大的剑势?遥远处,与贺剑之战斗的白六,心有所感,瞬间扭头望来。看到了王雄的浩大剑势。白六脸色一变,眼看着,就能将贺剑之千刀万剐了。但,这一刻,对贺剑之滔天怨恨,居然不敌对白九的兄弟感情。“老九!”白六脸色一变。呼!白六骤然放弃绝杀贺剑之,瞬间化作一道闪电到了白九面前。一剑迎向王雄的天子之剑。“轰~~~~~~~~~~~~~~~~~~!”虚空炸碎无数,四周大量小行星化为齑粉。待刺亮的光芒褪去,所有人看向王雄。却看到王雄抓着巨阙剑,眼中闪过一丝疲惫,大道白虎环绕起身。而对面,黑洞缓缓修补,所有白羽道域弟子,全部炸飞,浑身是血,惨不忍睹。但,终究,因为白六的到来,谁也没死。白九断了一臂,吐血中面露骇然。白六好出一些,但,此刻也头发凌乱,颇为狼狈。“白六?”王雄惊讶的看向那白六。只有王雄明白,刚才自己那一剑有多可怕,但,白六居然勉强接下来了,而且,白羽道域的人,一个没死?“雄儿”贺剑之瞬间到了近前。贺剑之身上,伤痕累累,显然白六的剑道太过强大了。若不是王雄一剑,此刻贺剑之不知道如何惨烈了。“好,好,好!”白六撑起身子,面露一股凶煞。王雄抓着巨阙剑,贺剑之抓着青铜长剑,两人也是战意滔天。就在双方要再度大战的时候。陡然一道白光冲来。却是一个仙鹤,瞬间飞到战场中心。“白六道祖,白九道祖,白羽道域出事了,诸位道祖让我来请你们马上回去!”那鹤祖惊叫道。“出什么事了?”白六道祖沉声道。“勾践,那勾践带兵,攻打我白羽道域总坛,此战,乃是倾宗之战,不是我白羽道域灭宗,就是勾践死!二位道祖……!”那仙鹤焦急道。“什么?勾践?”白六脸色一变。白九也露出一股惊慌之色。“走,快走!”白六陡然惊叫道。“呼隆隆!”刚刚还斗意滔天的鹤族们,居然拼命向着盘古世界而去。待白羽道域的人走之一空,贺剑之才长长吁了口气。王雄也皱眉一阵惊叹:“勾践?好大的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