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二十四章 淳于髡

  南华山,逍遥宫!庄周与金母元君临别前又温存了一晚。“这一次,你就不要去了,你的道德紫气,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当是好生参悟,不可分心!”庄周柔声道。“早点回来!”金母元君抱着庄周,有些依恋道。轻轻抚了抚金母元君的秀发。“办完事,我马上回来!”庄周保证道。“等你回来,我再和你比比!”金母元君忽然眼露挑衅的看向庄周。“哈哈哈,好!”庄周笑道。告别了父母,告别了金母元君。庄周挑了十个昔日冲虚谷弟子,当然,这十人,如今全部身着黑衣,自称逍遥宫弟子了。列子对他们有教导之恩,这段时间,金母元君的讲道,对他们也有教导之恩,如今跟随庄周,自然没有倔强的以原来身份行走。挑选的这十人,尽皆对庄周无比感激与崇拜。对庄周也言听计从,也让庄周这一路,可以省事不少。庄周带了十个逍遥宫弟子,惠施也带着十个名家弟子。正式启程前往齐国。一行人目的性极强,也不在其他地方多逗留,只用了不到一个月,就抵达了齐国疆土。“庄周,只可惜,我们的修为有限,拖了你们的后腿,否则,你们飞行起来,应该更快抵达齐国!”惠施感叹道。“你想飞?”庄周笑道。“是啊,可惜修为有限!还不到天仙!”惠子叹息道。“飞,未必一定要修为,大道也可以!”庄周摇了摇头道。“哦?”“列子的大道,掌风,可御风而行,而我的大道虽然不能御风,但能御蝶啊,想飞,你早说啊!”庄周大笑道。“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庄周一声轻喝。“轰!”庄周身后,黑气冲天,爆发出滔天蝴蝶。猛然扑向众人。瞬间,一群人被无穷无尽的蝴蝶托上了高空。“这,蝴蝶……!”众名家弟子惊喜道。惠施明白,这是庄周大道思想越发完善了。“好一个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庄周,你的思想还真是逍遥啊!”惠施感叹道。“我修的本来就是‘逍遥’,自然不被羁绊!”庄周笑道。一群人乘着蝴蝶,向着齐国临淄而去。“逍遥?哈哈,既然逍遥,自该无拘无束,今天为何去齐国?去齐国,还是逍遥吗?这不是被羁绊了吗?”惠施取笑道。惠施是名家领袖,名家以雄辩立世,说好听的是擅长雄辩,说不好听的,就是喜欢抬杠。惠施更是个杠精。时常与庄周抬杠为乐。“我是因为要卸去心中羁绊,得内心之逍遥,才前往齐国的!有形之绊,随手可去,无形之绊,才是心中大魔啊!惠施,你觉得呢?”庄子笑道。“哈哈,好,我就等着看你如何逍遥!”惠施顿时有些郁闷道。“你很快就会看到了!”庄周自信道。“我记得临走前,你母亲一再强调,让你不要为难当年剥夺他们真灵之人?”惠施好奇道。庄周微微一叹:“家父私下里跟我提过了,当年下令剥离我父母真灵之人,不是旁人,正是稷下学宫的祭酒。”“哦?稷下学宫的祭酒?听闻每一任都是德高望重之辈,怎么会下令如此歹毒之法?”惠施眉头一挑。“他,还是我外公!”庄周苦笑道。惠施顿时一阵沉默,是庄周外公下令,剥夺庄周父母真灵,让他们失去大道思想的修行的?这,这怎么可能?世上怎么有这样的父亲?惠施可是知道,庄周父母这些年没了大道思想,生活多么艰难,若非庄周争气,恐怕熬不了几年。“难怪你母亲几次欲言欲止!唉!”惠施感叹道。这事情还真是复杂。“先不说这个了,你不是去过临淄吗?你来带路,我们加快速度!”庄周说道。庄周内心也挺纠结的,本来庄周前来,要狠狠教训对父母出手之人,为父母报仇的,可,谁知道,临别前,庄父告知是外公下令的。这让庄周此行就束手束脚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回父母的真灵吧。“我看看,哦,前面那座城池,叫着即墨,是靠近临淄的一座小城,此城池还挺有意思的,昔日有过一次灭城之难,后被墨家弟子相助,保住了城池,从此改名即墨!”惠施指着不远处一座城池道。“即墨?我也听过,不用你解释,指方向就行!”庄周翻了翻眼睛。“就在……,咦?即墨城中,怎么瘴气无数啊?”惠施惊讶道。庄周望去,果然,有着无数五颜六色之气笼罩即墨城。“啊,救命啊!”“放了我儿,放了我儿!”“不要!”……………………………………阵阵呼喊声从远处传来。“即墨城出大事了?”惠施脸色一沉。庄周一挥手,滚滚蝴蝶就托着众人向着即墨城飞去。很快,就到了即墨城的上空。就看到,这滚滚五颜六色之气,却是一个个怪物煽动翅膀产生的。“那是什么,什么怪物?鸟?鹰隼?鸟人?”一个逍遥宫弟子惊叫道。却看到,一个个人身怪物,背后有着巨大的鹰隼翅膀,脸上也是尖锐的鹰隼之脸,但,手脚却是人形,不,手爪尖锐,犹如鸟爪。“快躲家里去,鸟魔又来抓人了,快啊!”“救命啊,通知稷下学宫的人,怎么还没回来啊!”“我的女儿,放了我的女儿!”……………………………………呼喊无数,数百鸟魔,煽动翅膀,从天而降,俯冲而下,抓捕一个个幼童,而鸟魔翅膀散出的彩色气体,好像有毒一般,即墨城中成年人在呼喊中,纷纷咳嗽的跪了下来,都有了中毒之相。“鸟魔?这是什么玩意?”庄周瞪眼惊愕道。庄周的见识不可谓不广,从上古东皇太一开始,庄周见识了太多太多的妖魔,天下妖魔,还真没有多少是东皇太一没见过的。就连异族,王雄也见识了无数。可眼前,鸟魔?这是什么东西?看样子,实力不怎么样啊,这玩意,哪冒出来的?“鸟魔?我在合纵齐国的时候,到是听齐国使者提过,说齐国出了一种怪物,叫着鸟魔,四处造孽,稷下学宫弟子出世,将鸟魔大量捕杀,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我那时也没怎么在意,没想到这次一来,就见到了!”惠施也惊讶道。“先生,我等出手,救下这些百姓!”逍遥宫弟子顿时开口道。庄周正要点头。“唳!”陡然一只鸟魔一声长啸,所有鸟魔忽然向着庄周方向看来。毕竟,无数蝴蝶托着二十来人,太过醒目了,而且,庄周的大道气息笼罩,黑气滔天,也极为显眼。看到庄周等人的大道气息,众鸟魔忽然间眼睛一亮。“唳!”鸟魔们激动的将手中幼童丢弃,瞬间向着庄周方向扑了过来。好似庄周等人对鸟魔的吸引力,超过那些幼童一般。“唳、唳、唳…………!”百只鸟魔,凶猛无比,转眼到了众人近前。不用庄周下令,众逍遥宫弟子,顿时动手了起来。“天罗地网!”众逍遥宫弟子喝道。虽然没有一百零八人,但,十个逍遥宫弟子,还是催动各自大网向着鸟魔们冲去。“轰!”鸟魔猛地一阵冲撞,大网一阵摇颤。有些鸟魔被挡了下来,有些鸟魔却瞬间撕碎了大网。“先生,这些鸟魔的实力跨度很大,同为鸟魔,有些很弱,有些很强!”众逍遥宫弟子焦急道。逍遥宫弟子看的出来,庄周自然也能看的出来。这些鸟魔神智好像并不冷静,有的只有一种本能。“唳、唳、唳!”鸟魔拼命冲击着大网,一些比较弱的,已经被大网囚禁住了。庄周并没有动手,因为这些逍遥宫弟子虽然战斗的艰难,但,足够了。“轰!”、“轰!”…………一声声巨响下,一个接着一个鸟魔被抓了,转眼,百只鸟魔,还剩下二十多个,而这二十多个,各个都有天仙以上修为,凶唳滔天,煽动滚滚毒气席卷而来。“这黑气,好像有瘟疫之毒!”惠施脸色一变。“我,我好像中毒了,惠子!”一众名家弟子顿时脸色发紫。“散!”庄周一声冷喝。蝴蝶煽动翅膀,瞬间将涌来的毒气全部吹散。可惜,这黑气中的毒素太强了,逍遥宫弟子,有着五个也瞬间脸色发紫,好似中毒了一般。就在庄周要动手之际,天空陡然传来一声断喝。“孽畜,又来我齐国造孽?受死!”远处陡然传来一声高喝。“轰!”、“轰!”、“轰!”…………一道道黄色闪电,从天而降,瞬间劈在一众鸟魔身上。“呜呜呜!”鸟魔们纷纷一声惨叫,顿时被黄色闪电劈的焦黑,坠落而下。转眼,所有鸟魔不是被网困,就是被雷劈,全部没了再战之力。“嗡!”却看到,远处一朵黄云之上,一群身穿黄衣之人,拥簇着为首一个身穿黄袍的中年人,踏空而来。刚刚挥洒雷电,将所有鸟魔劈中的,就是那黄杉中年人。“祭酒,即墨城中,被鸟魔的毒气笼罩了!”一个黄衣人焦急道。“糟了,即墨城中,好多人中毒了!”又一个黄衣人焦急道。为首黄袍中年人脸色一沉:“救人要紧,先驱散即墨城的毒气,快,救人!”“是!祭酒!”一群黄衣人顿时冲向即墨城。呼!众黄衣人以大道之威,催动滚滚大风,吹散即墨城的毒气,同时,快速扑向城中救人了。那祭酒,看着地上失去行动能力的鸟魔们,又看了看庄周一行,陡然眼中闪过一缕精光。“在下稷下学宫祭酒,淳于髡,多谢诸位出手,救我齐国百姓,不知各位如何称呼?”黄袍中年男子盯着庄周等人问道。“稷下学宫的祭酒?又换人了?”惠施皱眉惊讶道。要知道,庄周母亲可是姓田,其外公是稷下学宫的祭酒,应该也姓田才对。“哦?阁下认识田祭酒?田祭酒遭遇不幸,在下厚颜担任了新的祭酒,暂时领袖稷下学宫,不知诸位如何称呼?”淳于髡再度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