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二十五章 品性高洁?

  “田祭酒,遭遇不幸?”庄周陡然眉头一挑。

  外公死了?庄周心中一沉。

  “在下,名家惠施!”惠施微微一礼道。

  “名家,惠子?就是合纵诸国,大败秦国的惠子?失敬,失敬!”淳于髡顿时意外道。

  “大败秦国,不敢当?如今只是丧家之犬罢了!”惠施自嘲道。

  “那这位是……?”淳于髡看向庄周。

  好似对庄周的兴趣更大一般。

  “在下,逍遥宫,庄周!”庄周微微一礼道。

  淳于髡毕竟为救民而来,庄周还是礼数周全的。

  “庄周?”淳于髡陡然眉头一挑。

  “你知道我?”庄周好奇道。

  “哈哈哈哈,世人谁不知道宋国蒙地庄周?你可是逼的杨朱学宫退避三舍的人物啊,天下谁不知道?想不到能在齐国见到阁下,失敬失敬!”淳于髡顿时眼冒精光道。

  “逼杨朱学宫退避三舍?呵,过赞了,机缘巧合罢了!”庄周摇了摇头。

  “机缘巧合?不,看阁下这大道气息,犹如卷云啸海,壮阔浩瀚,这可不是什么机缘巧合,阁下大道思想,如此深厚,天下难得一见啊,阁下这大道气息,与我的一样,都是取自道家?”淳于髡好奇道。

  “那还真是巧了!”庄周点了点头。

  虽然淳于髡的大道是黄色的,但,终究也是道家思想,还是有很多共通之处的。

  “哈哈哈,是啊,巧了,今日齐国难得迎来诸位贵客,贵客请不要嫌弃,一定要来我稷下学宫,在下也好一敬地主之谊!”淳于髡邀请道。

  庄周正要说什么,一旁逍遥宫弟子顿时焦急道:“先生,师兄他们中毒更深了,我们,我们解不开!”

  “中毒?”惠子顿时上前。

  不仅仅五个逍遥宫弟子,一众名家弟子也是脸上发紫。

  庄周抓住一个逍遥宫弟子的手,一股大道气息涌入其体内。

  “轰!”

  大道气息洗涤,那逍遥宫弟子身上的毒气顿时消散无数,可浑身依旧发紫。

  “咦?这毒素,还真是奇怪!”庄周陡然眉头一挑。

  探手,庄周手上产生一股吸力,可,强大的吸力,依旧无法将这毒素吸出来。

  这还是庄周第一次遇到如此顽固的毒素。

  “啊!”不远处惠施一声惊叫。

  “惠子,你怎么样?你也中毒了?”有名家弟子焦急道。

  “这毒有传染效果,庄周小心!”惠子顿时盘膝而坐,用自己的大道气息驱毒。

  可,这毒,还真是邪门。怎么也驱除不了。

  庄周脸色一阵难看,第一次,庄周对一种毒无能为力。要知道,庄周的大道至阴至邪,天下少有毒素能够抵挡的啊,可这毒素还真就做到了。

  庄周现在做到的极致,仅仅是阻止毒素不再扩散罢了。

  “我来吧!”淳于髡开口道。

  说话间,淳于髡探手一挥。

  “呼!”

  一股黄光涌入众人体内,就看到,一股股五彩斑斓的毒气,居然从众人体内冒了出来。被淳于髡吸入了掌心,慢慢消失不见了。

  众人毒解了,可每人都好似元气大伤一般,虚弱无比。

  “多谢淳祭酒!”惠施虚弱的一礼。

  “多谢淳祭酒!”庄周也郑重一礼。

  显然,此次还真是多亏了淳于髡。

  “举手之劳罢了,这种毒,我稷下学宫见过不少,所以略有心得!”淳于髡笑道。

  “对淳祭酒举手之劳,对我们却是救命之恩,真是多谢!”惠施再度一礼。

  “诸位,我刚才说的,想请诸位前往我稷下学宫,也好相互交流一番,不知可否……?”淳于髡再度邀请道。

  惠施张口就想答应,但,还是看了眼庄周。

  庄周点了点头:“淳祭酒邀请,庄周理当前往,但,此次在下来临淄,还有一些私事要办,改日再前往稷下学宫感谢淳祭酒,可好?”

  淳于髡微微皱眉,显然,淳于髡现在就想要邀请庄周前往稷下学宫,但,庄周已经明确拒绝了,也不好强人所难。

  “好吧,这是我的令牌,阁下凭我的令牌,可在稷下学宫畅通无阻!请一定要来!”淳于髡取出令牌,递给庄周。

  庄周接过令牌,点了点头:“好!此次真是抱歉了!”

  “哈哈哈,不,其实我现在也没有时间,即墨城中,无数百姓遭殃,我还要为他们治病,暂时也分身无术!”淳于髡笑道。

  “那再好不过!”庄周点了点头。

  “至于这地上的一众鸟魔,二位可否交给我来处理?毕竟是我齐国的祸害,我也想从它们身上,找到彻底解决之法,还齐国百姓一个太平!”淳于髡指了指地上的一众无法动弹的鸟魔。

  为了天下百姓之大义,又刚刚帮了庄周一行解毒,现在讨要个鸟魔,庄周还能说什么呢?

  “旦凭处置!”庄周点了点头。

  “多谢诸位!”淳于髡微微一礼。

  “淳祭酒,告辞!”庄周微微一礼。

  “我在稷下学宫,恭候大驾!”淳于髡也是微微一礼。

  庄周点了点头,催动无数蝴蝶,托着自己一行向着临淄方向而去。

  飞行途中。庄周、惠施看到,远处淳于髡的确前往了即墨城。

  一挥手,无数黄光笼罩即墨城,无数百姓身上的毒素,被其抽取了出来。

  百姓得救,无不跪地,恭拜淳于髡。

  淳于髡踏在空中,犹如圣人一般救难百姓。

  远处,庄周一行已经飞远了。

  惠施依旧看着淳于髡救苦救难的一幕,感叹道:“淳于髡,果然是圣人在世,父母心肠,品性高洁,和蔼可亲,不愧是稷下学宫的祭酒!”

  庄周却是看着淳于髡给的令牌,微微皱眉:“或许吧!”

  “哈哈,庄周,人家刚帮了你大忙,又专门给了你令牌邀请你,要知道,我都没有他给的令牌,可见他对你多么重视,多么尊重,你怎么一脸他欠你钱的样子?”惠施酸酸的抬杠道。

  “我总感觉,他看我的目光,有些……,有些不一样!”庄周皱眉道。

  “有什么不一样?”

  “我不知道,反正,本能的我想远离他,这也是刚才,他施恩于你我后,一再邀请,我还拒绝的原因!”庄周皱眉道。

  “你觉得他不安好心?不会吧,他要是不安好心,也不会帮我们驱毒了!”惠施不信的抬杠道。

  “或许我想多了吧!”庄周摇了摇头,甩开心中的不解。

  即墨城上空。

  淳于髡为百姓驱毒后,一众稷下学宫弟子,纷纷找到中毒之人,每人给了一个小符箓辟邪。

  “诸位,鸟魔的毒,只有我道家才能解开,你们一定要好好保护!”

  “诸位,这鸟魔的毒,你们都体会过了,若非淳祭酒,恐怕你们已经死了!”

  “城中有墨家弟子,他们也中毒了,谁也解不开,只有淳祭酒才能救你们!”

  ……………………

  ………………

  ……

  稷下学宫的弟子不断给百姓解释之中。

  百姓们对淳于髡更是感激涕零的跪拜。

  短短时间,即墨城中的百姓,只信奉淳于髡了,在这最绝望的时候,齐王、墨家根本都不可靠,只有淳于髡能救大家,淳于髡的名望越来越重。

  淳于髡站在高空,一名弟子恭敬的走到近前。

  “祭酒,您救了即墨城百姓,这一刻开始,即墨城百姓,再也不信墨子,甚至,您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比齐王都高了!”那弟子笑道。

  淳于髡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股满意。

  可下一刻,淳于髡却脸色沉了下来。

  “差一点啊!”淳于髡冷冷的看着庄周离去的方向。

  “啊?祭酒,庄周能对付这群鸟魔?”那弟子惊讶道。

  “世人都小看了这庄周,就连杨朱学宫也没想到吧,短短时间,庄周成长到了如此程度,大道思想啊,万里之巨?”淳于髡眼睛微眯。

  “万里?这,这不可能吧?”

  淳于髡没有理会弟子的惊讶,因为淳于髡自信自己不会看错,庄周的大道海,只会超过万里,只会更强。

  “好在,他来了我齐国,呵,去临淄?好,好,好!”淳于髡眼中闪过一股意味深长的冷笑——

  惠施一行因为中毒,颇为虚弱,一路上,众人休息,庄周也加快速度。

  仅仅两天功夫,庄周催动蝴蝶,已经将众人托到了临淄不远处。

  “翻过前面那座山,就是临淄!”惠施指着方向说道。

  “翻过这座山?嗯?”庄周陡然脸色一变。

  蝴蝶海猛地一停。

  “轰~~~~~~~~~~~!”

  铺天盖地的毒气,忽然从山林四方呼啸而出,而蝴蝶海经过之地,刚好是爆发点,若不是庄周警觉停了下来,刚刚就要被无数毒气淹没了。

  “有埋伏?”一个逍遥宫弟子惊叫道。

  “毒气?这是鸟魔的毒气?怎么这么多?这是埋伏我们吗?”名家弟子也惊叫道。

  “嘭!嘭!嘭!…………!”

  大量扇翅之声响起,却看到,一只只鸟魔冲天而上。

  鸟魔有五百之多,而且,这些鸟魔气息强横,可不是即墨城那些实力不一的鸟魔,而是各个都是真仙以上的修为,强大无比。

  “我们被鸟魔埋伏了?怎么可能?谁能知道我们行踪?”惠施脸色一变。

  如此精准的埋伏,若不是提前知道了自己的行程,怎么可能提前埋伏如此多的鸟魔?

  “淳于髡!”庄周脸色一变。

  “什么?”惠施不解道。

  “淳于髡知道我们要来临淄!”庄周脸色阴沉道。

  “不,不可能吧,他可是稷下学宫祭酒,先前还帮了我们!”惠施顿时抬杠不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