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四十八章 五马分尸

  二十年后!

  天下各小国,已然被战国七雄吞并,天下仅剩下秦、楚、齐、燕、韩、赵、魏。七国称雄天下。

  七国之间,都铸造了各自的长城,抵御彼此,但,同时也因为苏秦合纵,共敌大秦!

  大秦虽然强大,却不能力压六国合纵之兵。

  魏国,王宫之中。

  公子假踏上朝堂王座,看着满殿大臣。

  “拜见大王!”群臣恭拜公子假。

  至此刻起,公子假正式成为魏王假。

  “平身吧!”魏王假坐于王位之上,冷眼看向下方。

  “有事起奏!”一个侍从高喝道。

  “启禀大王,我魏国三十座长城,已经正式竣工,请大王检查!”一个官员恭立道。

  公子假,如今成了魏王假!坐在王座之上,指头轻轻敲击宝座扶手。

  “龙阳君!”魏王假沉声道。

  “臣在!”龙阳君恭敬道。

  “仔细再检查三遍!”魏王假沉声道。

  “臣尊令!”龙阳君应声道。

  “各国长城建的如何?”魏王假沉声问道。

  “启禀大王,韩国、赵国、燕国,好似已经建好了自己的长城,停止了建设。齐国、楚国、秦国,三大国的疆土最大,他们建造的长城最多,还在修建之中,按照臣打探的消息,应该也离竣工不远了!”龙阳君恭敬道。

  魏王假指头轻轻敲击宝座扶手,微微沉思:“如今,苏秦何在?”

  “启禀大王,苏秦合纵六国之兵,抵挡秦国之兵,这二十年无数死伤,一开始,苏秦还是占据大优势的,领六国之兵压制秦国之兵,可秦国派出丞相张仪,出使各国,先去了楚国,说服楚国放弃合纵,以连横之势,对战五国,欲与秦国瓜分天下!”龙阳君解释道。

  “苏秦合纵,张仪连横?”魏王假沉声道。

  这些年,公子假虽然偶有关注天下之势,但,大多精力都放在对战鬼谷子的筹备之中,这些琐事,都是让龙阳君看管的,也就是老魏王死了,公子假才回来继承了王位。

  “是!秦国丞相,张仪也是口才了得,骗的楚国倒戈,以至于合纵之军一败涂地,苏秦昔日召集的第一批合纵之军,已然被屠戮一空!”龙阳君解释道。

  第一批合纵之军,自然都是古食族走狗们,龙阳君隐晦的点出,因苏秦而暴露的古食族走狗们,都已经死光了。

  可是魏王假关注的却不是这个。

  “你说,秦相张仪?张仪成了秦国丞相?”魏王假眯眼道。

  “是,秦国丞相,张仪!在十多年前,忽然被委以重任!”龙阳君解释道。

  魏王假却陷入了沉思。

  秦国局势,魏王假大概能够猜到,那王位上更替的秦王,只是嬴四海的一众分身罢了,这些年,更是完全将朝政交给了公子扶苏。

  庄子的《应帝王》,向天下一众帝王隐晦的诉说着秘密,魏王假相信,当初的嬴四海肯定猜出了缘由,因此交代扶苏不得轻易许诺重权于新人。

  扶苏昔日也按照这程序走了,可十几年前,怎么忽然任命张仪为丞相了?

  扶苏忘记嬴四海的交代了?还是张仪连横之功盖天了?不应该啊!

  魏王假心中闪过一丝担心。

  “大王,还有一事,臣需要禀报大王!”龙阳君恭敬道。

  “哦?”魏王假露出一丝疑惑。

  “苏秦的合纵大军,近乎损失一空,秦国大军也是损失惨重,而此刻的苏秦,前往齐国求援了!”龙阳君恭敬道。

  “苏秦挂六国相印,合纵六国之兵,被张仪连横打败,且兵力损失耗尽了?去齐国请齐王再发兵抗秦?”魏王假皱眉道。

  “是,齐王于昨日,送来请帖,请大王前往齐国临淄,共论天下!”龙阳君禀报道。

  “齐王请寡人?”魏王假露出一股疑惑之色。

  “是,臣打探了消息,齐王还请了各国之王!”龙阳君恭敬道。

  魏王假指头轻轻敲击宝座扶手,沉吟了片刻,露出一丝冷笑:“寡人知道齐王想要干什么!寡人就不去了!”

  “是!”

  “给寡人收集张仪的一切消息,他不是鬼谷子的弟子吗?却成了秦国之相?哼!”魏王假一声冷哼。

  “是!”

  ---------------

  齐国,临淄!

  大校场之上,齐王、燕王、韩王、赵王,都站在一处高台,看着彼此。

  “呵,诸位,你们也称王了?”齐王露出一丝惊讶的冷笑。

  “总不能叫你姜尚,专美人前吧!”韩王冷笑道。

  四王尽皆露出大笑之色,但,这笑容有几分真心却不得而知。

  四王彼此熟悉,因为,都是大秦九君之一。

  齐王,姜尚!

  燕王,尸佼!

  韩王,相里勤!

  赵王,相夫子!

  除了王雄登基为魏王,这四位大秦九君,也彻底登上了王位,掌管一方天下了。

  相夫子、相里勤虽然认出了尸佼,但,并不清楚他是墨子转世,毕竟当年墨子一直戴着麒麟面具的。

  四王站在一起,同时各自手中都按着一柄长剑。显然,彼此都不信任,都在防着彼此一般。

  “我老师的胜邪剑,果然落在了你的手中!”赵王相夫子眯眼看向尸佼。

  “你不是得到了那柄莫邪剑?怎么,还不知足?你可知道,大秦多少人都在找着这柄剑的主人呢!”燕王尸佼平静道。

  “哼!”赵王相夫子一声冷哼。

  “相里勤,干将剑?呵呵,还真是圣剑大泛滥啊!”齐王也眯眼看向相里勤。

  “你的七星龙渊剑,和你也不是很配啊!”韩王相里勤冷笑道。

  四王冷视彼此。

  “齐王,你今日喊我们来,就是为了看这个?”尸佼皱眉道。

  却看到,大校场中,无数百姓围观,四周有着大量齐国将士将人群挡在外面。

  在中心之地,五辆马车对着五个不同的方向,各有一根绳索,套住了苏秦的四肢和脖子!

  “齐王,我是六国之相,你凭什么要杀我,凭什么要杀我,我为六国抵挡大秦,你们凭什么杀我!”苏秦悲吼的喊着。

  四周无数百姓指指点点,一个个眼露好奇之色。

  齐王、燕王、赵王、韩王,一起冷眼看向大校场中被套住的苏秦,尽皆脸色阴沉。

  “这是要车裂了苏秦?”赵王相夫子看向齐王。

  “可惜了,楚王、魏王不肯来看!”齐王叹息道。

  “车裂了也好!”韩王相里勤沉声道。

  “是啊,当年庄子一篇《应帝王》,却是说了一番惊天秘密啊,古食族三军统帅,居然派遣苏秦,要将天下搅的天翻地覆?好在,我们都有警觉了,借此将所有古食族走狗,送上了战场,让他们全部战死,你们说,古食族三军统帅,是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燕王尸佼冷笑道。

  “如今,古食族走狗们,都差不多死光了,这苏秦,也没有什么用了!叫你们来,就是让大家见证一番我们的成功!”齐王露出一丝得意道。

  “哈哈哈哈!”众王一声大笑。

  远处,苏秦依旧呼喊着:“齐王,为什么,凭什么要杀我!”

  “凭什么?就凭你是古食族的走狗!”齐王一声朗喝。

  朗喝之下,原先嘈杂百姓,顿时一片哗然。

  “什么?”苏秦脸色一变。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哼!给你挂六国相印,为的就是让你将天下古食族走狗都挑出来,你成功了,帮我们将古食族走狗一网打尽,我们还要谢谢你,哈哈哈哈!”齐王大笑道。

  “你们,你们都知道,你们都知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苏秦惊叫道。

  苏秦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二十多年的奔波,原来都是别人设好的圈套。自己非但没做成什么事情,还将老师的布置,全部暴露了出来?

  “虽然我要谢谢你,但,你这古食族走狗,想要让天下大乱,当诛!今日,我就当着天下人的面,将你车裂,也让你背后的古食族三军统帅知道,庄子对付不了他的,我们能做到!”齐王一声大喝。

  “好!”

  “杀了他!”

  “杀死古食族走狗!”

  ……………………

  ………………

  ……

  四周百姓顿时群情激奋,不管你什么人,敢背叛天地,就是死罪,必须死,必须死!

  “行刑!”齐王一声朗喝。

  “杀!”

  无数将士一声大喝。

  五匹马车,都是法器,蕴含滔天力量,即便苏秦有着足够实力也没用,在大校场,当着临淄无数人的面,苏秦被拉扯变形,继而断裂而开!

  “啊,老师,救我!”苏秦最后一声悲吼。

  “轰!”

  鲜血四溅,五马分尸!

  “杀得好!”无数百姓,喊声震天。

  于此同时。

  稷下学宫的荀子,也远远看着大校场上的五马分尸,轻轻呼了口气。

  “终于死了!苏秦!”荀子露出一股满意之色。

  要知道,苏秦的身份,荀子还是知道的,一直等着苏秦的结局,今日终于等到了,虽然不是魏王将其五马分尸的,但,齐王将其五马分尸,也算不错。

  “老师,这苏秦,真的是古食族走狗?”身后一名青年惊奇道。

  “李斯,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要被表象迷惑了!”荀子平静道。

  “是,老师!”青年李斯恭敬道。

  “韩非去秦国了?还没回来?”荀子皱眉问道。

  “是的,老师!听说那公子扶苏,对老师的学生最为信任,老师的学生只要去秦国,就会受到厚待,在秦国很多高位执政。因为他们都是老师的学生。而韩非师兄和我一样,是老师亲传弟子,一去秦国,自然更受重用!”李斯顿时点头道。

  “韩非?却有大才,但,更适合做学问,政治方面,倒是你更加适合!”荀子感叹道。

  “多谢老师夸奖,可,学生更希望能做学问!”李斯顿时笑道。

  荀子看了看李斯,沉吟片刻道:“过段时间,你也出山吧,去秦国看看韩非!”

  “是,老师!”李斯顿时露出大喜之色。

  魏王假看出张仪成为秦相的问题,荀子也看出来了,此次,专程派遣韩非去查探,可是,韩非这一去就没了消息,让荀子一阵疑惑,准备派遣另一个弟子李斯前去查探。

  -------

  一间幽暗的大殿。

  鬼谷子依旧坐在一盘棋面前,不过此刻,却好似极为满意这盘棋,思考之余,还喝起了清茶。

  旁边跪着一人,不是张仪,又是谁?

  “老师,苏秦在齐国,被车裂而死!”张仪担心道。

  不仅仅苏秦死了,六国的古食族走狗,居然都因为他死光了,这对鬼谷子来说,可是天大的损失啊。老师怎么一点也不急啊?

  “意料之中!”鬼谷子平静道。

  “啊?”张仪惊讶道。

  “苏秦帮我拖了二十多年,吸引天下二十多年的目光,也算死得其所了!”鬼谷子平静道。

  “老师,您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了这一天?这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内?”张仪惊讶道。

  鬼谷子喝了口茶,并没有回答张仪,但,此刻的平静,已然肯定了张仪的猜测。

  ps:历史小知识,历史上苏秦挂六国相印,最终在齐国被齐王在闹市口车裂而死,也就是五马分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