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六十二章 嬴四海的两个元会

  韩国,国都!

  此刻,韩国国都一片破败,比当年魏武卒大军攻击的还要惨烈,多少人哀嚎之中。军队更是死伤无数。

  对付能量巨人,耗尽了韩国的国力。

  好在,所有能量巨人全部解决了。

  相里勤瘫软在自己的宝座之上,此刻,王宫朝堂都被打的破破烂烂的,相里勤摸着干将剑,眼中闪过一股感叹。

  “好你个王雄,对付古食族三军统帅,惹来这么多怪物,自己躲没影了,让我们来帮你收拾残局?要不是我有干将剑,今天恐怕就要回归未来了!”相里勤一脸愤慨。

  不止相里勤,天下诸王此刻差不多一样的态度,毕竟,大家并不清楚天外战场的大战,以为都是自己挡下了古食族三军统帅的布置呢。

  就在相里勤气喘吁吁在埋怨王雄之际。

  陡然一个侍卫从远处惊慌的跑入大殿。

  “报,报,不好了!”那侍卫焦急的跑到近前。

  “怎么?还有能量巨魔?我可没力气了,又浑身是伤,要王雄来!”相里勤瞪眼气愤道。

  “不,大王,秦国出兵了,前线传来消息,秦国兵出函谷关,由王翦带领一支大军,直奔我韩国而来,还喊着‘平定六国,一统天下’的口号!”那侍卫焦急道。

  “什么?秦国?”相里勤脸色一变。

  “是,秦国出兵我韩国了!前线将士,这段时间都被能量巨魔冲散了,根本挡不住,王翦大军,长驱直下,直奔我国都而来!”那侍卫焦急道。

  “混账,秦国这是在趁火打劫吗?公子扶苏,你没完没了吗?”相里勤惊叫道。

  若是全盛时刻,相里勤还能领一国对战秦国的入侵,可如今,自己重伤在身,全国兵力打散,百姓的力量更是消耗过度,现在,如何抵挡秦国入侵?

  “大王,前线传来消息,秦国大军好像除了韩国,还同时进攻了楚国、赵国!”那侍卫焦急道。

  “秦国他疯了,咳咳咳!”相里勤惊叫道。

  不仅仅韩国,如今秦国出兵的消息,快速传向全天下。

  这刚刚抵挡了能量巨魔,还没来得及喘息,就又要面对秦国大军,这,谁受得了?

  -----------

  秦国,咸阳,一间大殿之中。

  嬴四海站于一旁,荀子也站于一旁,由魏王假仔细检查被定住的公子扶苏。

  “爹,我不能动,好难受!”公子扶苏委屈道。

  下一刻,公子扶苏脸上变的狰狞了起来:“王雄,我这咒印,你可能解?”

  魏王假看了一会,并且指尖点在公子扶苏眉心,一股股力量涌入其灵魂,感应了好一会,这才松开手。

  “如何?”嬴四海期待的看向魏王假。

  “先让公子扶苏去休息吧,我们一会说!”魏王假郑重道。

  嬴四海点了点头。探指对着公子扶苏一点。顿时,鬼谷子的意识再度被压制了下来。

  “带公子去休息!”嬴四海吩咐道。

  “是!”几个侍从前来,引公子扶苏离开。

  “爹,我要去骑小龙!”公子扶苏不情愿道。

  “好!带公子下去骑小龙!”嬴四海再度吩咐道。

  “是!”几个侍从带着开开心心的公子扶苏退下了。

  嬴四海这才看向魏王假:“如何?”

  “公子扶苏中了的这咒印,是初代咒印,还真是奇特,居然让鬼谷子的意识,与之相融了!鬼谷子就是用此牵制于你!”魏王假皱眉道。

  “我知道,你可有解决之法?”嬴四海沉声道。

  “办法有三个,却个个不容易!”魏王假叹息道。

  “哦?三个?”嬴四海神色一动。

  不容易?嬴四海不怕不容易,就怕没办法!

  “其一,自然是说服鬼谷子,解开咒印!”魏王假说道。

  嬴四海脸色微沉,这办法何止不容易,鬼谷子现在还在恨头上,怎么可能救公子扶苏?

  “其二,参悟咒印天道法则,你也知道,随着先前能量巨人被天下各王毁灭,咒印天道的法则,散在了我盘古世界,参悟咒印天道法则,自然有办法解开!”魏王假说道。

  嬴四海脸色微沉。

  当初,咒印天道的力量入了天外鬼谷子体内。但是,其法则却汇聚盘古世界能量,凝聚成了能量巨人。能量巨人被毁灭,咒印法则也散于天地之间。

  若是完整的三千咒印法则,还好一点,多浪费点时间,慢慢参悟吧,以嬴四海能力还是能很快悟出来的,可如今打散了,想要参悟透彻,何其之难?不亚于让嬴四海从头开始修炼一番。

  “最后一个办法呢?”嬴四海沉声道。

  “让扶苏死!”魏王假沉声道。

  “什么?”嬴四海眼睛一瞪,一股杀气笼罩大殿。

  荀子想要上前护住魏王假,但,魏王假却伸手拦了下来,正视嬴四海,并没有畏怯。

  “这几天,你也应该试验过一些中咒印者了吧!只有经历轮回洗礼,才能洗去咒印!我能让其入轮回!经历轮回一番,咒印解开!扶苏、鬼谷子的意识也能分开!只是要再等一些年!”魏王假沉声道。

  嬴四海死死盯着魏王假,确定魏王假不是来害扶苏的才压下心中的怒火。

  轮回?

  嬴四海之前已经感应到了这条路,可惜一直不愿往上面去想。

  魏王假也不打扰,容嬴四海思想挣扎。

  过了好一会,嬴四海才深吸口气,摇了摇头:“我不想扶苏死!”

  “死,是最好的办法!不想他死,就前两种办法,参悟咒印法则,或者说服鬼谷子!”魏王假郑重道。

  “呵,你这三种办法,还真都是不容易啊!”嬴四海眼中一阵变幻。

  “哪有容易的事情?想必这三个办法,你之前也想过,但,不愿接受吧!”魏王假沉声道。

  嬴四海沉吟了一会,终究点了点头:“我会参悟咒印天道法则的!”

  “恐怕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魏王假摇了摇头。

  “哦?”

  “鬼谷子不是说了吗?古食族大军即将到来,所以,我觉得,还是说服鬼谷子,更加有机率!”魏王假摇了摇头。

  “说服鬼谷子?可能吗?”嬴四海沉声道。

  “鬼谷子灵魂中,有部分是夏司命的灵魂!你若允许,我可以试试!”魏王假郑重道。

  “你?”嬴四海盯着魏王假。

  毕竟,鬼谷子最恨的,还是魏王假啊!

  “说服鬼谷子,不可能一朝一夕,但,我可以试试!”魏王假郑重道。

  嬴四海沉吟了一会,终究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这还是嬴四海第一次请人帮忙。

  “举手之劳,只是,我很好奇,你是大秦天庭的嬴四海吗?”魏王假盯着嬴四海问道。

  嬴四海盯着魏王假。忽然双眼微眯!

  此话,只有魏王假、荀子听的明白,魏王假问的,是未来的嬴四海,未来大秦九君之嬴四海。

  “你也来自未来?”嬴四海沉声问道。

  “看来,我误会了!你不是!”魏王假皱眉道。

  嬴四海看了看二人:“未来的事情,我知道一点,你们在未来叫什么……?”

  “东秦天庭,王雄!这是我的儿子,王鹏!”魏王假郑重道。

  嬴四海看了看二人,露出一股复杂轻笑:“未来?未来?哈,哈哈哈,还真是,果然是啊,那说明,第二批古食族入侵,挡了下去?”

  “按照历史,挡了下去,但,历史只是胜利者书写的记录,所以,为了避免古食族赢了,却故意营造他们输了的假象,我们一直在努力让这份历史变成事实!”魏王假郑重道。

  嬴四海看了看魏王假,点了点头:“天地有你们,不枉盘古之赐!”

  “嗯?”魏王假疑惑道。

  嬴四海深吸口气:“我其实好想尽快到未来,那样,我就能早点见到阿房了!”

  “祖凰?你不是和祖凰生了扶苏吗?”魏王假摇了摇头。

  “我没有……!”嬴四海摇了摇头。

  “哦?”

  “第一元会的时候,三族争霸,我为了压制凤凰、麒麟二族,伪装成凤凰,化名嬴政,入了凤凰一族内部,本来,很容易被拆穿的,可是,阿房她处处护着我,让我坐实了祖凤的身份,并且大婚了!直到三族之战爆发,我才知道,阿房其实早就知道我是假的凤凰,可是她一直没有说破,还和我大婚!”嬴四海回忆之中。

  魏王假、荀子站在一旁耐心的听着。

  “我为祖龙,又得祖凰交合之阴气,实力突飞猛进,一举达至绝强,或许因为阴阳互补之际,我感应到了盘古之念,盘古向我描述了古食族的危险,为我指出了混沌磁海之路,让我前去!当时,我不顾祖凰苦苦哀留,想要前去!而此刻,三族战争爆发,麒麟族偷袭,祖凰不幸遇难!我当时恼怒,本欲斩了两个祖麒麟,但,想到盘古之嘱托,就将他们镇压在了尸源蛋体之中!”祖龙回忆道。

  “祖凰为救你而死?”魏王假惊讶道。

  “没错,可惜,我错过了,在祖凰身死的一刻,我才明白我要的是什么,祖凰死了,我伤心欲绝,更没有留在盘古世界的心思,就带着龙族,跨越无尽宇宙星空,前往混沌磁海了!”嬴四海回忆道。

  魏王假皱眉听着。

  “第一元会结束时离开,第三元会结束的时候归来,恰逢祖麒麟出困,找我报复,可是,我经历了混沌磁海的洗礼,岂是他可比的?我没有杀他,而是入了此地,定立秦国,看护天地,坐看百家争鸣!”嬴四海回忆道。

  “然后呢?”魏王假疑惑道。

  “然后,在咸阳城,我发现了一股奇特的力量,这股力量与我的同源!我就顺着这力量找去,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里有着一个被冻结封印的小童,就是我儿扶苏!”嬴四海回忆道。

  “哦?那你怎么说他是你儿子?”魏王假好奇道。

  “在我儿旁边,有着一个法术球,这法术球,只有我会,我没想到这里居然又出现一个同源的!我轻轻催动,那法术球就凝聚了一个图像,算是一份留影!留影之中,却是另一个我,自称来自未来!”嬴四海神色复杂道。

  “来自未来?”

  “是,那来自未来的我,留了影像给我,说他用某种方法,穿越了上古,利用阿房的残念,在三山世界,帮其重塑三山世界之身,与阿房渡过了漫长的岁月!”嬴四海眼中闪过一股期待道。

  “哦?”

  “你知道吗?我听到他的话,我有都羡慕嫉妒吗?这两个元会去天外混沌磁海,我每日每夜都在思念阿房,每日每夜,哪怕能和阿房见一面,我都愿意倾尽所有,他居然陪了阿房两个元会的时间?”嬴四海眼中闪过一股羡慕。

  “是啊,两个元会?呵呵,我和我大哥在外面打生打死,他到是逍遥!”魏王假苦笑道。

  “不过,我知道,早晚有一天,我也会重见阿房的,所以,我也心里平衡了,他说,阿房残念即便用三山世界重塑其身,也有耗尽之时,临死前不忍看到未来的我难受,拼尽一切,为我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叫着扶苏!”嬴四海眼中微红。

  “同一个时代,不能出现两个自己,他无法见你,只能用留影通知你,扶苏是你的儿子?”魏王假皱眉道。

  “当然是我儿子,我仔细检查了,就是我的种!虽然一切匪夷所思,但,我坚信一切都是真的!”嬴四海顿时肯定道。

  “这些年,你将对祖凰的愧疚,全部弥补在了扶苏身上?”魏王假叹息道。

  “投影中还说,他曾经在第二元会,借一个机缘,将《君临天下真龙图》传给了一个人?”嬴四海看向魏王假。

  “我大哥!帝俊!”魏王假点了点头。

  嬴四海点了点头,毕竟未来自己做的决定,此刻嬴四海也没有反驳什么,因为未来留影说,就是那个帝俊,帮他和阿房相聚两个元会的。真龙图虽然珍贵,但,哪里比得上阿房?

  对于未来其它的情况,嬴四海并没有继续打探,好似根本不关心一般。

  “你们今日来我咸阳,不会只是问询我的过往吧?”嬴四海盯着魏王假道。

  “不,天外出现老子留下的秘密,一个时空通道,可达古食族沉眠之地!”魏王假解释道。

  “哦?”嬴四海陡然瞳孔一缩。

  嬴四海瞬间想起先前发生的事情,抬头望向天空,目光好似洞穿大殿屋顶,直冲天外而去。